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办

All posts tagged 手办

——标题很对偶,有没有?!

就是这样。

我从没想到过我人生中这个将近度过三分之一世纪的这个生日,是在正值人类遇到百年一遇的疫情的时间进行中度过的。不过其实想一想,按人生80岁来算的话,遇到百年一遇的事其实也不算什么奇怪。有幸或者说不幸的事,我在人生度过三分之一个世纪时,遇到了这样的事。

我在京都,最近基本处于引き篭り自肃模式。据说明天日本的7个都道府县要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京都不在其中),也算是我头一次遇到。

继续阅读

清明节,宜踏青。不过考虑到近期世界范围内爆发的疫情,于是选择避免乘坐交通工具,而是从住所步行可达之处(一路上能够与行人之间保持一米距离)拍了这一组照片。好在生活在京都,历史遗迹随处都是。于是就带着小小的FGO牛若丸(源義経)盒蛋手办,出来拍了一下。

继续阅读

来到京都生活,常常是随便走过一个地方,就是一处遗迹,就是一段历史、一则传说的关联场所。有时候,就算是街头的饮品商店的门口,或是一家工厂的围墙外侧,可能就树立着那么一方石碑,或是一座小小的墓,这里就是一个「圣地」,以至于FGO开了什么活动,晚上直接跑到圣地现场去抽卡也变得十分可行了(笑)。于是前一阵便想到应该好好利用这样的天时地利,拍一些手办摄影的作品,将角色真正融入京都这座历史事件的舞台。然后便着手准备了一些摄影用到的器具以及角色的手办本身。

继续阅读

日本WonderFestival手办展,以前就多多少少听到过几次,也知道每一次WF手办展上,能看到当年甚至次年的预告发布作品。

大约半年前听说WF要来上海,当时感觉是一个标志性的进步,但倒也并不惊讶,毕竟依据我的观察,自2010年世博会以来,日本ACGN相关产业厂家及活动就陆续进入中国,特别是上海。要说上一次的热潮是Animate及GSC的到来,那么这一次的热潮标志之二,可以说是本届WF的展开,以及GSC新公司Good Smile Arts Shanghai, Inc.——良笑塑美(上海) 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成立。

NEX00477

说回这次WF2018上海站,其实真正等到时间临近了,我倒并没有十分的热情去观展,1月份在日本旅游时,已经带回(购入)了间桐樱的手办和玉藻前的手办,还未开封,因此近期没有什么想要的手办;二来其实近三五年来我对手办的热情也渐渐消退了,不会看到手办就想把虚拟偶像镜音系列也买上,也不会拘泥于成套成套的收集。

不过,这次开展前一天晚上,和邪社站长Jimmy找我一起去拍照,我便以媒体的身份去了。没想到当天确实十分火热,Jimmy在闲聊间问的几个商家也表示参展观众人数大大超过他们预期。

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的倒不是观众数量,而是国内手办设计与生产,以及与作品资源(IP)结合创作的流程已经初具雏形,我的朋友海老男居然也开始成立公司制作手办,预计夏天会批量发售,就是在以下图片中能看到的玩意族的有妖气萌娘手办。

那么,下面就请大家看图吧:

NEX00479

NEX00486

NEX00490

继续阅读

1 2 3 4 5 6 7 8 9

最近关注起了寿屋的Cu-PoChe手办,看起来它的可动性高于GoodSmileCompany的粘土系列,也就试着用手机拍了几回照。官方推特(@koto_okaG)也在积极营造社区氛围,每天都会转发几次网上同好的照片。看得令人有创作的欲望。

继续阅读

我也忘了,最近是在浏览什么购物网站或者爱好者博客时,注意到了「缘子小姐」系列玩具。随意地浏览进而变成了注目、凝视,再到访问官网查找系列资料……有一种算不上是吸引人的感觉,也不是可爱、更不是时下流行的萌。总之,就是「无趣中的有趣」。所以我在买了几款缘子小姐系列扭蛋之后,也自己试着带出门拍了回照片。于是,我用这篇文章来简述一下我的感受。

继续阅读

上次介绍了侵略海洋量子号过程中的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这次则要将轻松的话题一转,直面侵略过程中最强的敌人!没错,就是海洋量子号的船长!

游轮作为西方海洋文化孕育而生的产物,船长在传统上拥有游轮上至高无上的权威,当然也需要经过多年持久的培训与经验才能历练出一位船长所需的品质。在海洋量子号游轮所属的皇家加勒比游轮官方网站常见问题列表中,是这么介绍的:

我们的船长是在我们船队内部特别选拔和任命的。他们必须拥有航海执照(高级——不限吨位),并且大多数船长在被提拔为船长前都有约15年的工作经验。并且在他们的航海生涯中必须要接受许多不同种类的航海训练课程和测试。 我们所有的船长都持有不限吨位高级航海执照。在我们的船上,我们要求船长和副船长都持有不限吨位高级执照。在特定时间,我们会准备一些充分具备船长资格的安全官随时待命,来填补可能空缺的船长之职。被提拔为船长过程的最后一步是与我们的陆地领导团队的面试。大多数船长在被提拔为船长前都有约15年的工作经验,最近,我们的每个船长都有平均25年的海上经验。

继续阅读

 

 

找了个空闲的周日下午,去了一趟海洋堂在上海1933的手办艺术展。说起来1933这地方有点来头,本来是远东规模第一的屠宰场,后来改成了创意园区。它和动漫也有一些关系,前几年有一届CC同人展就是在此地举办的,另外在这里我也帮朋友拍过两套《未来都市No.6》的Cos外景,算是比较熟悉这里。

来到门口,在建筑前拍了张照片(后来才意识到原来1933的主建筑应该是另外一栋),似乎这幢楼里有一对新人正在举办婚宴,不知道看了健次郎的海报后会是什么想法……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