闲聊

3月24日,简单记录一下这一天与疫情相关的两件要事。

首先是由于受到疫情影响,不少活动停办,学校休学,这也意味着许多学校的毕业式不得不中止举办。换言之,今年春天日本乃至全世界的毕业生,是突然之间结束了他们的学生生活的。就连我这个基础教育时代不在日本生活的人,也从各种动画片中知道,毕业典礼对于日本学生们的纪念意义。因此而停办,是在可惜而无可奈何。

于是,NHK电视台就筹备了一场名为「みんなの卒業式」的特别节目,既邀请一些明星组合演唱了与学生生活以及毕业仪式有关的歌曲,还展现了一些现在休学中的学生通过视频回话,以及一所面临停业的学校如何在电视台的协助下举行了一场特别的最后一届学生的毕业式(毕业演出)。在节目中,主持人们还朗读了网上的留言感言。总之这档节目我看了还是蛮感动的。

另外一件事是,3月24日晚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与IOC(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达成了一致,同意将本届奥运会的举办时间推迟一年左右。我想这可以说是写入近百年人类历史的一件事了吧!

于是作为纪念,次日25日我买了一份《朝日新聞》,一份《京都新聞》,还有日本邮局前不久推出的圣火传递仪式的纪念邮票。

就目前(3月26日凌晨)nCoV2019.live网站公布的数据,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新冠状病毒感染确诊人数已达到438,667。事态发展会怎样还不得而知,我以此记录历史,写入博客。

一转眼又过了一周时间,我也正式进入了春假——一个引き篭もり的春假。

アマビエ

如果你能看明白上面这图的意思的话,我想你已经知道我现在是以什么心态来对待本次疫情了。

其实图中灰色的是我最近买的T恤,上面的图案是近几周刚开始在日本社交网络上流行起来的形象——アマビエ

在江户时代,有这样一则十分罕见的妖怪传说。说是在当时的肥後国,也就是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熊本县的海上,人们看到了发光的物体。原来是一只妖怪,似人形,外形长发、身上有鳞、嘴部尖翘,还有三个分叉开来的下肢,有点像星巴克LOGO上的塞壬。她说:此后的六年间,世间会有丰收,但也会有疫病流行。赶快把我画下来给别人看。

继续阅读

咦,居然已经浑浑噩噩地过了十天(笑),这可是连周记也算不上了啊。

好吧,自前一篇「日记」以来,时间过去10天左右,学校的网络课程也进行了一周了,而我终于度过了合法超期滞留的第一天!

是的,去年这个时候我来到日本,按理一年期满就应该继续延期或者回国了。不过因为最近新型冠状病毒流行病的缘故,日本国出入境管理厅提出了各种为了减少办理窗口人群数量的措施,其中就包括了同意将在留期限延长放宽一个月。也就是说,我有了一个月的非法合法滞在期间!

好吧,其实估计下半月或下个月上半月还是要去办理的。

最近这一周专注于读书——准确来说,是有意识地克制自己不要花太多时间用来看疫情的报道与讨论,而将一些时间留给读书。也开始思考,不,开始担忧房间里摆放书本的空间可能又不够了的情况。为什么要说「又」呢?因为我上海的居所,书本过多的情况是一直都有的。

于是我考虑买电纸书了。尽管之前一直担心万一亚马逊公司停止了电纸书的业务,并且自己所有设备都故障之后,那些书要怎么办。不过最近想到,买实体书的话,也存在遗失、损坏的物理风险,倒是用于庞大用户基数的亚马逊,如果企业家有良心(其实是碍于社会舆论)的话,在停止业务之前,也会释放出可以解除数字版权保护的措施,使用户可以下载并自由阅读的工具的吧——目前我是这么期待的。

从互联网的发展历史来看,既有像是谷歌Google那样业务说停就停的情况,也有像早些年263宣布停止邮箱业务后,被另一公司接手的情况。因此我觉得关键还是看用户基数以及用户作为消费者在全世界的话语权。

最后,周六走去了星巴克买了新出的一款咖啡豆,看介绍是位于东京的咖啡工坊烘焙出品的「TOKYO ロースト」(喂,这名字很像TOKYO ロスト啊,没问题吧?)味道嘛……蛮普通的。

此外,虽说前几天有报道,东京那边的樱花已经开了,是有史以来最早的记录。不过这两天天气(也包括关西这边)又大幅度降温,似乎是到周三才开始暖和起来,看样子可以进入春季。于是这两天就不要高兴跑远门了。

这个春天还是蛮值得期待,和记忆的吧。

来记录一下到3月6日为止的情况。

自主休学

嗯,我自主休学了(笑)。

虽说如前文所提,日本出入境管理厅已经从消极的方式给日本各语言学校的应对方针做了指导——这里说的消极方式并不是一种指责,而是说,日本出入境管理厅的大意不是「你要…」「你应该…」或者「你最好…」,而是「你不…也可以」「实在没办法…也行」这样的句式。具体来说,不像安倍内阁之前对日本小学中学高中特殊支援学校发出的休学要请,日本出入境管理厅对于日本语言学校的态度是:学生如果以发烧咳嗽等为理由请假的,不算缺席也行;你们学校如果现在放假的,以后能补上也行;哪怕补不上,也没关系;你们如果想要换成网络授课,也不是不可以。大致就是以上这样的态度。

不过在周一(3月2日)上午的时候,我去了教室,当时关西地区的疫情还不严重,那个LiveHouse的报道也只过了一天左右的时间,因此我们学校并没有休假。课堂上据老师说:他也在他自己认识的语言学校教师朋友之间询问了,日本全国各地的语言学校休学与否的情况大概是一半对一半。

但是,作为情报强者(?)的我,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据此,我打算自主休学。但是又考虑到出席率的问题,毕竟日本语言学校对学生的出席率考核还是蛮严格的(80%出席率),我们学校则是比日本政府制定的标准更加严格(90%出席率)。

周一晚上,我想到了一个理由,现在想起来颇为绝妙。

首先,我不想吹牛撒谎,不想在自己没有症状的情况下谎称自己发烧了咳嗽了,我想据实说话。而且一旦说自己发烧咳嗽,去医院就诊也难有证据。

其次,也要有一个不轻不重,稍微沾上边却又无关紧要的症状。不要因为我的自主休学,而让整个班级或全校都休学,这样会给同学及学校添麻烦的。

再次,以前旅游时便听翻译说过,日本人最讲究证据,因此我这次休学也要有证据,或者说要提出需要休学的理由、可信的判断依据,才能既休息在家,也可以不计我缺席。

于是,周一晚上,我盯着电脑查了许多资料,查着查着,我发现:眼睛有点痒痒。

就是它了!

其实我几年前就查出来有干眼症,当是医生分析就说我看屏幕太多导致的,建议我少看屏幕、并使用人工泪滴。本来这个干眼症和新型冠状病毒是没什么关系的。不过呢,巧妙就巧妙在,在上周六或周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一份报告《Report of the WHO-China Joint Mission on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里,12页中将类似结膜炎的症状列入了本次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引发的症状之一。

于是我给学校的公共邮箱写了一封信,我说:我眼睛有点痒痒。本来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无非是看电脑时间过长或是气候干燥等原因所致。但是最近是特殊时期,况且WHO也把结膜炎症状列入了COVID-19病毒的症状中,为了保险起见,也为了不给同学们添麻烦,请让我在家休息。另外,根据你们管理部门的通知:学生以发烧、咳嗽「等」症状为理由请假可以不算做缺席。我想既然眼部症状也被WHO列在了报告书里,我想应该也可以算作此类不得已而缺席的情况的吧。

信件的后半部分,我还请学校开始考虑网络授课方式。因为发给的是学校公共邮箱,因此每位老师都能收到。次日,我收到了来自校长的回信。信中大意是:慎重起见,可以不算缺席。我们正按照出入国管理厅的通知来进行学校运营。关于网络授课,我们正在讨论,等有结论了会通知你的。

成功。以上就是我申请非缺席休息的过程——以一个轻微的小症状,附上WHO的学术报告与日本出入境管理厅的通知,把它落实为一个足以让我在家休息又不算做缺席的理由。

说起来,后来周四得到通知,下周我们学校也改为网络授课了!

泡沫洗手液体验比较

然后来说说泡沫洗手液的事吧。

最近因为疫情的缘故,开始频繁洗手,因此也买了不同的几种洗手液来进行对比尝试。

继续阅读

3月1日周日,这一天只出了一趟门跑了一回便利店。

试用太阳能充电板

虽说传染病和太阳能充电板应该没什么关系……但看预防措施的新闻,看着看着就看到了防灾建议上,再看着看着就变成了应对极端情况下的准备措施。反正日本除了近期的疫情,还有长期的地震多发的现实。总有会用到太阳能充电板的时候……吧。

于是买了太阳能电池板,正好在自己房间里测试。

本想是在户外(阳台上)测试的,不过当我一打开窗台移门,就看到纱窗上趴着几只小虫子……放弃走出阳台的想法,改为室内测试。正好测试一下太阳能板在室内光照环境下能不能充电。

这次购买的太阳能充电板是:RAVPower ソーラーチャージャー 21W ソーラー充電器 RP-PC118。

测试环境:3月1日,京都,晴。室内,隔着落地窗户的玻璃窗充电,阳光照射面积在整体的80%以上。
继续阅读

みこーん。

从2014年起,每年元旦起我都会开始读一篇——不,是一「部」长篇小说。受益于手机APP的每日待办事项这类提醒功能,计划每日读一章,就这样日复一日每年的一部也倒是坚持读了下来——先不说有什么文学方面的收获,但作为良好的新一年的开端,一份新的气象,读完一部又一部长篇小说已经可以说是挺自豪的事了。

今年选择的书目是中国古代长篇神魔小说《封神演义》。其实之所以要选择这本书,真的不是因为受到近期国产动画电影的形象——我是买了《封神演义》之后,才偶然在一档播客节目里听说了某个国产动画电影团队要打造「封神宇宙」的世界观概念。

其实,我之所以会选择《封神演义》是因为近几年对Fate系列的玉藻前的热爱,不仅探访了日本各地玉藻前传说相关的地点,还进行了一些力所能及的考据。查到日本江户时代有一本书《絵本三国妖婦伝》,可以说是把玉藻前的形象描写为横跨亚洲三国的大妖怪的经典一册。要说这亚洲三国的「妖妇」事迹,在日本是藤原得子,在印度是华阳夫人,而其最早的起源则是中国《封神演义》中苏妲己——准确来说是附身苏妲己的那只狐妖。《絵本三国妖婦伝》中有相当多的篇幅复述了《封神演义》中苏妲己的故事。既然江户时代的日本人那么重视《封神演义》,而且将玉藻前的故事关联于苏妲己传说上,我自然便到要细读一番了。这就是我今年要选择读《封神演义》的缘由。

继续阅读

各位新年好!お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とございます!

我是正在元这一天写初笔并写这篇2020年初笔博客的wildgun。

回顾去年的初笔:旦,其实当时就正在为去日本留学而做准备。「旦」字有日出于地平之象,意欲着新的开始。

2019年3月开始的留学生活,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一年。幸好之前就17次前往日本进行旅游,后几次还是长达一个月的旅游,因此对于从上海到京都的社会生活的衔接,并没有感到什么不适应。不如说反倒是很惬意了。上海有一条黄浦江,虽然口头上说来亲切,我也在黄浦江或外滩进行过几次摄影活动,但是总感觉说不上是「母亲河」之类的提法,因为总不至于每个月乃至每天都能见到,毕竟还是有一些生疏感的。而京都的鸭川,那条伴随着京都历史而流淌着的小河,却是我在京都生活几乎可以说是每天必经之地,每个上学的日子,可以说都要沿着鸭川河畔走上一段,这样便亲昵了起来。现在的感觉是:水鸟品种可真不少啊!

来说博客内容建设方面。遗憾,去年的这一天的初笔博客还提到,想要增加一些或许还不成熟的想法、问候性的博客,让博客看起来更加随意和活泼。不过这一年因为时间比较忙,自己也希望更多地去接触和阅读日本的漫画、轻小说和音声作品,因此对于中文内容的输出——特别是在本博客的内容写作与输出,就显得和2018年持平了。

于是来看2020年,这个20世纪也走出了第二个10年的第一次初笔,我写的是:

曼?。

这次也和2011年的初笔:?建一样,是一个偏旁部首式的文字。曼能加上一些部首,变成其他文字,而且应该很常见,随便想到两三个应该不是问题。其中一个已经想到并且是非常巧合的是,我所关注的LOSE社公布的《爱上火车》系列动画短片《レヱル ロマネスク》其中译名目前就暂定为《铁路浪谭》。真巧,是吧?我的这个「曼?」的初笔可是在他们公布之前就已经想好了的哦!

那么,在已经到来并将要度过的2020年,会有哪些以「曼」为部首的文字,作为我生活的一份题材、一道旋律呢?

2020年,且「曼?」。

附历年初笔回顾:

2009 創
2010 展
2011 ?建
2012 玩
2013 持
2014 術
2015 显
2016 朴
2017 節
2018 兆
2019 旦
2020 曼?

最近在课堂上稍微接触了一下川柳相关的知识,于是自作几首。

神鹿が 煎餅奪う 幻滅だ

しんろくが せんべいうばう げんめつだ

这是一些旅行者的奈良旅行感受,听说是很温顺有礼会鞠躬的奈良神鹿🦌,到了现场手里拿着煎饼(仙贝)🥞,它们就会盯着过来抢了……凿实幻灭感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