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

みこーん。

从2014年起,每年元旦起我都会开始读一篇——不,是一「部」长篇小说。受益于手机APP的每日待办事项这类提醒功能,计划每日读一章,就这样日复一日每年的一部也倒是坚持读了下来——先不说有什么文学方面的收获,但作为良好的新一年的开端,一份新的气象,读完一部又一部长篇小说已经可以说是挺自豪的事了。

今年选择的书目是中国古代长篇神魔小说《封神演义》。其实之所以要选择这本书,真的不是因为受到近期国产动画电影的形象——我是买了《封神演义》之后,才偶然在一档播客节目里听说了某个国产动画电影团队要打造「封神宇宙」的世界观概念。

其实,我之所以会选择《封神演义》是因为近几年对Fate系列的玉藻前的热爱,不仅探访了日本各地玉藻前传说相关的地点,还进行了一些力所能及的考据。查到日本江户时代有一本书《絵本三国妖婦伝》,可以说是把玉藻前的形象描写为横跨亚洲三国的大妖怪的经典一册。要说这亚洲三国的「妖妇」事迹,在日本是藤原得子,在印度是华阳夫人,而其最早的起源则是中国《封神演义》中苏妲己——准确来说是附身苏妲己的那只狐妖。《絵本三国妖婦伝》中有相当多的篇幅复述了《封神演义》中苏妲己的故事。既然江户时代的日本人那么重视《封神演义》,而且将玉藻前的故事关联于苏妲己传说上,我自然便到要细读一番了。这就是我今年要选择读《封神演义》的缘由。

继续阅读

各位新年好!お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とございます!

我是正在元这一天写初笔并写这篇2020年初笔博客的wildgun。

回顾去年的初笔:旦,其实当时就正在为去日本留学而做准备。「旦」字有日出于地平之象,意欲着新的开始。

2019年3月开始的留学生活,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一年。幸好之前就17次前往日本进行旅游,后几次还是长达一个月的旅游,因此对于从上海到京都的社会生活的衔接,并没有感到什么不适应。不如说反倒是很惬意了。上海有一条黄浦江,虽然口头上说来亲切,我也在黄浦江或外滩进行过几次摄影活动,但是总感觉说不上是「母亲河」之类的提法,因为总不至于每个月乃至每天都能见到,毕竟还是有一些生疏感的。而京都的鸭川,那条伴随着京都历史而流淌着的小河,却是我在京都生活几乎可以说是每天必经之地,每个上学的日子,可以说都要沿着鸭川河畔走上一段,这样便亲昵了起来。现在的感觉是:水鸟品种可真不少啊!

来说博客内容建设方面。遗憾,去年的这一天的初笔博客还提到,想要增加一些或许还不成熟的想法、问候性的博客,让博客看起来更加随意和活泼。不过这一年因为时间比较忙,自己也希望更多地去接触和阅读日本的漫画、轻小说和音声作品,因此对于中文内容的输出——特别是在本博客的内容写作与输出,就显得和2018年持平了。

于是来看2020年,这个20世纪也走出了第二个10年的第一次初笔,我写的是:

曼?。

这次也和2011年的初笔:?建一样,是一个偏旁部首式的文字。曼能加上一些部首,变成其他文字,而且应该很常见,随便想到两三个应该不是问题。其中一个已经想到并且是非常巧合的是,我所关注的LOSE社公布的《爱上火车》系列动画短片《レヱル ロマネスク》其中译名目前就暂定为《铁路浪谭》。真巧,是吧?我的这个「曼?」的初笔可是在他们公布之前就已经想好了的哦!

那么,在已经到来并将要度过的2020年,会有哪些以「曼」为部首的文字,作为我生活的一份题材、一道旋律呢?

2020年,且「曼?」。

附历年初笔回顾:

2009 創
2010 展
2011 ?建
2012 玩
2013 持
2014 術
2015 显
2016 朴
2017 節
2018 兆
2019 旦
2020 曼?

最近在课堂上稍微接触了一下川柳相关的知识,于是自作几首。

神鹿が 煎餅奪う 幻滅だ

しんろくが せんべいうばう げんめつだ

这是一些旅行者的奈良旅行感受,听说是很温顺有礼会鞠躬的奈良神鹿🦌,到了现场手里拿着煎饼(仙贝)🥞,它们就会盯着过来抢了……凿实幻灭感啊!

继续阅读

近来新买了一支录音笔,想记录下自然音的。这两天正在试用,反复尝试着各种模式、收录音量以及带不带防风罩等的效果。今天试录下一段风声,回来后听了一下发现感觉还不错,挺有ASMR感……

好吧,我知道ASMR有许多种类,其中一些正朝着微妙而奇怪的方向发展着……

不过我的这段录音是户外的风声,不是人为刻意去摩擦什么物品,也不是人声,因此也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是具有ASMR的音频。不过自己听上去感觉耳朵内酥酥痒痒的(使用入耳式耳机),很快也感到了困意——当然可能是与我前一夜看苹果今年的新品发布会导致睡眠不足所致……

咳咳,总之是一段让我感觉挺放松的自然界风声录音,有兴趣的话不妨试着听一下。

音频文件:https://blogmedia.wildgun.net/20190911_【ASMR?】试录的一段风声/190911wind.wav

Youtube:https://youtu.be/VVEU8fqIaMQ

Bilibili:https://www.bilibili.com/audio/au1063294

事实:今日(2019年9月4日)发现自己的新浪微博账号(@wildgun)登陆后发文、转发或点赞,提示账号异常。

推论:可能是与近期讨论香港事件(其实我并不主要评价香港社会本身,而是观察并评价事件中的网络舆论控制)有关,估计是违反了新浪微博相关社区规定,账号被人为或自动封禁。

感想:
并不意外,也并不十分厌恶新浪。其实以前我当百度贴吧吧主的时候,也是根据当时的贴吧吧规删了不少依据当时吧规违规帖、封禁了不少ID。从根源和做法来说,我能够理解新浪微博的做法——从资产根源上来说,这是新浪的服务器新浪的带宽,他们有权停止授权我对他们公司资源的使用;从做法来说,我发表的一些内容可能会使我们无法向他们的上级管理部门交代,因此封禁了我的账号。

此外,我有一些乐观,我体会到了封号,也就意味着之前在新浪微博上看到的近乎一边倒的情况,并不是一种普遍、平均而真实的感受,而是经过无时不刻筛选之后留下的那些账号的观点。这使我反倒变得乐观了一些:原来不是某些意见的人没了,而是某些意见的账号不见了

继续阅读

「大愿悉成满,百福自庄严。」这是粉刷在上海静安寺墙外的一句话,不知语出何处。不过自从我那年在市西中学参加高考,连续三天看到这句话时起,我便记住了它——从宗教的角度,或是从世俗的角度。

前天也就是5月25日,我参拜了日本岐阜县华严寺,作为「西国三十三所观音灵场」的最后一站,在本堂前合掌行礼时,我默念了这句话。历经两年的巡礼路线参拜,点点滴滴累积起来,到这里画了一个句点。其实不仅如此,其实最近——也就是今天——正好是我第一次到访日本的十周年的日子。10年前也就是2009年的5月27日,我来到了日本进行了5天的旅行。当然,当时我一句日文也不会,也是与家人一起,还有翻译陪同,完成了《秋之回忆》的圣地巡礼。记得十年前的这一天晚上,还与父亲一起打车去了秋叶原,拍下了在日本的第一处观光照片:

你看,我有保存数据的习惯,我能找出10年前的照片来。

然后,这十年间,日本虽然是「停滞的二十年」~「停滞的三十年」,但以我亲眼所见证、从时事新闻中所读到的,也有不少值得回顾的变化:东京申奥、大阪申博、311东日本大地震、熊本地震,以及去年关西的豪雨,以及今年度的改元。

我自己呢?也应该是一年有一个大概的生活主题,一年有一些变化吧。如今想来,既是历历在目,却也感慨过眼云烟,如《秒速五厘米》最后的电车交道口场景,车厢一节节地从眼前掠过,而又向着远方飞驰而去。它起初是江之电的车厢,然后是山手线、是冲绳的单轨,接着是SL人吉、是天地……记忆如同列车飞驰而过,发出轰隆的响声,然后离去,留下空荡的轨道空间。旅行亦是如此,来来回回,似有所得,却不可言说,终一无所获而达至臻,便可拈花微笑。佛家云:「过去心不可得」。

真要问我旅行中有所收获吗?答曰:有。

真要问我旅行中收获到了什么呢?答曰:无。

似有若无,逍遥游心。

咳,还是来说点人话,不说那么虚的了。

今天既然是十周年嘛,本着游心的态度,去了趟京都北面的真如寺。倒不是寺院本身和我这十年有什么关系,只是御朱印上有个「十刹」字样。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指禅宗制度的五山十刹制度。不过以汉字来联想,也可以解释为十个刹那间。

试着回想一下过去的一年、两年、三年、五年……若说每一年有个什么主题的话,应该是当年最大的事、最难忘的经历或是最显著的变化?思绪里每一年的回忆有多长?一刹那。

于是,今以游心,参拜「十刹」。

「“……何况,就算是您答应要好好抚养她,恐怕难免还要顾忌别人猜嫉的眼光的。也许是我多心,不过,千万不要对这孩子存什么色情的念头吧。我自己命薄,知道女人总是在这方面多一层顾虑,所以,请别让她发生这等事情才好。”」——《源氏物语·澪标》。

《澪标》一帖光源氏非但返京,而且职位又提升一阶,还把原来的左大臣复活……不,复职了。从职位上来看,光源氏也是一朝重臣了,还能这么四处留心留情,真有一点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在任期间闹绯闻的大家风范啊!


继续阅读

2019年3月15日来到日本,发愿巡礼京都洛阳三十三观音,当日在第一番所顶法寺六角堂关门前一刻参拜并领受御朱印。一路步行(除了回宾馆和用餐来回利用交通工具)直至3月19日上午在第三十三番所清和院满愿。

有什么感受呢?

于身外——

我参拜了三十三所,觉得各寺发展水平不一。有些寺院香火鼎盛,甚至已经是日本国内外皆知的著名旅游场景——比如清水寺、六角堂、东寺等等。还有一些寺院,境内宁静雅致,大多参拜者还都是日本当地人——比如「御寺」泉涌寺、今熊野观音寺等。还有一些寺院,借助当寺历史因缘以及流行文化的兴盛,近两年也在日本国内外特定年轻人族群中小有名气,比如与新选组有关的壬生寺、与《平家物语》有关的六波罗蜜寺。最后还有一类寺庙,让我感到很遗憾,庙宇建筑还在,但看上去经营不善,几乎没有参拜者。

甚至还有一些没落到寺院连门都进不去,庭院狭小,只能在门外参拜并招呼寺方授予御朱印。比如位于东福寺站附近的法性寺。这家寺院在《源氏物语》特别是最后《宇治十帖》里出现过两、三次,见证了匂宫、薰君、大君、中君、浮舟等人为情所扰,往返于平安京市区与宇治之间的经历。尽管《源氏物语》是虚构故事,但其相关寺院如今却参拜无门,实在可叹。

又,其实洛阳三十三从其各番御朱印右上角番号图章来看,印样并不统一。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洛阳三十三所发展不一的样态吧。

于自身——

我觉得满愿,以及之后将要申请的「先达」称号挺合适。这个称号从其字面上来看,相比于信仰层面的追求,更侧重于表述行为上的成就。因此在不用持戒、但行参拜即可,简单易行,放低了作为宗教行为的门槛难度。实则,也未必层次肤浅。佛教或者其他印度宗教里业的概念,就包含了身业,也就是行为。佛教中一些较为极端的做法,甚至还有烧身供养的案例。例如传说中玉兔的原型在印度传说中就是以身投火供佛。当然,这种极端的做法放到现在来,是不可取的了。但是把几天时间安排在巡礼佛教寺院上,把自己的时间、见闻放在安排在巡礼上,我想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身供养吧——用亲身经历来了解佛教的过程。可以说,洛阳三十三所巡礼是简单易行,没有许多精神和行为上的戒律,但是却也因此能让大众能更加轻松地把对佛教的了解与感悟融入于自身参拜活动中的一种适合现代的文化旅行形式。

于是,以上就是我第一次完成参拜京都洛阳三十三观音灵场各寺的简单心得。

我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居然是最后离别之后。这是我从出生起就住的一栋房子,位于张家花园内的一栋「老公房」。据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时这里发生过火灾,原先我家(我尚未出生时)住的张家花园内最豪华的别墅(?)毁于火事,后来便建造了这栋公房——以及旁边另一栋曾经是「海港宾馆」现在挂着「裸心社」广告牌的公房。相较于周边的石库门建筑,这里较新,因此是「公房」。又由于新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因此后来渐渐称呼为「老公房」,与「新公房」相对。

记忆中有几次走过她下面时,会看到朝南的阳台面的两个角上有两处石碑。以前总是看不清,或是没留意看,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字。最近刚从里面搬走,今天(由于我个人的原因)应该是最后一次与这栋房子见面,而据说不久之后她就会被拆毁。今天夜幕降临后,我再度走入张家花园小区,来到这里最后一次摄影。借着手机的光线,我第一次看清了她的名字。

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树滋堂」。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