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All posts tagged 新年

みこーん。

从2014年起,每年元旦起我都会开始读一篇——不,是一「部」长篇小说。受益于手机APP的每日待办事项这类提醒功能,计划每日读一章,就这样日复一日每年的一部也倒是坚持读了下来——先不说有什么文学方面的收获,但作为良好的新一年的开端,一份新的气象,读完一部又一部长篇小说已经可以说是挺自豪的事了。

今年选择的书目是中国古代长篇神魔小说《封神演义》。其实之所以要选择这本书,真的不是因为受到近期国产动画电影的形象——我是买了《封神演义》之后,才偶然在一档播客节目里听说了某个国产动画电影团队要打造「封神宇宙」的世界观概念。

其实,我之所以会选择《封神演义》是因为近几年对Fate系列的玉藻前的热爱,不仅探访了日本各地玉藻前传说相关的地点,还进行了一些力所能及的考据。查到日本江户时代有一本书《絵本三国妖婦伝》,可以说是把玉藻前的形象描写为横跨亚洲三国的大妖怪的经典一册。要说这亚洲三国的「妖妇」事迹,在日本是藤原得子,在印度是华阳夫人,而其最早的起源则是中国《封神演义》中苏妲己——准确来说是附身苏妲己的那只狐妖。《絵本三国妖婦伝》中有相当多的篇幅复述了《封神演义》中苏妲己的故事。既然江户时代的日本人那么重视《封神演义》,而且将玉藻前的故事关联于苏妲己传说上,我自然便到要细读一番了。这就是我今年要选择读《封神演义》的缘由。

继续阅读

各位新年好!お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とございます!

我是正在元这一天写初笔并写这篇2020年初笔博客的wildgun。

回顾去年的初笔:旦,其实当时就正在为去日本留学而做准备。「旦」字有日出于地平之象,意欲着新的开始。

2019年3月开始的留学生活,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一年。幸好之前就17次前往日本进行旅游,后几次还是长达一个月的旅游,因此对于从上海到京都的社会生活的衔接,并没有感到什么不适应。不如说反倒是很惬意了。上海有一条黄浦江,虽然口头上说来亲切,我也在黄浦江或外滩进行过几次摄影活动,但是总感觉说不上是「母亲河」之类的提法,因为总不至于每个月乃至每天都能见到,毕竟还是有一些生疏感的。而京都的鸭川,那条伴随着京都历史而流淌着的小河,却是我在京都生活几乎可以说是每天必经之地,每个上学的日子,可以说都要沿着鸭川河畔走上一段,这样便亲昵了起来。现在的感觉是:水鸟品种可真不少啊!

来说博客内容建设方面。遗憾,去年的这一天的初笔博客还提到,想要增加一些或许还不成熟的想法、问候性的博客,让博客看起来更加随意和活泼。不过这一年因为时间比较忙,自己也希望更多地去接触和阅读日本的漫画、轻小说和音声作品,因此对于中文内容的输出——特别是在本博客的内容写作与输出,就显得和2018年持平了。

于是来看2020年,这个20世纪也走出了第二个10年的第一次初笔,我写的是:

曼?。

这次也和2011年的初笔:?建一样,是一个偏旁部首式的文字。曼能加上一些部首,变成其他文字,而且应该很常见,随便想到两三个应该不是问题。其中一个已经想到并且是非常巧合的是,我所关注的LOSE社公布的《爱上火车》系列动画短片《レヱル ロマネスク》其中译名目前就暂定为《铁路浪谭》。真巧,是吧?我的这个「曼?」的初笔可是在他们公布之前就已经想好了的哦!

那么,在已经到来并将要度过的2020年,会有哪些以「曼」为部首的文字,作为我生活的一份题材、一道旋律呢?

2020年,且「曼?」。

附历年初笔回顾:

2009 創
2010 展
2011 ?建
2012 玩
2013 持
2014 術
2015 显
2016 朴
2017 節
2018 兆
2019 旦
2020 曼?

2019年初笔:旦

各位新年好!我是依然在写博客、依然记得元旦写初笔这个传统的wildgun!

进入正题,去年写了什么呢?其实我也忘得差不多了。多亏有了博客,翻一翻去年元旦当天发的博文,才发现是:「兆」字。

呃……不好意思啊,要说去年元旦所兆示的事物,目前还不知道是否确定,因此不可说。

但是你看,这个兆字加一个走之底,就是一个逃字。我从2017年气氛日趋紧张、工作环境越发严苛且危及生活个人时间的工作中逃离,就是一种逃;若是加提手旁呢?在2018年的旅行中不断尝试和日本人交流,甚至还陪同日本的游戏作家进行豹先生来中国取材旅行,对我(至少是我的日语能力方面)也算是一种挑战。(当然进行豹来中国是另有一位相当出色的翻译的。)

呃……来说说个人博客的话题。不知从什么开始,我打算把博客和微博类网络媒体区分使用,微博发表简短、临时起意性的内容,而把博客作为长篇大论内容的发表处。可是渐渐呢,博客成了一个「感想文章收集器」,变成只用于收集读后感、评价文或采访了,也就是说,一年也用不到几次、发表不到几篇文章了。

结果博客空间续费的时候,感觉没好好利用啊!一年来更新的内容太少啦!

继续阅读

年复一年,初笔勿忘。又到了一年一度写初笔的元旦日了。

去年的初笔写的是一个「節」字。既是节日之节,也有段落区隔之意。

2017年的我,特别在意节日,因为一整年里,我都在进行着某种倒计时。所以从元旦开始,到在日本度过的节分以及情人节,之后的春天的清明、初夏的端午,夏天京都的祇園祭,秋天的中秋,冬天……呃,冬天没怎么拍照。好吧,在2017年的四季里,我多多少少都用照片、用植物花卉、用キューポッシュ玩偶或扭蛋玩具来表现出一个个时节,以节日或节气标记出这一整年时间的行逝段落。甚至我还买了一本台湾的轻小说来读,名字是《沒有情人,就跟情人節一起過啊!》。

我在意「節」,在意时间的流逝与期间的刻痕,在意这一整年倒计时的过程中,渡过的和剩余的、经验过的和未经验过的,被一个个「節」及其景象所标记出来。如竹节于竹子,有分隔之形象;又如竹伐在水中,一往而无返。在去年初笔文的最后倒数第二段,我写道「竹有節,年有節,人生亦有節。」现在时至2017至2018的交割之际,我要为自己的人生阶段,画上一道「節」:

——我不再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续签聘用合同,也意味着亲手结束了自2005年入学、2007年实习以及2008年正式入职以来的这一段人生时节。

很巧的是,最近《Fate/GrandOrder》的剧情里,2.0序章故事是主角被迦勒底新组织解职,于是第一句话就是这么一句脚本台词:

不禁感叹,真是「游戏、人生」啊!

好,来看2018年的初笔。说实话,这个初笔也是考虑良久,甚至可能比2017年的「節」还更早考虑。只不过时机未到,因此没有作为2017年的初笔,而是2018年的现在,我写下了:

兆。

这个字单看可以独立成一个汉字,还能加上很多偏旁部首,比如木、手、走……等等。你也可以将2017年的「節」,视为一种「兆」。

那么,我的2018,将能够预兆什么呢?

附历年初笔回顾:

2009 創
2010 展
2011 ?建
2012 玩
2013 持
2014 術
2015 显
2016 朴
2017 節
2018 兆

各位好,今天是元旦节,又到了写初笔的时候了。

去年写了个“朴”字。虽然这一年里的购买的iPad Pro以及大大小小的各种数码产品,我实在难以自称过上了一种朴素的生活——甚至连辩称精神上的朴素生活也无从谈起,但至少可以说我尝试了一种朴素的人际关系——保留重视的,消弭无谓的。

而从国际上来看,比较巧合的是姓“朴”的那位韩国女总统今年得了大麻烦,另一方面我也读了一本朝鲜脱北者的自传书《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很巧作者也是姓朴。

硬要说的话,从去年培养起的御朱印特别是神社御朱印的风格中,我也学到了一种洗练、朴素。

今年呢?写下一个“節”字,简体中文的话就是“节”。一想到节,便是节日,例如本文开头的问候:元旦节。就自然景色来说,我想到的是竹节,是中空的一根竹管里,横着封闭的关节。从里面看,是把中空的竹子分割开来,而起外在表现,则是竹子表皮的一圈圈痕迹——既然“節”繁体字是竹字头,我想这便是节的原始自然意象吧?而后,再沿用至了时间范畴,把一年、一月、一旬等等,设定出来一些标记与分隔,而成为了节日。

竹有節,年有節,人生亦有節。

2017年:过,節。

这篇文章来介绍一下我对“镜饼”这种日本传统文化中的节日食品的了解。

镜饼,日语读作かがみもち(kagamimochi),其汉字写作“鏡餅”,是一种年糕制品。我显然已经不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它是在哪部动画作品或是哪个日系商店门口。但要说知其名的话,大概是2013年元旦开始读的《源氏物语》某一章中提到的,也有可能是之前玩的手游《神女控》(《神界のヴァルキリー》)中抽到的一张卡牌年糕少女——总之,从这些来源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种十分日式传统又很知名的食品。

神女控 年糕少女
图为《神女控》(《神界のヴァルキリー》)年糕少女的卡牌。

继续阅读

去年的初笔写了个“显”字,其实这是有大预谋的。这不?从2014年年初坚持到2015年的5月份左右,我用自以为高科技并有极客风范的方法——自我量化——将自己的体重从121公斤减轻到了65公斤。因此从2015年春天开始我博客中系列文章《从242斤到142斤-作为御宅族的一年多自我量化生活》,将此时现了出来。

另外,要说的话,御宅族、御宅文化本身,无论是日本还是中国,也逐渐从“隐学”变成了“学”。不仅是社会大众开始关注、媒体开始报道,更有市场上资本投资创作的情况,也是一。当然,我还是作为消费者,而非创作者享受着这些变化。

又到元旦。其实我wildgun.net域名所属的博客第一篇文章,就是2015年的初笔,这样看来建立个人独立博客也满了1年。

今年照例要写下:
2016年初笔:朴

朴。

2016年,朴之。

新年快乐!

祝各个次元的大家新年快乐☆~!

我回想起了节。春节,既是一个节日,又是一个“节”。如同竹节,就是一根竹子上每一段的一个痕迹。它是便于将无止无尽的时间分隔开来,由人做个记号,使人有所回顾、有所计划、有所期盼的时间点。

去年的初笔写了个“持”字。也忘了当时是什么想法了,倒是碰巧合上了本年度的一个网络流行语:把持不住。

坚持,很意外地确实成了过去的2013年特别是下半年的主题,从六月中下旬开始,我每天坚持练习漫画,坚持练习日语,除了去日本的五天外,没有一天落下,当然这也说明了我的生活是挺稳定的。其实也可以说我本来就是一个惯于坚持的人。

这份坚持同样希望在2014年继续下去,越坚越持,越持越坚!

啊,同样可以由“持”联想到的还有手持设备,今年也买了不少手持的移动设备呢!SurfaceRT(忘了是不是2013年内买的了)、iPhone5、夏普7218U、Nokia 1050、Kindle paperwhite以及圣诞节才入手的PSV。

 

今年的初笔写一个“術”字,待时间像变魔术似地流淌到明年的这个时刻再来看看吧!

这次的初笔是真的初笔——写在纸上的第一个字——持。

去年我写了个“”字,其实没大玩,小玩了一下。上半年玩Cos摄影,下半年放下玩排练,外景私影也出过,影棚内景也出过,12月31日也就是最后一天还玩了次舞台商演,真是一年里把Cos的大部分形式都玩了一遍。

摄影方面也是玩,拍水滴、拍烟雾都是有趣的尝试、有趣的玩法。玩器材:镜头转接,正着接,反着接,以及玩手动头,都是玩。

《龙之谷》我也重新开始玩了,不过相对AVG及其他单机游戏就少了。明年的仙剑五前传和碧之轨迹可以期待玩一下。

要说去年和“玩”字关系最紧密最深刻的,还是读了《游戏改变世界》这本书,书中详细剖析了玩游戏的积极意义,并展现了玩游戏如何产生对现实世界的修补和促进作用。

唔……不过说起来去年如果要用一个字概括的话似乎更恰当的应该是“了”。

 

再来看看今年:

持有坚持、主持、把持、支持、扶持,当然还有各类手持数码设备……

2013年,要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