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All posts tagged 日本

这一部分采访,我们将着眼点放在了两位社长个人在日本的生活上。A.one每季看新番的数量让我大吃一惊。此外还能看到shin对水濑祈大加赞赏,与第二部分采访中「还有就是他们游戏部长莫名把我认定为水濑祈的粉丝。」平淡回答形成了活生生的「真香!」场面。

 

——第四部分:关于两位社长个人的生活——

上接第三部分采访

wildgun:那么,接下来几个问题比较轻松,是关于你们两人个人生活的问题。

shin:我觉得个人的问题反而是最不轻松的。我觉得我的人生很沉重啊活得非常沉重(苦笑)。

wildgun:两位在日本都生活多少年了?现在对日本以及对东京这座城市,有没有什么明确的想法?

shin:两年半吧。公司成立两年半,我过来生活也就是两年半时间。之前在日本东京待了大概不到三周,来过几次。真正说在这边生活,也就这两年半时间。对东京的感觉,挺好的!我蛮喜欢东京的。基本上一直处于很穷的状态,因为有钱的话都丢到公司去了。所以有些时候出去办完事之后就不坐电车,直接走回来,横穿东京市。这样的事做过不少次了。大概2、30公里吧。

wildgun:走?就沿着类似中央线的电车轨道走过来?(wildgun按:在这里,中央线是指东西向横穿东京市的一条电车轨道)

shin:我还没坐过中央线。我最远的是从池袋走过来。

wildgun:也就是从东京市的左上角走到右下角?(wildgun按:池袋位于东京的西北区域,GloriaWorks所在的五反田则位于东南区域。)那么A.one呢?应该生活了挺久了吧?

A.one:我第一年是在仙台,那是2009年3月左右。2010年左右来东京。

wildgun:那么,311东日本大地震的时候,你正好来到东京,然后那边(包括仙台在内的东日本地区)发生了地震,是吧?

A.one:对的,正好在这里(东京)。那边(仙台)租的房子两万,是在一座山顶上,一间很破很破的房子。

wildgun:在当时在那边是学习还是……?

A.one:在读东北大学,算是研究生吧。冬天开着空调,风还是嗖嗖地往屋子里吹。空调开着房间一点都不暖。

wildgun:仙台?我感觉还好啊,挺发达的,是都会啊。

A.one:我租的房子在山上。

shin:仙台不是挺破嘛,根本和都会没有关系嘛!

A.one:仙台,shin应该去过吧?

shin:我没去过。但是我看了你发的那些照片,超破啊。

继续阅读

特以本篇博客来记述一件前几天确认到的巧遇之事,没想到人世间还真有这样的巧合。

话要从两年前说起了,那个夏天,我在种子岛进行《秒速五厘米》之《宇航员》篇,以及《机器人笔记》的圣地巡礼。因为种子岛是地处鹿儿岛附近的离岛,因此离开种子岛后,又在鹿儿岛旅行了几天,乘坐了几辆主题观光列车。说起来,除了小田急的浪漫特快外,这好像是我第一次乘坐主题列车——隼人之风(はやとの風)。

继续阅读

正如之前7月底我的博客文章《以现实为枕木、驶出田野间的梦想列车——《爱上火车》(まいてつ)共通线通关简评》开头所提到的,因为刚巧8月份要去日本熊本县人吉进行《夏目友人帐》的圣地巡礼,而了解到了《まいてつ》并且得知该作品以《爱上火车》这个中文名被汉化并被引进,当时正在众筹。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了,我旅行回来也过了一个多礼拜。摸鱼啊摸鱼,就摸到了9月9日的现在,刚巧也正是《爱上火车-Pure Station-》在摩点网上众筹项目的最后一天。毕竟是8月2、3日的圣地巡礼照片,我也不好意思说是「速报」了,于是就以「简报」称之,来简单以图文的形式介绍一下我的这次对于《爱上火车》的圣地巡礼吧。

简单介绍交通

从交通上来说,去人吉进行圣地巡礼还是比较简单的。人吉位于日本九州中间的熊本县,在熊本南边的鹿儿岛机场,以及熊本北边的福冈机场,都有直飞中国的航班。我就是从上海飞鹿儿岛,然后乘坐新干线北上到熊本,住宿在熊本市内。

至于熊本到人吉,便有「肥萨线」电车线路了。这条线路上运行着很多主题观光电车。例如充满山林气息,让我觉得很符合《夏目友人帐》气质的「翡翠山翡翠」(かわせみやませみ),以及《爱上火车》主角86原型「SL人吉」蒸汽列车。

就我玩《爱上火车》共同篇(体验版)的感觉来说,「御一夜市」是一个有一定机械化、工业化程度的小镇,甚至游戏故事的一个矛盾焦点,就在于要不要在小镇建造「空凝机工厂」这样看起来相当高科技水平的工厂。但现实中它的圣地——人吉市,发现其实还是并不很工业化,更接近于《夏目友人帐》所描绘的山林间的传统小城镇,而锻造业点缀其中。

继续阅读

最近的一次旅行中,我接连住了3家东横INN的四间客房(其中一家住宿期间因为没有连续的客房,因此期间更换了一次房型)。住宿过程中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我是随身携带着宾馆客房在旅行。

我想,这要归因于东横INN酒店近乎相同的房间布置。拿我住的单人房来说,任何一家东横INN酒店的单人房,大致只有两种房型:进门左转是床的类型,以及进门右转是床的类型。而除了左、右的差异外,我所住过的东横INN的所有客房每一间的差异不超过10%。也就是说,客房九成以上,乃至95%的内容都是完全一样的。

这有什么有趣之处呢?这给了我一种幻觉和一种认识。譬如早晨从一个小城镇退房,乘坐了几个小时、一两百公里的新干线后,晚上来到下一个旅行的目的地,入住东横INN,却发现房间和早上退房时的竟然一模一样!我依然记得我在相似的这间房间里做过些什么,例如同样是这个位置的窗户,上周是跪在床上从这扇窗户拍摄过山阴地区日本海赤红的日落;一年前也是在这扇窗前眺望过名古屋站周边的街区夜景;同一个位置的房门,昨天打开门是去参加京都夏天五山送火的节庆;半年前打开门确是走向吹着寒风的福冈的街头……

仿佛门没有变、窗没有变、桌子和床、浴室和灯,都没有变过。所变的是窗外的景致,是房间以外的城市空间。宾馆客房仿佛成了一个带有魔法的异空间,我身在其中,它始终是记忆中的「那一间」东横INN客房。这有点像什么呢?就好像日本漫画《哆啦A梦》中的随意门。房间永远是野比大雄那间不起眼的房间,但每一次打开随意门,却走向的是不同的世界。

继续阅读

日本以「观光立国」为国策,因此日本面向外国游客推出了许多优惠政策,JR Pass就是一种相当大的优惠。JR Pass是日本各JR公司推出的周游券的统称,有日本全国铁路范围使用的,也有地区使用的。

本文倒不是想介绍各种周游券的用法或适用范围——其实这些在JR各官网上都有详细的记载,旅行者应该自行查找相关信息,这样才能够充分判断,并灵活运用在旅行前的规划以及旅行途中。本文是想说一下我在考虑是否购买JR Pass前会考虑哪些因素,并结合实际旅行经验来说一下一些意想不到的便利性。

继续阅读

《日本書記》与《古事記》并列,是日本两部最古老的国家编撰史书——以及神话集。近日翻看其第一卷开头《神代》之卷,发现一个惊人的天大的秘密。那就是,在日本史书中,竟然记载着飞天面条大神的名字。

对于不知道飞天面条大神是何方神圣的同学,请了解一下飞天面条神教。(简而言之这是一个讽刺型的人造宗教,以幽默的态度来揶揄「智能设计论」或者说「神创论」的观念。)

本来这是一位美国大学生的理念作品,但却在逐渐欧美文字用户群体的互联网范围内蓬勃发展,并传播到世界各地。直至今天,我居然在《日本書記》中发现了飞天面条大神的身影!

本文开头的书页图片转载自维基媒体,且根据维基文库《日本書紀/卷第一》,本段内容是:

「一書曰:天地初判,有物若葦牙,生於空中,因此化神號天常立尊;次可美葦牙彥舅尊。又有物若浮膏,生於空中,因此化神號國常立尊。
次有神,埿土煑尊〈埿土,此云于毗尼。〉、沙土煑尊;〈沙土,此云須毗尼。亦曰埿土根尊、沙土根尊。〉次有神,大戶之道尊〈一云大戶之邊。〉、大苫邊尊;〈亦曰大戶摩彥尊、大戶摩姬尊。亦曰大富道尊、大富邊尊。〉次有神,面足尊、惶根尊;〈亦曰吾屋惶根尊。亦曰忌橿城尊。亦曰青橿城根尊。亦曰吾屋橿城尊。〉次有神,伊弉諾尊、伊弉尊。」

继续阅读

近日读了《更级日记》,其实我读平安王朝文学已经不少了,无论是散文派的《枕草子》、《方丈记》还是《徒然草》或是物语派的《源氏物语》及《竹取物语》,而《更记日记》算是比较次要的一部,是小而生活化的一部。我读的版本是收录在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王朝女性日记》的版本,用了几个晚上读完,在此写一下「观」,以及略进一步的「察」。

与最近刚玩完的《Fate/Extra CCC》游戏角色印象相重合,我觉得菅原孝标女很像游戏里的ジナコ啊!怎么说呢?概以言之:一事无成的宅女,但是细看还算可爱。

不过,恐怕读到本文博客的读者不一定玩过《Fate/Extra CCC》,所以我就来说一下我所观察到的菅原孝标女的特征:

  • 沉溺幻想世界
  • 一事无成
  • 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劲(物语除外)

譬如《更级物语》其中两段,实在让我失望却而大笑:
继续阅读

恰下周要参加日本驻上领馆有关和歌的讲座,今天想到并拿起在书桌边上躺了多年的《王朝女性日记》。这是一本收录了四部日本平安时代女性日记的作品。之前已经读过《紫式部日记》及林文月所译另一版本《和泉式部日记》,因此这次便从《更级日记》开始读,作者菅原孝标女。整本《王朝女性日记》的译者是郑民钦。

疑误的原文

问题出在《更级日记》第8篇《骏河之旅》讲述富士山的一段日记上,中译本是这么写的:

「富士山在此国。从我生长之国*可望其西面。」

又有注释:

「*指作者生活四年的上总国。」

地理位置识别疑问

好歹我也是从两个角度参拜过富士山,一次是从山梨县的富士五湖本栖湖岸,一次是从静冈县的富士本宫大社处,因此对富士山在日本列岛的位置还是有比较明确的概念的。但对于日本的令制国还不清楚,我便去查了一下注释中提到的「上总国」的位置。根据维基百科的说明:「上总国的领域大约为现在千叶县的中南部,后来南部分割出来,新设为安房国。」。

咦?这不太对吧?千叶县,也就是成田机场所在的地方,就是大约东京向东的那片三角形的区域,面朝太平洋望去,是东日本靠太平洋的一侧,对于富士山,怎么会「可望其西面」?

继续阅读

购得缘起

前一阵去日本了旅游,一直久闻东京中野百老汇的大名,知道那是一幢宽阔的外墙门框门柱大红色的房子,里面有着各种历代玩具周边,但却一直没有去过。直到这一次时间比较宽阔,也听一位在日留学生朋友雨涛介绍说:秋叶原还只是面向初心者阶段,真正深入后就要去中野了。当然这位也是道听途说,自己并没有去过,于是我这次就实地探访了一下。百老汇大楼里各店铺东西还真是琳琅满目千奇百怪,虽然新近热门作品的周边数量未必有秋叶原街头大店铺那么多,但却聚集了可以说是昭和时代以来各时期风潮的周边。甚至我还在楼上转角的几家小店内,发现了动画的原画稿,以及本文要介绍的珍稀物品,也就是更原始的动画绘图介质——赛璐璐胶片。

一看到原画店和赛璐璐胶片,同行的一位小伙伴就笑着说:这里是赃物集散中心。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玩笑话,不过据她介绍这些原画和胶片有可能是制作组管理不慎或动画公司解散后,被人盗窃而出的。不管怎样,至少我是在正规的店铺里购买的。我买到的这家店铺里,有好几个书柜里放着一个个蓝色的A4文件夹,里面都是一页一页的赛璐璐胶片。每个文件夹大概30~40张赛璐璐,《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大概占了一个半文件夹:一个是EVA单独一个文件夹,另一半是与GAINAX动画作品混在一起。其实我看中两张,一张是本文展示的这张,售价是一万多日元(12000吧?)。另一张我最终没有买,不过应该是颇具收藏价值的,是葛城美里的正面裸体胸像(无脸,颈部到腹部),可以看到胸口那道第二次冲击时留下的伤疤,售价是两万日元。权衡了喜爱的角色及价格因素后,我最终选择了明日香的这张赛璐璐。

画面中的尺子是我为了示意尺寸而放入扫描仪的,赛璐璐为透明塑料薄片,本图中白色底色为扫描仪内盖颜色。

《新世纪福音战士》11话截图

赛璐璐动画的运动呈现方式

从内容来看,应该是《新世纪福音战士》 TV动画第11话《静止した闇の中で The Day Tokyo-3 Stood Still》(《在静止的黑暗中》)12分50秒左右,NERV疑似遭到人为破坏而断电,明日香、丽与真嗣三人试图经非常规通道从外部进入NERV内部,期间三人俯身爬过狭窄通道的一幕。也就是说,各位电脑里、光盘里或是云端在线播放的这个画面,都是由我所持有的这一张赛璐璐胶片拍摄并转制而成。

继续阅读

作为日本旅游的常客,我每到一个地方总喜欢买一张当地电车公司发行的IC卡作为纪念。这么多年来,除了东、西日本的SUICA和ICOCA外,还有九州、冲绳单轨电车、香川琴电IRUCA、高知等卡片。当2016年下半年传来ApplePay支持日本SUICA消息的时候,我还提前高兴了一阵,结果发现:我中国国行的设备不支持ApplePay中添加SUICA。

于是白高兴了……直到本周听到《一天世界》第六十六期播客节目《iPhone X: 让妳更少用 iPhone 的 iPhone》中不鸟万如一谈及比较中日两国移动支付时,提到iPhone8、iPhone8 Plus及AppleWatch Series 3都已经内置了Felica芯片,也就是都可以支持加入SUICA。

我再去苹果官网确认了这一点,在支持文章中有详细的说明。我本打算去日本旅游时买AppleWatch3的,现在既然国行版本也有Felica芯片了,于是我立即买了一块国行的AWS3手表。不过尽管如此,作为一名中国游客,在添加SUICA时我还是遇到了一点点小坑,在此写下,分享给各位,给各位同好一个参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