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

All posts tagged 苹果

 

我手里握着一大把「羊毛」,它们来自苹果,以及苹果的消费者们。它们是:

日期 维修项目 价格
2017年8月24日 Bottom Case with Battery,Space Gray RMB 1,614
2017年8月24日 硬件维修劳务费 RMB 299
2018年3月7日 Top Case with Keyboard, Space Gray RMB 2,020
2018年3月7日 Hardware Repair Labor RMB 299
2018年11月24日 Bottom Case with Battery,Space Gray RMB 0
2018年11月24日 Hardware Repair Labor RMB 299
2018年11月24日 FLAT RATE RETAIL, BOT CASE RMB 1,613
2019年1月23日 Top Case with Keyboard, Space Gray RMB 2,018
2019年1月23日 Display Assembly, Space Gray RMB 3,077
2019年1月23日 Hardware Repair Labor RMB 299

其实,以上的羊毛,是我一台购买了macbook AppleCare服务的屡次维修报价。那么,我实际为之付出了多少钱呢?〇元。

〇,真圆啊!

好,说正经的,来说一下我的这次屡次维修记录究竟是如何的吧:
继续阅读

最近一周来,我的macbook(12寸,2015 Early款,也就是第一款配置单一USB TypeC接口的macbook)变得十分不正常——频繁死机后重启,频度大概每天3~4次。具体表现是屏幕忽然变成多国语言提示的死机屏幕,随后根据提示按任意键后重新引导系统。

一开始我先怀疑了我最近更新到新版本的软件,例如和VirtualBox和Alfred,但就算如此我不想卸载了做排除实验。后来一度我还怀疑过是不是硬件出了故障,等等……这些就更不是我能独自排除故障的了。

不过每次重启后,macOS会询问是否要发送前一次崩溃的日志报告给苹果公司,点击「报告…」可以看到将要发送的报告的内容。如果是Windows系统的话,我从没有一次在这些报告中看出过什么有用的端倪来。但在我这次频繁死机重启现象的macOS报告中,我多次看到了这么一行文字(也就是本文标题的这一行):

BSD process name corresponding to current thread: backupd

虽然我也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经Google翻译得知:「与当前线程对应的BSD进程名称:backupd」。根据进程名单词意思,以及网上的搜索结果,可知该进程与macOS的TimeMachine机制有关。

我随即检查了一下我的时间机器设置:我日常有2个网络时间机器备份设备(一个是苹果的时间胶囊硬件,一个是QNAP NAS),和1个USB硬盘备份。网络时间机器备份是持续工作的,而USB硬盘上的时间机器备份是当我想到,或是旅行带出去的时候会做备份(不过好像其实一次也没有用上)。
继续阅读

以往,我不止一次地在自己博客或新浪微博里提到苹果的产品及售后服务好。现在我要更正一下,就我目前的体验来说,苹果对自己生产的产品的态度是积极的,维修处理方式也是有效的。但是对于从其零售店出售的非苹果所生产的产品,苹果的态度却让我感到十分失望:拒绝承担维修责任。

因此,我想我以后会不在苹果零售店(AppleStore)购买第三方产品了。

具体详细事件经过是:一年之内,在苹果南京东路AppleStore零售店购买了一个适配于Homekit的智能插座,并非由苹果生产,但是是由苹果销售,且购物时的发票也是苹果所开具。

最近,觉得它有异常高频响声,当然并不是很明显的那种,而是晚上在卧室里能听到的细小但刺耳的高频声。经过手机记录视频拍摄,确认不是我自己耳鸣,而是确实能被手机视频记录到的噪声。视频中甚至可以听到插座发出的噪音随插座的通电、打开、对外供电状态切换而不同。

之后我预约了南京东路的AppleStore天才吧(售后服务),在现场向苹果售后人员展示了手机拍下的噪音视频,并请他进行检修。

苹果售后人员作出了如下应对:

  • 查看了我提供的视频,并在现场插座上试听噪音
  • 告知我应该找生产商维修
  • 为我电话联系了生产商
  • 向我告知生产商联系电话和返修地址
  • 向我展示了发票背后苹果建议消费者去找生产商进行售后的格式条款(该格式条款印于发票背面,但发票是在购物付款之后才交给消费者的)
  • 当我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为依据,向其说明苹果作为经销商同样应该承担维修责任时,该员工以自己职位仅为售后人员为由,拒绝讨论法律责任问题
  • 该员工提出可以告知并为我写下生产商的联系方式,并称这是一个「解决方案」
  • 当我提出希望建议其以书面形式说明本次事件的处理意见、处理方法和结果时,起初苹果员工表示可以写下,后来又改无法称以苹果公司名义出具,只能以他个人名义手写下生产商地址

最终,这款在一年内在苹果南京西路零售店购买的这款智能插座(非苹果生产,由苹果销售),未能被苹果天才吧员工收下并进入苹果内部的修理流程。

尽管这位售后人员个人的态度是积极合理的,但我对苹果零售店承担其作为经销商的责任义务的态度感到非常失望。

我用的macbook就是macbook——对,就是那台首先采用USB Type-C接口而且也是除音频接口外唯一一个数据交换及充电接口的那台12寸macbook,可以说是跨时代标志性的型号了。随着使用,键盘就渐渐出现磨损情况,而最近由于我进行的书本摘录的事务比较多(就是把读书有兴趣的段落甚至整页手工输入到笔记软件中),因此它的回车键出现了下陷、敲击时一侧无法触发的情况。于是我总算是把它拿去AppleStore送修了,现以本篇博客文章来记录一下磨损的状况、送修的过程以及听来的一些小知识。

继续阅读

正如最近的博客所言,我刚建立了一个以日本旅游中收集的纪念印章、车站印章等为主题的网站:日本印象 https://stampjp.com/所以对扫描图片和处理图片也有所需求——简而言之,要在macbook上获得扫描自实物笔记本上的印章图片,并进行简单缩放、调色处理。其中有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是,我没有找到在macOS的「预览」功能里,如何实现白场(白点,whitest position)的设置。

所谓白场的设置,就是扫描一张图片上来后,指定图片中的某个像素点为白色,则图片的其他区域依此为白色基准,进行自动的曲线(亮度、对比度等调节)——大意如此,这是我的理解。而设置白场的功能,可以让我很方便地让我把笔记本页扫描图的底色设为白色,如此一来印章的图案就更为醒目可见了。我以前在Adobe Photoshop中见识过这个功能,但在惯用的MacOS「预览」APP中并没有找到。于是我从Mac APP里找来了PixelStyle这款免费的图片编辑软件。

继续阅读

简而言之,就是终于买到了持续缺货的42mmAppleWatch彩虹色表带。

本意是同性恋骄傲,或性别多元化倾向。我佩戴它,想以此来支持「跨形态恋爱」,即人类与虚构角色,以及人类与人工智能性格角色之间的恋爱。

具体理念探讨详见之前的博客:《苹果出了彩虹表带,我想戴一戴——浅述我对支持LGBT与支持人类与虚构角色、人工智能角色「跨形态恋爱」的想法》

继续阅读

说说我这几天给自己的Macbook购买AppleCare的经历。比较意外地,花了我能享受到的最低的价格,买到了超过2年——应该说是比2年半还多一些的延长售后时间!
AppleCare Protection Plan

图标转自Apple.com

事情是这样的:

继续阅读

AirDrop是苹果公司产品之间挺好用的一个无线文件传输功能。当然,这个所谓的好用仅仅是理念上,或者说顺利时好用。实际情况是:常常莫名其妙地无法AirDrop,我碰到情况就是搜不到联系人(我自己),但只要能搜到,传输速度还是相当快的。

AirDrop“时好时坏”的情况令人捉摸不定。虽然苹果官方网站有提供相关说明文档,但仍没有说得很明白。前几天,我正要从iPhone把文件通过AirDrop传给Mac时,弹出了这么一个窗口:

OS X ESET Firewall TCP 8770

简单来说,是我在OS X上安装的安全软件ESET Cyber Security Pro询问我是否要放行一个目的TCP端口号为8770的入站通信。

继续阅读

本文是想列举一下自己猜测的近半年感觉iPhone 6掉电快的原因。

我的iPhone 6是2014年10月份左右,也就是大陆首发时预订购买的。用到现在,其实也并没有到达预期中“隔代升级”的两年目标,还距离有大半年的时间。可是近半年感觉我的iPhone 6电池已经很不经用了——而且我的iPhone 6基本不用来打电话,但我每个月有2~3GB的蜂窝网络数据流量与更多的Wifi使用流量。

特别是最近,不知是不是天冷的原因,有一次在外面行走,手里的iPhone 6在短短五分钟左右时间内从百分之三十几点剩余电量,跌倒了百分之一。甚至在插上移动电源后,亲眼目睹了神奇的一幕:剩余电量的数字从1一下子跳跃到了34!

继续阅读

 

大家是否知道?苹果公司除了卖硬件产品以外,当然还会卖一些服务。这里要说的不是内容服务(像是Apple Music、Apple Pay或者Apple News),而是苹果在其零售店Apple Store销售Mac电脑时额外可选的收费培训服务:One To One。或许这篇文章写得有些晚了,应该再加上两个字:曾经。

One to One的各种形式

首先要说明的是,苹果零售店Apple Store推出的培训服务其实有多种,比如免费向公众开放的Workshops,面向企业用户的Joint Venture,面向创作人员的Pro Labs,以及本文的主题即面向苹果电脑Mac用户的收费培训服务One To One。虽说是收费服务,但实际一年培训的价格也只不过500元人民币不到。One To One的其实并不是严谨的授课式培训,而是自由松散、在一年时间里可以自由预约时间的培训。用户有空闲、或者想对某个产品主题进行了解,或是在使用苹果软硬件产品方面遇到了什么具体问题,都可以预约半小时或一小时的One To One服务。预约方式与苹果零售店Apple Store的维修服务天才吧(Genius Bar)类似。

苹果One To One分为三个形式:私人培训、小组培训、开放式培训。私人培训是由一位讲师面对一位用户进行半小时或一小时的讲解,最符合“One To One”这项服务的名称;小组培训则是一位讲师面向多位用户讲解一个主题,通常讲师会把有关一项产品的课程拆分为3次左右的主题课程;开放式培训是一位讲师在零售店现场,接受多位用户的咨询,这种类型通常是用户需要完成某个项目,对苹果软件使用方法不熟练因而直接把Mac带到苹果零售店Apple Store操作,碰到问题就直接问讲师。这里所指的“讲师”,同样是苹果零售店的员工,也都是青年人。但从职位名称上来说是私人培训师Creative),不同于主打销售的“专家”(Specialist)以及负责售后的“天才”(Genius)。

 

关于“特别小组培训”

One To One是一项全球性的服务——但是本文要说的,可能是中国地区,甚至是上海地区Apple Store独有的服务:特别小组培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