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All posts tagged 日本

2019年7月18日发生的震惊全世界动画爱好者的惨剧——京都动画公司遭纵火案件这几天成为了日本乃至世界各大媒体的关注焦点。具体的事件后续发展,以及作案动机调查等,还请各位追踪新闻报道查看。我以此本篇文章,来记述一下事发后两天,也就是7月20日周六,我(wildgun)为京都动画公司志愿,以及对死难者哀悼的具体过程。我希望能以自己的角度,介绍一些自己看到和感受到的细节。

捐款

第一部分是支援,具体来说就是捐款。

在事发后的第二天7月19日傍晚,我就看到了Animate和京都国际漫画博物馆宣布将为此事募集救援资金。

Animate:《京都アニメーション様で発生した事件につきまして》

京都国际漫画博物馆:《「京都アニメーション」火災について》

次日(20日)周六,我去Animate捐了款。在京都有两处Animate,一处是在三条与四条之间的寺町商业街,附近还有melonbooks、羅針盤(らしんばん)和虎之穴等ACGN相关店铺。另一处位于JR京都站八条口对面的AVANTI大楼的6楼,羅針盤也在同楼层有店铺。

继续阅读

宫内厅是日本负责天皇及皇族事务的部门,其内部设有邮局机构,为宫内厅专用。

于是就意外地成了收集风景印(風景印)的著名地点之一……

最近,我便尝试了「郵頼」(求戳信)的方式,收到了并收集到了宫内厅邮局(宮内庁郵便局)的风景印回信。

什么是风景印?

这里只说日本的情况,风景印就是指日本邮局推出的特色邮戳印章,一般上面会刻有周围名胜、风景、纪念物、动植物等当地特色事物的图案。

需要注意的是,并非每个邮局都有风景印。有以下几种方式可以帮助确认某个邮局是否具有风景印。

继续阅读

最近开始有些关注和菓子了——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吃,但是在一两年前京都站2层的和菓子店关门后,也就没有主动去找过。最近倒是因为关注了京都地下铁「地下鉄に乗るっ」计划的画师茶团子っ,又看到他在「和菓子」日当天号召大家买茶团子来吃……于是忽然又想起了和菓子这么一种好看的日本传统食物。

继续阅读

「大愿悉成满,百福自庄严。」这是粉刷在上海静安寺墙外的一句话,不知语出何处。不过自从我那年在市西中学参加高考,连续三天看到这句话时起,我便记住了它——从宗教的角度,或是从世俗的角度。

前天也就是5月25日,我参拜了日本岐阜县华严寺,作为「西国三十三所观音灵场」的最后一站,在本堂前合掌行礼时,我默念了这句话。历经两年的巡礼路线参拜,点点滴滴累积起来,到这里画了一个句点。其实不仅如此,其实最近——也就是今天——正好是我第一次到访日本的十周年的日子。10年前也就是2009年的5月27日,我来到了日本进行了5天的旅行。当然,当时我一句日文也不会,也是与家人一起,还有翻译陪同,完成了《秋之回忆》的圣地巡礼。记得十年前的这一天晚上,还与父亲一起打车去了秋叶原,拍下了在日本的第一处观光照片:

你看,我有保存数据的习惯,我能找出10年前的照片来。

然后,这十年间,日本虽然是「停滞的二十年」~「停滞的三十年」,但以我亲眼所见证、从时事新闻中所读到的,也有不少值得回顾的变化:东京申奥、大阪申博、311东日本大地震、熊本地震,以及去年关西的豪雨,以及今年度的改元。

我自己呢?也应该是一年有一个大概的生活主题,一年有一些变化吧。如今想来,既是历历在目,却也感慨过眼云烟,如《秒速五厘米》最后的电车交道口场景,车厢一节节地从眼前掠过,而又向着远方飞驰而去。它起初是江之电的车厢,然后是山手线、是冲绳的单轨,接着是SL人吉、是天地……记忆如同列车飞驰而过,发出轰隆的响声,然后离去,留下空荡的轨道空间。旅行亦是如此,来来回回,似有所得,却不可言说,终一无所获而达至臻,便可拈花微笑。佛家云:「过去心不可得」。

真要问我旅行中有所收获吗?答曰:有。

真要问我旅行中收获到了什么呢?答曰:无。

似有若无,逍遥游心。

咳,还是来说点人话,不说那么虚的了。

今天既然是十周年嘛,本着游心的态度,去了趟京都北面的真如寺。倒不是寺院本身和我这十年有什么关系,只是御朱印上有个「十刹」字样。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指禅宗制度的五山十刹制度。不过以汉字来联想,也可以解释为十个刹那间。

试着回想一下过去的一年、两年、三年、五年……若说每一年有个什么主题的话,应该是当年最大的事、最难忘的经历或是最显著的变化?思绪里每一年的回忆有多长?一刹那。

于是,今以游心,参拜「十刹」。

「“……何况,就算是您答应要好好抚养她,恐怕难免还要顾忌别人猜嫉的眼光的。也许是我多心,不过,千万不要对这孩子存什么色情的念头吧。我自己命薄,知道女人总是在这方面多一层顾虑,所以,请别让她发生这等事情才好。”」——《源氏物语·澪标》。

《澪标》一帖光源氏非但返京,而且职位又提升一阶,还把原来的左大臣复活……不,复职了。从职位上来看,光源氏也是一朝重臣了,还能这么四处留心留情,真有一点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在任期间闹绯闻的大家风范啊!


继续阅读

2019年3月15日来到日本,发愿巡礼京都洛阳三十三观音,当日在第一番所顶法寺六角堂关门前一刻参拜并领受御朱印。一路步行(除了回宾馆和用餐来回利用交通工具)直至3月19日上午在第三十三番所清和院满愿。

有什么感受呢?

于身外——

我参拜了三十三所,觉得各寺发展水平不一。有些寺院香火鼎盛,甚至已经是日本国内外皆知的著名旅游场景——比如清水寺、六角堂、东寺等等。还有一些寺院,境内宁静雅致,大多参拜者还都是日本当地人——比如「御寺」泉涌寺、今熊野观音寺等。还有一些寺院,借助当寺历史因缘以及流行文化的兴盛,近两年也在日本国内外特定年轻人族群中小有名气,比如与新选组有关的壬生寺、与《平家物语》有关的六波罗蜜寺。最后还有一类寺庙,让我感到很遗憾,庙宇建筑还在,但看上去经营不善,几乎没有参拜者。

甚至还有一些没落到寺院连门都进不去,庭院狭小,只能在门外参拜并招呼寺方授予御朱印。比如位于东福寺站附近的法性寺。这家寺院在《源氏物语》特别是最后《宇治十帖》里出现过两、三次,见证了匂宫、薰君、大君、中君、浮舟等人为情所扰,往返于平安京市区与宇治之间的经历。尽管《源氏物语》是虚构故事,但其相关寺院如今却参拜无门,实在可叹。

又,其实洛阳三十三从其各番御朱印右上角番号图章来看,印样并不统一。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洛阳三十三所发展不一的样态吧。

于自身——

我觉得满愿,以及之后将要申请的「先达」称号挺合适。这个称号从其字面上来看,相比于信仰层面的追求,更侧重于表述行为上的成就。因此在不用持戒、但行参拜即可,简单易行,放低了作为宗教行为的门槛难度。实则,也未必层次肤浅。佛教或者其他印度宗教里业的概念,就包含了身业,也就是行为。佛教中一些较为极端的做法,甚至还有烧身供养的案例。例如传说中玉兔的原型在印度传说中就是以身投火供佛。当然,这种极端的做法放到现在来,是不可取的了。但是把几天时间安排在巡礼佛教寺院上,把自己的时间、见闻放在安排在巡礼上,我想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身供养吧——用亲身经历来了解佛教的过程。可以说,洛阳三十三所巡礼是简单易行,没有许多精神和行为上的戒律,但是却也因此能让大众能更加轻松地把对佛教的了解与感悟融入于自身参拜活动中的一种适合现代的文化旅行形式。

于是,以上就是我第一次完成参拜京都洛阳三十三观音灵场各寺的简单心得。

2019年再读《源氏物语》各帖摘记其一(第一帖至第十三帖)

「据说,“光君”这个名字是高丽国的人称赞源氏的美好而给取的。」——《源氏物语·桐壶》。

如同2014年元旦起每天各读一帖《源氏物语》,今起再读。《源氏物语》开启了我对日本传统文化、对京都的热衷。此番再读,是读平安时代亦是读我自己这五年。首帖《桐壶》中竟已更衣去世、迎娶葵之上并恋慕藤壶。卷首「不知是哪一朝…」至今、2014年至今、紫式部执笔至今,皆「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继续阅读

这一部分采访,我们将着眼点放在了两位社长个人在日本的生活上。A.one每季看新番的数量让我大吃一惊。此外还能看到shin对水濑祈大加赞赏,与第二部分采访中「还有就是他们游戏部长莫名把我认定为水濑祈的粉丝。」平淡回答形成了活生生的「真香!」场面。

 

——第四部分:关于两位社长个人的生活——

上接第三部分采访

wildgun:那么,接下来几个问题比较轻松,是关于你们两人个人生活的问题。

shin:我觉得个人的问题反而是最不轻松的。我觉得我的人生很沉重啊活得非常沉重(苦笑)。

wildgun:两位在日本都生活多少年了?现在对日本以及对东京这座城市,有没有什么明确的想法?

shin:两年半吧。公司成立两年半,我过来生活也就是两年半时间。之前在日本东京待了大概不到三周,来过几次。真正说在这边生活,也就这两年半时间。对东京的感觉,挺好的!我蛮喜欢东京的。基本上一直处于很穷的状态,因为有钱的话都丢到公司去了。所以有些时候出去办完事之后就不坐电车,直接走回来,横穿东京市。这样的事做过不少次了。大概2、30公里吧。

wildgun:走?就沿着类似中央线的电车轨道走过来?(wildgun按:在这里,中央线是指东西向横穿东京市的一条电车轨道)

shin:我还没坐过中央线。我最远的是从池袋走过来。

wildgun:也就是从东京市的左上角走到右下角?(wildgun按:池袋位于东京的西北区域,GloriaWorks所在的五反田则位于东南区域。)那么A.one呢?应该生活了挺久了吧?

A.one:我第一年是在仙台,那是2009年3月左右。2010年左右来东京。

wildgun:那么,311东日本大地震的时候,你正好来到东京,然后那边(包括仙台在内的东日本地区)发生了地震,是吧?

A.one:对的,正好在这里(东京)。那边(仙台)租的房子两万,是在一座山顶上,一间很破很破的房子。

wildgun:在当时在那边是学习还是……?

A.one:在读东北大学,算是研究生吧。冬天开着空调,风还是嗖嗖地往屋子里吹。空调开着房间一点都不暖。

wildgun:仙台?我感觉还好啊,挺发达的,是都会啊。

A.one:我租的房子在山上。

shin:仙台不是挺破嘛,根本和都会没有关系嘛!

A.one:仙台,shin应该去过吧?

shin:我没去过。但是我看了你发的那些照片,超破啊。

继续阅读

2年前,与《爱上火车》(まいてつ )86布偶及MASTER的巧遇!

特以本篇博客来记述一件前几天确认到的巧遇之事,没想到人世间还真有这样的巧合。

话要从两年前说起了,那个夏天,我在种子岛进行《秒速五厘米》之《宇航员》篇,以及《机器人笔记》的圣地巡礼。因为种子岛是地处鹿儿岛附近的离岛,因此离开种子岛后,又在鹿儿岛旅行了几天,乘坐了几辆主题观光列车。说起来,除了小田急的浪漫特快外,这好像是我第一次乘坐主题列车——隼人之风(はやとの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