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

All posts tagged 妖怪

みこーん。

从2014年起,每年元旦起我都会开始读一篇——不,是一「部」长篇小说。受益于手机APP的每日待办事项这类提醒功能,计划每日读一章,就这样日复一日每年的一部也倒是坚持读了下来——先不说有什么文学方面的收获,但作为良好的新一年的开端,一份新的气象,读完一部又一部长篇小说已经可以说是挺自豪的事了。

今年选择的书目是中国古代长篇神魔小说《封神演义》。其实之所以要选择这本书,真的不是因为受到近期国产动画电影的形象——我是买了《封神演义》之后,才偶然在一档播客节目里听说了某个国产动画电影团队要打造「封神宇宙」的世界观概念。

其实,我之所以会选择《封神演义》是因为近几年对Fate系列的玉藻前的热爱,不仅探访了日本各地玉藻前传说相关的地点,还进行了一些力所能及的考据。查到日本江户时代有一本书《絵本三国妖婦伝》,可以说是把玉藻前的形象描写为横跨亚洲三国的大妖怪的经典一册。要说这亚洲三国的「妖妇」事迹,在日本是藤原得子,在印度是华阳夫人,而其最早的起源则是中国《封神演义》中苏妲己——准确来说是附身苏妲己的那只狐妖。《絵本三国妖婦伝》中有相当多的篇幅复述了《封神演义》中苏妲己的故事。既然江户时代的日本人那么重视《封神演义》,而且将玉藻前的故事关联于苏妲己传说上,我自然便到要细读一番了。这就是我今年要选择读《封神演义》的缘由。

继续阅读

来到京都生活,常常是随便走过一个地方,就是一处遗迹,就是一段历史、一则传说的关联场所。有时候,就算是街头的饮品商店的门口,或是一家工厂的围墙外侧,可能就树立着那么一方石碑,或是一座小小的墓,这里就是一个「圣地」,以至于FGO开了什么活动,晚上直接跑到圣地现场去抽卡也变得十分可行了(笑)。于是前一阵便想到应该好好利用这样的天时地利,拍一些手办摄影的作品,将角色真正融入京都这座历史事件的舞台。然后便着手准备了一些摄影用到的器具以及角色的手办本身。

继续阅读

俗话说想啥啥来,虽然略显夸张,不过昨天在《Fate/GrandOrder》2018年情人节PickUP活动中,我确实称心如意地抽到了刑部姬!其实去年万圣节开放该角色的时候,我倒对这个角色并没有太在意,就知道大概是一个宅女,以及似乎是用折纸来作战的。之后逐渐用了好友支持列表里的刑部姬,被和风的场景宝具给吸引住了,又在日本旅游时看到了许多有趣(?)的同人本,便想了解一下这个角色。

我也知道刑部姬虽然是万圣节一下子突然公布的,但在玉藻前(Caster)的幕间物语系列任务《笔友战争》中已经出现并进入了FateGO玩家们的视野中。在一个虚构的怪物社交网站,与玉藻前、清姬互为笔友。不过最近几天我玩《Fate/Extra CCC》时,才注意到,原来在游戏中已经提到了刑部姬的名字,也正是出自玉藻前之口!而《CCC》则是2013年就发售的游戏。

继续阅读

近年来看了四部有关灵异的动画片:《虫师》、《怪-化猫》、《天月》,今年7月新番《夏目友人帐》便为其三。

无论怎么看,《夏目友人帐》都是一部小作品。整部作品就像《虫师》一样,由每一话独立的故事组成,这种形式本身就限定了很难将太多太浓重的感情融入其内。

淡淡的悲伤,淡淡的欣喜,淡淡的分离,淡淡的聚合……每一话的故事就如同水月镜花,只是随意一瞥、一抹浮光掠影、一段往事回声,夏目贵志就在不经意中经历了在妖与人两世间的交流。

之前在《〈怪-化猫〉观后杂谈》中提到:“《虫师》是解决惹出事件的虫,而《怪-化猫》则是解惑惹出妖怪的事件。”从这个思路去剖析,《夏目友人帐》中的妖怪则是完完全全地被人化了,成为了每段故事的主角或者主角之一。

和族崇妖,就如同汉人崇仙一般,总是有说不完的故事、取不完的灵感。《夏目友人帐》中有可爱又别扭的猫咪老师、威武的三篠(就是那只小青蛙的主人)、天真活泼的小狐狸、铜(撑伞的大哥)、以及更多的是守候着自己羁绊所在的妖怪。虽人与妖之间两世相隔,但在点点萤火群起飞扬的草原夜空中,引起的却是同一份思念。

第八话的剧情高潮,我认为是全剧中最感人的一幕(没有之一)。和族不擅写“大”,但却能写小入微。所以即使没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样大气中秋的句子,但也能将这样的情绪反应在萤火虫的光芒内。

以前看到一句诗:“扇中折日月,茶里看春秋。”,是说蜀人喝茶的年代久远。我若是擅改为“茶里看悲欣”,就能形容日本的茶道清寂的主题了:从小、从微、从平淡中浮现出人世间悲欢之影。正如《夏目友人帐》片尾曲《夏夕空》的名字,这故事将“夕阳无限好”之欣与“只是近黄昏”之悲化作夏日天边淡淡的红云,又和妖怪一样:不惹人注目,但细看却能体悟一番情感。

相关文章:

在没有妖怪的世界里探索形、真、理——《怪-化猫》观后杂谈

无拘无束的设定——08年4月新番《雨月》观后略得

《怪-化猫》看完了,唯一的想法:诡异。

从画风到音乐从情节到人物,一个比一个诡异。

背景和填充色,让我首先想到的便是“纹理平贴”技术,所以从画面上来说,我觉得《怪-化猫》是充满日本民族风味的《岩窟王》了。其次便是让我了解到了日本“浮世绘”的画风。另外在“座敷童子”及“鵺”的场景中,薄雾中滴落下粘滞感的雨水、隐约夹杂着花香的微风、黯淡天空中随寒风流转的雪片,都以直观形象且独特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如果说《新海诚》的人设是画得不好,那么《怪-化猫》我看就是故意丑化了。总之我是恨不能接受人设以至有时感到是硬着头皮看的。也罢,反正看《怪-化猫》本就不是冲着人设去的。

整个动画片分为5个故事,每个故事以一个妖怪为线索讲述一个故事。乍一看的话,从选题和剧情安排上,和《虫师》有些相似,下面我就简单来比较一下。

从主题上来说,《虫师》的视角大多在于农村,讲述的故事也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人情事理在自然的背景下由于虫的闯入而发生的戏剧性效果;而《怪-化猫》则较为远离自然,将镜头直接对准了人世。从故事情节上来看,虫在《虫师》的每个故事中都起着重要的作用,它们是整个事件的主导者。主角银古除了了解人事因缘外,更重要的是查明虫的种类、本质,并实施驱除。而《怪-化猫》中的妖怪只是各个事件的简单参与者,它们只是怨念者的一个代言人或执行者。对妖怪的本体往往是由卖药郎一眼认出的,而故事的重头戏便在于对事件真相的还原及对相关参与者内心的审视。

简而言之,《虫师》是解决惹出事件的虫,而《怪-化猫》则是解惑惹出妖怪的事件。
片中卖药郎提到要拔出退魔剑的前提,便是得知形、真、理。对于此三者,他是这么解释的:

构成妖怪的「形」的是人的因果缘起;「真」即是事件的真相;「理」则是内心的真实。

妖怪是什么呢?

从无神论看来,“怪力乱神”这类东西是不存在的;从唯物主义看来,精神是物质的产物和反映。那我就姑且“唯物主义无神论”一次,说一说我所较熟悉的各类“怪力乱神”的本质,最后再来看《怪-化猫》的妖:

中国的“仙”是半人半仙,是世俗对现实修炼得道之人(特别是道家的得道之人)的神话和敬称;而中国的“神”也大多是现实中有功绩、有德行之人的形象升华,比如轩辕氏皇帝等。这有些和古希腊古罗马的英雄神祗相似,不过古希腊强调的是正义和战功,而中国能被称神的多是有贤德及政功。

至于基督教的上帝,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他是现实中父亲形象的升华。以我肤浅之见,觉得在旧约时代上帝保持着与人之间存在着绝对的不同,而自从圣子耶稣降生及后世教会承认“三位一体”理论之后,便是神的“人化”了。

至于佛教及印度宗教,“天人”则失去了至高与伟大的特性,被拉至了六道轮回成为了众生的一员。而至高的“觉悟者”则是干脆以人的形象出现,极具亲和力。
回到主题,《怪-化猫》及日本的诸妖呢?应当是人生前死后执念的聚化之物。所以在《怪-化猫》的故事中,怪物是什么并不重要,怪物的「形」甚至只是文学上用来引起神秘色彩并吸引读者好奇心的幌子,重要的是引起如此强烈执念的事件之「真」,及各人心中进行着的好恶判断与事务抉择之「理」。

这是比较有现实意义的。就像明智小五郎和少年金田一为主角的两大系列侦探小说中,案件也经常附会上“怪力乱神”的传说,(大致是与日本同学们的崇妖心理有关,也难怪日本会有“八百万神”了)最后发现还是人自己折腾出的别扭。

我们身边大概可没有妖怪的形,不过倒是有着许许多多事件的真和人心的理。当今时代仍有一批人以自己的学识来帮助他人了解真与理,进而帮助他人摆脱心中之妖。这群人在古代往往被称为巫或者觋,而现在则被称为——心理治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