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

日本以「观光立国」为国策,因此日本面向外国游客推出了许多优惠政策,JR Pass就是一种相当大的优惠。JR Pass是日本各JR公司推出的周游券的统称,有日本全国铁路范围使用的,也有地区使用的。

本文倒不是想介绍各种周游券的用法或适用范围——其实这些在JR各官网上都有详细的记载,旅行者应该自行查找相关信息,这样才能够充分判断,并灵活运用在旅行前的规划以及旅行途中。本文是想说一下我在考虑是否购买JR Pass前会考虑哪些因素,并结合实际旅行经验来说一下一些意想不到的便利性。

继续阅读

我应该算是提着胆子来写下这篇读后感的吧?因为实则我对苏格拉底并不了解,除了在历史书、文明史或是哲学史上稍微读到过其名字以外,其他并不了解。甚至连柏拉图或是苏格拉底的书,这次也是第一次读完一册。没想到就是这第一册就是柏拉图记述苏格拉底生命最终阶段在饮下毒酒之前的这一日与朋友们的哲学谈话录——更可以称之为人生谈话录。因为先前对苏格拉底及古希腊的哲学讨论理念不了解,所以看得也囫囵吞枣、不明不白,恐大有妄议之嫌。好在苏格拉底本身就鼓励讨论,且在本书中他也提到了大胆是一种可贵的品质。

一些过时的世界观讨论框架

或许是因为我不了解苏格拉底所生活环境中,人们是怎么看待和理解事物的。但这本对话录中反映出的一些问题,在我看来是他们的认识不足。或者说,其实是几千多年后的我们,现在有了更多认识世界的手段,因此有能力进行更为深入和细致的观测,因而可以指出苏格拉底的一些谬误。

例如,苏格拉底将自己的从容赴死比喻为天鹅的品质,他说:「看来你认为我在洞见未来的能力方面不如天鹅;因为这种鸟感到自己行将死去的时候唱得比一生中任何时候更嘹亮、更动听,因为它高兴自己就要到所侍奉的神面前。……他们没有考虑到鸟在饥饿、寒冷或其他困扰时是不唱的。我不信它们由于悲哀而歌唱,天鹅也不悲歌;可是它们是阿波隆的鸟,我相信它们有预见的能力,由于预知另一世界的福祉,在那一天是会比以前任何时候更加欢畅的。

在这里,我想苏格拉底武断了每一种鸟类在表达情绪的是相类似的。我不知道他的这种观察和论断是否正确,而现在,或许我们的动物学家们可以根据其他更为详细的生理指标——比如动物的体温、呼吸、瞳孔变化乃至血液中的某种生物化学成分的含量,来测量得知天鹅在死亡前的情绪——生理特征的变化。当然,我不是在向已经去世几千年的古人炫耀现代动物生理学技术。而是说,随着人们认识世界的推进,哲学的观点也会发生改变。

继续阅读

总是会花一些或有聊或无聊的小心思,把年龄的数字变个花样写在标题上,再粘附上一些阐释与联想。这次便是采用了二进制。

二进制表示时看到一连串的1,便知道是要进位了,就如同我目前生活状态:前进一位写1,后面各位归0。我正处于这样一段岁月。

时间往前推十进制的10年前,2008年的差不多这个时候,我第一次接触到了gal,也就是《秋之回忆2nd》。

当时我玩了MO2,现在还在玩MO8(前一段时间也在玩MO2玩了个开头),所不同的是:十年前我玩的是中文版,这次我渐渐能看明白首发的日文版了。

继续阅读

近日读了《更级日记》,其实我读平安王朝文学已经不少了,无论是散文派的《枕草子》、《方丈记》还是《徒然草》或是物语派的《源氏物语》及《竹取物语》,而《更记日记》算是比较次要的一部,是小而生活化的一部。我读的版本是收录在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王朝女性日记》的版本,用了几个晚上读完,在此写一下「观」,以及略进一步的「察」。

与最近刚玩完的《Fate/Extra CCC》游戏角色印象相重合,我觉得菅原孝标女很像游戏里的ジナコ啊!怎么说呢?概以言之:一事无成的宅女,但是细看还算可爱。

不过,恐怕读到本文博客的读者不一定玩过《Fate/Extra CCC》,所以我就来说一下我所观察到的菅原孝标女的特征:

  • 沉溺幻想世界
  • 一事无成
  • 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劲(物语除外)

譬如《更级物语》其中两段,实在让我失望却而大笑:
继续阅读

恰下周要参加日本驻上领馆有关和歌的讲座,今天想到并拿起在书桌边上躺了多年的《王朝女性日记》。这是一本收录了四部日本平安时代女性日记的作品。之前已经读过《紫式部日记》及林文月所译另一版本《和泉式部日记》,因此这次便从《更级日记》开始读,作者菅原孝标女。整本《王朝女性日记》的译者是郑民钦。

疑误的原文

问题出在《更级日记》第8篇《骏河之旅》讲述富士山的一段日记上,中译本是这么写的:

「富士山在此国。从我生长之国*可望其西面。」

又有注释:

「*指作者生活四年的上总国。」

地理位置识别疑问

好歹我也是从两个角度参拜过富士山,一次是从山梨县的富士五湖本栖湖岸,一次是从静冈县的富士本宫大社处,因此对富士山在日本列岛的位置还是有比较明确的概念的。但对于日本的令制国还不清楚,我便去查了一下注释中提到的「上总国」的位置。根据维基百科的说明:「上总国的领域大约为现在千叶县的中南部,后来南部分割出来,新设为安房国。」。

咦?这不太对吧?千叶县,也就是成田机场所在的地方,就是大约东京向东的那片三角形的区域,面朝太平洋望去,是东日本靠太平洋的一侧,对于富士山,怎么会「可望其西面」?

继续阅读

去年8月份,去了一趟以色列旅游。在以色列住宾馆的时候,我看到一件有些眼熟的东西,这就本文要展示和说明的东西——mezuzah。翻译成中文,可以叫做:门框经文盒。

其实以色列的这趟旅游,倒并不是我第一次知道mezuzah这样东西。早在4、5年前,有一次去上海犹太人难民纪念馆参观。那座纪念馆是根原先犹太教的摩西会堂改建的,因此导览的一开始是从会堂大厅开始。当时讲解员介绍时,就特别提醒我们看会堂入口门框上,右上方高于头部的位置处,贴着一个金属小条。经讲解员介绍,才知道这里是希伯来民族的一种传统风俗物。

去年8月份的旅游,第一天入住宾馆时,我也在门口发现了它!别的游客可能并不知道,甚至可能它并不在导游准备讲解的参观范围内。第二天早上集合时,我就想导游询问,这个金属小条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东西?有什么象征意义?导游女士便顺着我的话,向现场的游客们介绍起来:

这是一种被称为「mezuzah」的圣物,几乎每个犹太人家里,除了厕所以外的各扇门的门框上都会按上一个mezuzah。这其实是一个中空的金属小管,前方凸起呈半圆柱形或方形,后方贴着墙壁的一面则是平直的。之所以是中空,因为里面藏着一小卷羊皮纸,纸上是由专门的神职人员亲手抄写的一段《圣经》经文。通常有警示、提醒的作用。据说这是应希波来神耶和华在《申命记》中经文提出的要求:

6:4 以 色 列 阿 , 你 要 听 。 耶 和 华 我 们 神 是 独 一 的 主 。
6:5 你 要 尽 心 , 尽 性 , 尽 力 爱 耶 和 华 你 的 神 。
6:6 我 今 日 所 吩 咐 你 的 话 都 要 记 在 心 上 ,
6:7 也 要 殷 勤 教 训 你 的 儿 女 。 无 论 你 坐 在 家 里 , 行 在 路 上 , 躺 下 , 起 来 , 都 要 谈 论 。
6:8 也 要 系 在 手 上 为 记 号 , 戴 在 额 上 为 经 文 。
6:9 又 要 写 在 你 房 屋 的 门 框 上 , 并 你 的 城 门 上 。

一听说是羊皮纸,又有如此神圣的宗教意义,我就耐不住想买一小张了。毕竟,我以前在玩桌面角色扮演游戏(TRPG)时偏向于扮演的角色是吟游诗人和牧师,而羊皮纸正是这类魔法书生类职业角色必备的象征性道具。我曾经几次在国内淘宝上和网络上寻找,找出的结论是:所谓的羊皮纸,现在都以硫酸纸代替,没有用真羊皮的了。我一度以为羊皮纸已经从这个时代消失了,没想到就在亚洲——对,以色列依然在亚洲的地理范围内——的最西边,依然有珍贵的羊皮纸存在!于是我主动向导游说明,我想买一张!

顺比一说,还有一种历史故事里经常出现的纸,是埃及的纸莎草纸。这个我已经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埃及馆里拿到一张纪念品了,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品……

于是,在一个景点附近一家商铺里,导游趁着大家歇息的时候把我领到柜台,协助我买下了mezuzah。下面就是mezuzah的扫描件:

继续阅读

2018年春节新年前后、NHK(日本广播协会)推出了连续4集的中文历史广播剧《邪马台之风》。这是其收听链接:https://www3.nhk.or.jp/nhkworld/zh/information/201802160600/(因为是NHK中文电台广播网页,因此不确定该网页的有效收听时间是否会到期)。

有关NHK的介绍

此外,顺便做一个指引,在手机或智能终端设备上,也可以用客户端APP来收听近期节目。例如NHK-iOS客户端NHK-Android客户端

由于网页是流媒体播放,不能直接按普通文件方式保存。我之前成功保存了NHK提供的广播音频内容,请参考:《用VLC提取NHK中文广播m3u8音频文件》

有关本次中文广播剧《邪马台之风》的介绍

继续阅读

作为标题的这句话,是我在最近这次旅行结束之时,写下的感慨中的一句(新浪微博)。为什么要这么写呢?是因为这次旅行中,我注意到了两件小事。

第一件事是,我不再像以前的旅行那般激动。记得第一次赴日旅行,第一次MO圣地巡礼之后,在湘南海岸面对广袤的太平洋,心情可谓激动万分。哪怕是回来之后,一整年的时间里,我也可以说是「心潮澎湃」吧。那年初夏太平洋的波涛,在记忆中,在思绪里,涌动了一年之久。之后随着去日本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似乎已越来越习惯这种感动。特别是2015年下半年三年赴日签证办完之后,以近乎每半年去一次的频率赴日旅行,心情却的的确确地没有第一次那么激荡了。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这种伴随着新鲜感而来的激动是逐次递减的。

继续阅读

《敬告各位:我已停用微信约两周》,又有《敬告各位:因工作需要,重新启用微信,用于工作》,便也有本文。

本来一年多来又重新注册了微信账号,也就是为了因应与工作单位所签订的聘用合同工作内容。现自2018年起不再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续签聘用合同,也因之前开始持续不认同微信现象的意识形态,因此停用微信。敬告。

年复一年,初笔勿忘。又到了一年一度写初笔的元旦日了。

去年的初笔写的是一个「節」字。既是节日之节,也有段落区隔之意。

2017年的我,特别在意节日,因为一整年里,我都在进行着某种倒计时。所以从元旦开始,到在日本度过的节分以及情人节,之后的春天的清明、初夏的端午,夏天京都的祇園祭,秋天的中秋,冬天……呃,冬天没怎么拍照。好吧,在2017年的四季里,我多多少少都用照片、用植物花卉、用キューポッシュ玩偶或扭蛋玩具来表现出一个个时节,以节日或节气标记出这一整年时间的行逝段落。甚至我还买了一本台湾的轻小说来读,名字是《沒有情人,就跟情人節一起過啊!》。

我在意「節」,在意时间的流逝与期间的刻痕,在意这一整年倒计时的过程中,渡过的和剩余的、经验过的和未经验过的,被一个个「節」及其景象所标记出来。如竹节于竹子,有分隔之形象;又如竹伐在水中,一往而无返。在去年初笔文的最后倒数第二段,我写道「竹有節,年有節,人生亦有節。」现在时至2017至2018的交割之际,我要为自己的人生阶段,画上一道「節」:

——我不再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续签聘用合同,也意味着亲手结束了自2005年入学、2007年实习以及2008年正式入职以来的这一段人生时节。

很巧的是,最近《Fate/GrandOrder》的剧情里,2.0序章故事是主角被迦勒底新组织解职,于是第一句话就是这么一句脚本台词:

不禁感叹,真是「游戏、人生」啊!

好,来看2018年的初笔。说实话,这个初笔也是考虑良久,甚至可能比2017年的「節」还更早考虑。只不过时机未到,因此没有作为2017年的初笔,而是2018年的现在,我写下了:

兆。

这个字单看可以独立成一个汉字,还能加上很多偏旁部首,比如木、手、走……等等。你也可以将2017年的「節」,视为一种「兆」。

那么,我的2018,将能够预兆什么呢?

附历年初笔回顾:

2009 創
2010 展
2011 ?建
2012 玩
2013 持
2014 術
2015 显
2016 朴
2017 節
2018 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