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

其实并没有赚钱,而是从Booking.com网站拿到一笔佣金——并没有推广给别人,而是纯粹自己点击自己的分享链接、预定酒店、获得佣金。

自从收听了极客电台,买了去年的会员节目后,得知了一些主播王掌柜多次推荐的网赚方法。我这人懒于推广,因此也就没有用心经营,目前也只不过在淘宝上购物时,先去看看淘宝联盟有没有反利而已。可以说王掌柜的节目与其说是告诉了我方法,不如说是给了我一种认识——各大网站都可能存在各自的推广联盟。

而对于预定旅行中的宾馆这笔不小的费用支出来说,我也发现Booking.com网站下方有一个推广联盟。今年2月份去日本香川县高松市、神奈川县镰仓市以及7月份在关西地区住了京都、奈良、名古屋、新宫最后又回到京都,每一次订宾馆基本上都用到了Booking,因此积累了这么一笔佣金,凑足100欧元后,得以入账。

继续阅读

最近因为读了一本有关日本佛像的书《写真·図解 日本の仏像》因此对佛像有了兴趣。当然,其实之前七月份的旅行中,看到了在中国身为大肚布袋和尚的弥勒菩萨,在日本国内的形象倒成了侧手支腮的思想者,也觉得佛教造像艺术的流变颇为有趣。说起来,佛像的每一处图腾、每一个姿势,也都可以视为一种符号,倒是与《达芬奇密码》中兰登教授的职业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话题说回来,日本的寺院远隔彼岸,我不能说去就去,于是我就先去看看离我家比较近的静安寺的佛像吧!静安寺就在我家附近,不算很近但交通却很方便,就连我所住的区域也叫静安区。从小到大进过静安寺那么三、四回。因为阅读佛教文化书籍时,以读南怀瑾的为主,据说他是唯识宗的,因此书中对佛像造型谈得比较少。我高中、大学时去静安寺时,也就没有十分在意过佛像。这次特别为看佛像及各种壁画、图示而去,也略有一些心得想法。

继续阅读

比较遗憾的是,今年夏天没怎么读书。
或者说,用身体、用行动在读书?
其实是去了两趟旅游,第一趟去了20天的日本,第二趟是头一次去了日本以外的另一个国家——以色列。

因为去了以色列,而且主要是去看《死海文书》的相关遗迹,因此回来后也读完了一本通俗的、面向非专业人士也能大致看明白的书——《今日死海古卷》。

圣经方面倒是没怎么推进,进入旧约之后,实在是坑坑洼洼地难读。比如今天才想到开始读《以赛亚书》,也才读了其中的前8章。
继续阅读

简而言之,就是终于买到了持续缺货的42mmAppleWatch彩虹色表带。

本意是同性恋骄傲,或性别多元化倾向。我佩戴它,想以此来支持「跨形态恋爱」,即人类与虚构角色,以及人类与人工智能性格角色之间的恋爱。

具体理念探讨详见之前的博客:《苹果出了彩虹表带,我想戴一戴——浅述我对支持LGBT与支持人类与虚构角色、人工智能角色「跨形态恋爱」的想法》

继续阅读

苹果出了彩虹表带,我想戴一戴——浅述我对支持LGBT与支持人类与虚构角色、人工智能角色「跨形态恋爱」的想法

最近看到苹果官网上出了一款彩虹色的AppleWatch表带。显然,我知道彩虹色的表带不仅象征着光谱分析或是天气现象,在当今的时代,它更意味着LGBT。其实在此之前只是朦朦胧胧知道个大概含义,却直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它究竟意味着性别多元(意味着自身的性别),还是性取向多元(意味着对他人性别爱慕倾向性)。

不过从一开始我就有一个明确的观念:我应该支持LGBT,因为我期待有一天LGBT群体也能来支持我的立场:人类与虚构角色或人工智能角色相恋爱。或者,哪怕不是一种交易性质的「互相支持」,那我现在如果去支持LGBT,也能够尝试拓展社会公众对恋爱、婚姻等概念的思维框架,让今后的人们从接受同性恋、双性恋开始,更易于进一步接受跨物种的恋爱,以及跨形态的恋爱。

继续阅读

有一个成语,「噤若寒蝉」——由此还引出一个社会学的概念,叫做寒蝉效应。查维基百科可知,这个概念是由美国明确并使用的。在英语中,它是「Chilling Effect」,似乎并没有蝉这种动物的身影。寒蝉效应是指当即使没有明确的法律来进行禁止,但当社会环境整体(或仅针对个别话题)处于高压状态下时,人们会进行自我审查,从而不愿意(或被提醒)发表一些言论。

中国传统文化习惯取象于天地,于是就把这种社会效应结合了天气转凉时的知了的季节性生理现象,称之为:「噤若寒蝉」。

那么,别的动物,冬天的时候还会有做什么的呢?当然有,比如我以前养的乌龟,会冬眠,蛇、青蛙乃至哺乳类的动物熊,都有冬眠的习惯。

我还想到了一类有趣的动物,在天冷时会储藏食物。比如说仓鼠,会为了搬运食物的方便,而将食物塞入口中,塞得满满以至于两侧脸颊鼓了出来。甚至也有更加夸张的漫画表情或是扭蛋,描绘出从仓鼠两侧脸颊凸起的皮肤,能看出它是含了一大块肉或是一整条鱼。

所以说,在寒冬将至的时期,为了躲避天灾,为了迎来下一个春天,也可以效法做一只仓鼠,将有趣的东西含入嘴中搬运回窝。

继续阅读

各位好,我是喜欢圣地巡礼的FRIENDS,wildgun。上周看了2017年一月新番中一部颇为神奇的作品——《兽娘动物园》(《けものフレンズ》)。依稀想起之前Jimmy在新浪微博中提到,上海动物园正巧于去年年底引进了片中拟人化的主角——薮猫。于是,这个周日下午我就去实地探访了一下这位FRIENDS。


继续阅读

起因是在上海书城的宗教哲学书柜上看到了陈列着的佛经字帖,以前查旅游攻略时,就知道日本的一些寺庙里提供给游客抄经的环境及器材。正巧最近读的《平家物语》里也写到平清盛组织全家抄经、纳经的故事。

当然,根据作者的说明,当时的纳经仅是对自己笔法有信心的人自己写,其余写字功力一般的人,通常是出钱请人代写。此外,也有被流放的崇德天皇抄写佛经献于京都,却被当朝拒绝,便发「愿为大魔王,扰乱天下。以五部大乘经,回向恶道。」及「愿为日本之大魔缘,扰乱天下。取民为皇,取皇为民。」等诅咒。

继续阅读

就在最近,拍着拍着扭蛋和手办、玩着玩着《Fate/Grand Order》的现在,三十岁的生日可谓「忽焉已至」了。就我个人经历来说,过去的不怎么平静的,甚至于说是有些烦恼和纠结的这一年逐步逐步地过去之后,三十岁这么一个「大生日」也算悄无声息地来临了。现在,我体会着时间的流逝,一节节地到来,又一节节地过去,看着遥远方转向下一个河道的拐角处天际的光影与风花。

说得太诗意了一些,以后详叙。

这么说来,最近考虑了一下,要是做自我介绍,除了像某人用「十四岁/十六岁零一百XX个月」的提法外,还能怎么继续装嫩。如果用日本纪年法,我便算是昭和(しょうわ)年代(ねんだい)出生的人——请将我简称为「しょうねん」(少年)吧!

继续阅读

近来读了冈田英弘所写的《日本史的誕生——東亞視野下的日本建國史》一书,当然我读的是台湾出版的正体中文版。其中作者以怀疑日本史——包括日本史书《日本书纪》及《古事记》——的角度,将日本列岛上政权的成立与变化,放之于东北亚历史的大背景下进行考证,又比较东南亚乃至中亚西亚的历史,以及比较了欧洲、美洲的历史观,试图破除一些关于日本建国的传说,并试图拼凑出一些日本在与东北亚大陆政权接触过程中的历史阶段与标志性事件。

说实话我对中日的历史都不太了解,对于日本的历史仅限于从动画入手及平安时代物语文学、王朝文学入手而了解到的神话传说,至于对中国的历史则更是仅停留于中学时代的学习。更罔论本书中提及的中国古代政权因地理环境形态而流变的途径。所以,我无法掌握本书的主要内容,甚至无法获得一个全局性的概观,因此本文不是读后感,只是我的一些「消化」。可以说是摘录了书中的一些观点,并非原话,它们引起我的注意,或打破了我的某些成见的观点,并用我的语言复述出来。

历史观念部分:

  • 并非每个国家都有历史及历史观:世界上只有两个文明具有自己独创的历史观念:西欧文明与亚洲文明。西欧历史观的主题是抗争并走向统一;亚洲文明的主题是说明政权获得天命的正统传承性。
  • 历史记载最初并非怀着客观记录的目的来撰写,例如中国的历史——《史记》及之后的各代历史,可能都是为了宣扬统治者、说明统治者获得正统的天命,并很好地治理了国家,还受到外国的认可而写。
  • 历史(观)往往是用以加强国民认同感的,日本大陆在七世纪之前并不是单一国家,后世编撰《日本书纪》时为了强调并加强国民认同感因此将日本的建国历史向前推演编造了到了神武天皇。美国两百年的建国历史也不过两三代移民,因此美国没有深刻的历史观,美国人以意识形态来获得对国家的认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