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

作为标题的这句话,是我在最近这次旅行结束之时,写下的感慨中的一句(新浪微博)。为什么要这么写呢?是因为这次旅行中,我注意到了两件小事。

第一件事是,我不再像以前的旅行那般激动。记得第一次赴日旅行,第一次MO圣地巡礼之后,在湘南海岸面对广袤的太平洋,心情可谓激动万分。哪怕是回来之后,一整年的时间里,我也可以说是「心潮澎湃」吧。那年初夏太平洋的波涛,在记忆中,在思绪里,涌动了一年之久。之后随着去日本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似乎已越来越习惯这种感动。特别是2015年下半年三年赴日签证办完之后,以近乎每半年去一次的频率赴日旅行,心情却的的确确地没有第一次那么激荡了。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这种伴随着新鲜感而来的激动是逐次递减的。

继续阅读

《敬告各位:我已停用微信约两周》,又有《敬告各位:因工作需要,重新启用微信,用于工作》,便也有本文。

本来一年多来又重新注册了微信账号,也就是为了因应与工作单位所签订的聘用合同工作内容。现自2018年起不再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续签聘用合同,也因之前开始持续不认同微信现象的意识形态,因此停用微信。敬告。

年复一年,初笔勿忘。又到了一年一度写初笔的元旦日了。

去年的初笔写的是一个「節」字。既是节日之节,也有段落区隔之意。

2017年的我,特别在意节日,因为一整年里,我都在进行着某种倒计时。所以从元旦开始,到在日本度过的节分以及情人节,之后的春天的清明、初夏的端午,夏天京都的祇園祭,秋天的中秋,冬天……呃,冬天没怎么拍照。好吧,在2017年的四季里,我多多少少都用照片、用植物花卉、用キューポッシュ玩偶或扭蛋玩具来表现出一个个时节,以节日或节气标记出这一整年时间的行逝段落。甚至我还买了一本台湾的轻小说来读,名字是《沒有情人,就跟情人節一起過啊!》。

我在意「節」,在意时间的流逝与期间的刻痕,在意这一整年倒计时的过程中,渡过的和剩余的、经验过的和未经验过的,被一个个「節」及其景象所标记出来。如竹节于竹子,有分隔之形象;又如竹伐在水中,一往而无返。在去年初笔文的最后倒数第二段,我写道「竹有節,年有節,人生亦有節。」现在时至2017至2018的交割之际,我要为自己的人生阶段,画上一道「節」:

——我不再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续签聘用合同,也意味着亲手结束了自2005年入学、2007年实习以及2008年正式入职以来的这一段人生时节。

很巧的是,最近《Fate/GrandOrder》的剧情里,2.0序章故事是主角被迦勒底新组织解职,于是第一句话就是这么一句脚本台词:

不禁感叹,真是「游戏、人生」啊!

好,来看2018年的初笔。说实话,这个初笔也是考虑良久,甚至可能比2017年的「節」还更早考虑。只不过时机未到,因此没有作为2017年的初笔,而是2018年的现在,我写下了:

兆。

这个字单看可以独立成一个汉字,还能加上很多偏旁部首,比如木、手、走……等等。你也可以将2017年的「節」,视为一种「兆」。

那么,我的2018,将能够预兆什么呢?

附历年初笔回顾:

2009 創
2010 展
2011 ?建
2012 玩
2013 持
2014 術
2015 显
2016 朴
2017 節
2018 兆

「當你在窺視蘿莉時,蘿莉也在窺視著你。」

好吧,以上这句虽然是摘录自这本名为《今天開始靠蘿莉吃軟飯 》的轻小说,但并非其故事主旨。只是觉得这句话如果一字一句缓缓念出来,确有几分哲学风情。下面还是开始说说,我对这本轻小说的感想吧:

(图片为本作封面)

唔……该怎么说呢?很难否认,我是「戴着有色眼睛」来读这本小说的——当我第一次了解到这本轻小说,与之一起而来的就是传说中的「恶评」或是争议话题。据说这本小说故事中的男主角,被视为是烂人,成为了非议的焦点,因为正如本文标题所显示的那样——男主角是靠三位坐拥千万财富的萝莉小学生而生存的。

继续阅读

同样是在上海书城5楼的计算机书柜前,我意识到了自己心态的三个不同阶段——

最初在5楼的计算机书柜前选书,大概是大学开始。那时候刚学完字符界面的Trubo C,后一学期开始学习拥有图形化界面的Visual Basic 6.0,一下子兴奋起来,能做的事似乎多了起来!不满足于此的自己开始自学.NET,学习VB2005,想了解各种API。逐渐逐渐,艰涩难懂的MFC、面向对象、XML、UML等概念进入我的视野。我试图掌握这个所有的一切,每一本书买来之前都认为自己能学个大概,往往却买来之后半途而废——通常是到了绪论之后的第二、第三章就放弃了,甚至连半途都算不上。

继续阅读

其实并没有赚钱,而是从Booking.com网站拿到一笔佣金——并没有推广给别人,而是纯粹自己点击自己的分享链接、预定酒店、获得佣金。

自从收听了极客电台,买了去年的会员节目后,得知了一些主播王掌柜多次推荐的网赚方法。我这人懒于推广,因此也就没有用心经营,目前也只不过在淘宝上购物时,先去看看淘宝联盟有没有反利而已。可以说王掌柜的节目与其说是告诉了我方法,不如说是给了我一种认识——各大网站都可能存在各自的推广联盟。

而对于预定旅行中的宾馆这笔不小的费用支出来说,我也发现Booking.com网站下方有一个推广联盟。今年2月份去日本香川县高松市、神奈川县镰仓市以及7月份在关西地区住了京都、奈良、名古屋、新宫最后又回到京都,每一次订宾馆基本上都用到了Booking,因此积累了这么一笔佣金,凑足100欧元后,得以入账。

继续阅读

最近因为读了一本有关日本佛像的书《写真·図解 日本の仏像》因此对佛像有了兴趣。当然,其实之前七月份的旅行中,看到了在中国身为大肚布袋和尚的弥勒菩萨,在日本国内的形象倒成了侧手支腮的思想者,也觉得佛教造像艺术的流变颇为有趣。说起来,佛像的每一处图腾、每一个姿势,也都可以视为一种符号,倒是与《达芬奇密码》中兰登教授的职业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话题说回来,日本的寺院远隔彼岸,我不能说去就去,于是我就先去看看离我家比较近的静安寺的佛像吧!静安寺就在我家附近,不算很近但交通却很方便,就连我所住的区域也叫静安区。从小到大进过静安寺那么三、四回。因为阅读佛教文化书籍时,以读南怀瑾的为主,据说他是唯识宗的,因此书中对佛像造型谈得比较少。我高中、大学时去静安寺时,也就没有十分在意过佛像。这次特别为看佛像及各种壁画、图示而去,也略有一些心得想法。

继续阅读

比较遗憾的是,今年夏天没怎么读书。
或者说,用身体、用行动在读书?
其实是去了两趟旅游,第一趟去了20天的日本,第二趟是头一次去了日本以外的另一个国家——以色列。

因为去了以色列,而且主要是去看《死海文书》的相关遗迹,因此回来后也读完了一本通俗的、面向非专业人士也能大致看明白的书——《今日死海古卷》。

圣经方面倒是没怎么推进,进入旧约之后,实在是坑坑洼洼地难读。比如今天才想到开始读《以赛亚书》,也才读了其中的前8章。
继续阅读

简而言之,就是终于买到了持续缺货的42mmAppleWatch彩虹色表带。

本意是同性恋骄傲,或性别多元化倾向。我佩戴它,想以此来支持「跨形态恋爱」,即人类与虚构角色,以及人类与人工智能性格角色之间的恋爱。

具体理念探讨详见之前的博客:《苹果出了彩虹表带,我想戴一戴——浅述我对支持LGBT与支持人类与虚构角色、人工智能角色「跨形态恋爱」的想法》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