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的地平线

后记

原作小说的每一卷的结尾都会有《后记》,因此作为模仿的同人文来说,也来写一篇《后记》吧!

依原作的惯例,后记是橙乃晒妹的篇章,甚至有读者笑称晒妹内容才是《记录的地平线》的主题。

可是,我无!妹!可!晒!

 

这不奇怪。我这么安慰自己。对于实施计划生育的我国来说,我也是来自独生子家庭,因此哪怕算上堂的或表的,也真是无妹可晒。

 

换过头来,来说说这次写同人与参赛的想法。其实在天闻角川那边举办这次《记录的地平线》同人创作活动之前,我就有了创作的想法,并且也开始整理收集小说里的设定。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大概天闻角川论坛的活动,也是他们的活动员在贴吧里征集意见时,我提出的同人创作的主意,被他们所采纳。

继续阅读

4、

在其后的几天里,就有【冒险者】在【乌鲁克星空】公会厅门外喧闹了起来,甚至还一度组织起了小范围的包围,他们骂着难听的话,打砸着周围地面上的建筑。尽管【幻境神话】的公会厅的与外部在空间上是隔离的,未经授权的人无法从外边进来,但玻璃材质向外却能看得一清二楚。

 

也有的公会留下了纸条,措辞语气不一,有用强烈语气威胁的,有冷嘲热讽的,也有用平和语气期待合作的,但总而言之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他能放出【疲劳值】刷新者莉莉。

 

直到赛博的公会厅入口门外被几块厚重的巨石挡住,他好不容易才费劲搬走时,他认识到事情不能再这么没完没了地拖下去了。当初把莉莉带到公会来,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这么藏下去,既算不上有效的保护,也不是负责。

随后的一天,他与莉莉坐到了【曙光殿】的公会厅里,他是来寻求商量的。在座的还有焦糖拿铁、会长莎拉斯娃缇。木天蓼则在一边摆弄着制作工具,就像他现实里平时也会做的那样。

 

“嗯,我也觉得,不能刷新【疲劳值】的话,对探索这个异世界会有一些麻烦。不过我们也不会因为特别认识你,就要求莉莉特意给我们刷新疲劳值的,至少我个人不会。但换个角度来考虑,如果能以不影响莉莉的生活作息状态的方法,给大家恢复【疲劳值】的话,可能对我们发现如何退出这个世界有帮助。比如,一天提供两个小时恢复疲劳的时间,或是按照不同的公会、不同的职业,怎么每天恢复一部分【冒险者】的【疲劳值】,其他没轮到的人就排在后面几天,这样。”听了赛博介绍之后,莎拉斯娃缇这么提议。

 

“轮流恢复的话,是个好主意咪呜。不过还得看莉莉本人是怎么觉得的咪呜。”

 

“啊,我也觉得这样可行。”莉莉马上表示同意。

 

“不过这样一来,莉莉的行动还是被困在大都了,不能出去长途旅行。”

 

“师父已经想着度蜜月的事情了咪呜?”焦糖拿铁眯起眼抬高声调说。

 

“啊、我,没有关系的,旅行什么的,放一放再说也可以的……”莉莉果然经不起玩笑话,脸上一下子就泛红了。

 

“去【大都】外看看是莉莉的梦想,你不要扯到蜜月上去。”赛博想把自己表现得义正言辞一些。

 

“这个嘛我觉得以后再考虑也来得及。说不定以后大家习惯了城里的生活,都不太愿意冒险了,需要刷新【疲劳值】的【冒险者】也不像现在这么多了,你们就有机会去两人世界happy了呀。”莎拉斯娃缇补刀。

 

“那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怎么轮流了,把所有【冒险者】找来开个会,每人分配一个刷新【疲劳值】的日期吗?”赛博考虑着这样的可能性。

 

“要我们公会帮忙宣传和召集的话,也没问题,大家都可以来帮忙的。”

 

正当他们开始讨论如何通知召集【冒险者】的方案时,公会厅的大门打开了。

 

 

 

 

“嗨~嗨~!听说有恋爱中的少年和少女在烦恼?我也来帮忙吧!”

 

推门而入的是一如既往活泼的【大地人】光,在与公会其他成员逛了一圈【大都】后现在回到了公会厅。在上周,大家已经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福尔摩沙岛】上【福尔摩沙四圣女】排名第四的【光】。说起来这件事还是雨曦先说出的,作为台湾人的她觉得光的服装有些眼熟,就向赛博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之后两人当面问了光,果然如此。

 

听了大致的来龙去脉后,小光轻松地甩甩手,说:“这种事情,和堇星打声招呼就是啦。”

 

堇星,那是谁?赛博搜肠刮肚了一番,还是没想起这个名字的所属NPC长什么样子、或是出现在哪个任务中。

 

随后,经由光的介绍,赛博听说了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在这个世界的【大地人】之中,除了任务过程中的剧情NPC外,还有一类主要提供服务的【大地人】,隶属于名为【供贽一族】的组织,例如提供银行服务,提供城市守卫,这些【大地人】都是【供贽】的人,而负责【疲劳值】刷新的莉莉,也属于【供贽】。在每个【冒险者】城市,都会有【供贽一族】的负责人,管理着城市地下的巨大魔法阵,维持着系统的平稳运行。与其他【大地人】不同,他们中的管理者更为低调,几乎没有出现在游戏任务中。那就是堇星。

 

根据光的说法,如果是其他地区的【大地人】,哪怕上到贵族,也很少有知道【供贽一族】存在的。但【福尔摩沙岛】不同,在许多年前,【福尔摩沙岛】开拓时代,四圣女与供贽一族有过一定来往,因此双方之间的关系也保持到了现在。

 

赛博回想了一下,理解了这个事实:在许多年前,游戏中的【福尔摩沙岛】是作为新手村一样的存在,但后来由于玩家的呼声,特别是台湾玩家的热烈呼吁,制作组就将它改建成了像【大都】或【燕都】这样可以长期游戏的冒险者都市。小光所言的四圣女与【供贽】来往时期,或许就是这个阶段。

 

 

“真的当面说一下就能取消?”赛博一而再地确认。

 

“也不好说啦,堇星比较古板,莉莉应该知道的吧?总之不试试怎么行呢!Let’s go!”

 

 

 

在残破的高架桥建筑交错的地方,这里正是大都供贽一族所在的入口。看着巨大石柱上围绕着的又细又长的盘龙浮雕,赛博感到了中国制作组的恶趣味。这里是几段高架桥的交叉中枢,从附近的地标来看,对应现实世界,应该是位于上海市中心的延安中路高架。这根粗壮的龙柱是上海高架中唯一一根雕有龙图腾的柱子,因此也被市民们纷纷猜测,早已成为了茶余饭后口口相传的都市传说神秘地点之一。把这里设定为【幻境神话】里某个神秘组织【供贽一族】所在地的入口处,真是十分应景同时也十分恶趣味啊。

 

“莉莉,还有【福尔摩沙四圣女】,以及【冒险者】。这样的组合真不常见呢。”柱子上的龙眼睛亮起,说出了这样的话,听起来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莉莉:“堇星先生,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有关我担任【疲劳值】管理员的事,有些情况想与你商量。”

柱上的龙头沉默了一阵,大概是在打量着赛博吧。过了一会儿,说:“好,你们三个进来吧。”

 

就在此时柱子上的龙纹发生了变化,原本盘踞着的龙翻腾着摆出了对称的拱形,中间部位的柱子露出一扇暗门,直通向下的阶梯。

 

三人往下走,四周浮现着各种奇怪的发光的图腾,赛博恨不能把这些标记逐一截图回去好好对比研究一番。莉莉与光走在前方,光满意地评论:“这样神秘的通道真帅气!以后我的宫殿里也让人造一个,就更方便我溜出来啦!”

 

终于见到堇星,那是一位身材不很高大,但十分挺拔的男子。表情淡漠,不苟言笑,难以从脸上看出一丝情绪的迹象,活像一位刚正不阿的系统管理员,或者说是一位严肃的王者。

 

“那么,有什么要商量的?”堇星直接式的发问,让赛博准备赞叹一下周围奇妙场景来缓和一下气氛的机会都没。既然可以说是系统级功能的管理者,恐怕也是心里十分有底,才敢让赛博这样一个陌生的【冒险者】入内的吧。

 

莉莉:“堇星先生应该也知道到吧,自从十多天前【冒险者】的【革命】发生以来,他们要求我时时刻刻都替他们恢复【疲劳值】,而我这个位置本来就我一人担任,恐怕有点力不从心。不能像其他服务位置那样,由【大地人】轮流担任。”

 

“正是如此,虽然很奇怪,但按照我族历来继承的古代契约,正是这么安排的。”堇星直接这样回答,只肯定了这个事实。

 

光:“所以干脆取消好啦!”

 

堇星:“取消?您是指?”

 

光:“取消【疲劳值】系统,包括【疲劳计】绑定在内的所有内容一并取消。我知道有关【疲劳值】的这份契约,并不像其他契约那么有效力,对吧?现在【冒险者】也都变化了,因此依我看的话直接给他们取消吧。而且不仅仅是大都这里,连福尔摩沙那边的【冒险者】也要拜托了哟。不然岛上的【冒险者】也会因此而困扰的呢。”

 

堇星:“的确如您所说,这份契约并不如其他契约那般有效。最近我也收到来自【福尔摩沙】与【燕都】方面【供贽】传来的消息,整个欧雷德大陆东部各【冒险者】城市也都在【疲劳值】系统上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光:“所以干脆取消吧!啊,应该更正式地说:作为【福尔摩沙四圣女】之一的光,我在此拜托【供贽一族】停止对【冒险者】的【疲劳计】的契约。”

 

堇星:“好,【福尔摩沙】地区的取消申请我接受了。但在大都地区,也应当由这里的负责人表个态才好。”

 

这时莉莉向前站了一步,说:“堇星先生。您应该知道吧?我也是莫纳考斯家族的后裔。”

 

堇星:“对,我知道。你是曾经被莫纳考斯家族成员寄养过来的孩子。只是我没想到【福尔摩沙四圣女】对这里的情况也了解得这么详细啊。”

 

光:“不不不,其实这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呢。”

 

莉莉:“这件事不是光告诉我的。是我自己从小隐约感受到的,赛博先生又帮我确认了这一点,我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堇星此时才注意到了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赛博·卡雷库特。

 

堇星:“【冒险者】啊。刚才我就想问了,你对你们的【革命】或者在你们看来是异变的这两周来的事件,有什么看法?”

 

赛博摇了摇头:“很抱歉,我也不知道,我们【冒险者】也都很想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现在【疲劳值】的约束成为了我们进一步对世界展开探索行动的阻碍,同时也严重地打扰了莉莉自己的生活。所以,不知道我的拜托在你看来是不是有用,但作为【冒险者】,我也拜托你能取消【疲劳值】。”

 

堇星:“我明白了。那么最后,莫纳考斯家族的孩子,同时也是负责【疲劳值】的供贽一族成员,莉莉乌姆,你的答复是?”

 

莉莉回头看着赛博。

 

在这最后的时刻,赛博考虑着各种可能性,解开【疲劳计】的【冒险者】会如何?会像游戏时代那样外出组队探索吗?他又想到了朱桓的话,自己真的会因此丧失了成为统治者的机会吗?统御那么多【冒险者】真的好吗?显然,他不认为自己是个适合担任统治者的人。

 

他现在想要的全部,就是眼前的【大地人】莉莉乌姆。

 

赛博对莉莉乌姆点了点头,用眼神告诉她:就这样吧。

 

莉莉乌姆:“是的,堇星先生,我也拜托您停止【供贽】对【疲劳值】的契约。”

 

 

之后,堇星先生接受了委托,立刻取消了【大都】地区的【疲劳值】契约,并说将与其他几座【冒险者】都市的【供贽一族】取得联系,考虑取消全部【冒险者】都市的契约。

在大都的【冒险者】们感受到了身上浮现出一种解除了束缚的轻松感,从此,战斗可以获得战利品与经验值、使用技能也可以有经验值的累积。【疲劳计】也不再被提示为不可丢弃的物品——【疲劳值】的影响彻底解除。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一决定,赛博失去了成为【大都】地区统治者的机会,开始了与莉莉乌姆的两人生活。

朱桓不满于赛博的决定,同时也忧虑着【大都】的社会状况,因此决定离开大都。一夜之间,朱桓不辞而别,带着【乐浪狼骑兵】离开了这座城市。在野外探索的【冒险者】称,看到成群成片的狼朝西面奔跑长啸着远去了。

 

之后的【大都】就陷入了三大公会争夺“华王”的恶性争夺战,社会秩序一败涂地。

 

这些都是后话了……

3、

 

 

 

“咔嗒”

其实并没有这样的声响,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瞬间的沉默,外加赛博从眼前黑衣【大地人】的四肢动作上读到的惊讶状态。

 

赛博感觉好像听到了两枚齿轮互相扣上的“咔嗒”声响,或是体会着仿如找到了至关重要的一块拼图图块得以把两大部分连接到一起的愉悦感。

 

眼前两人对这么一长串的贵族姓名有反应,那就表示,赛博在游戏时代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这是作为游戏剧情爱好者——不,甚至自称剧情研究者也毫不夸张的他个人的胜利。在如同【幻境神话】这样的MMORPG中,会有丰富的游戏剧情,而每个NPC的台词、每样物品设定,甚至是一些贴图素材的纹理,都是剧情的组成元素。它们中的一些大方地展现给了玩家,但另一些只是作为铺垫背景设定,被藏在台词与任务的深处,偶尔冒个角,扔出个暗示,对此感兴趣的玩家就会兴奋不已。

继续阅读

2、

要逃!

 

眼下必须要做的,就是逃离!

 

莉莉无法明白【冒险者】们都怎么了,但她知道,他们确实都变了。

变得能说话、会交流、还有情绪。

 

但这并不是一桩好事,正相反,是灾难。

本来一无表情的【冒险者】变得激动起来,就好像发狂了一般。

继续阅读

1、

翌日,在了解了大致情况之后,小光就被安排在【曙光殿】公会厅暂住,顽皮好动的光自然是不用说,公会成员们也很是欢迎。面对这么一位活泼的精灵族少女,连女孩子们也都非常喜爱,光很快就融入了大家。尽管大都的无序状态还持续着,但会长莎拉斯娃缇及其他几位会员还是花了两三个小时带她逛了一圈目前大都的东北部地区。

 

“要是再热闹一些就更好了!”光看看这里,又望望那里一番后这么评论道。

 

大波斯菊叫上了江湖上人和木天蓼,打算去城外近距离的区域采集一些果物,用来准备晚上的小型欢迎会;朱桓前一天就回了自家公会,并说在考虑是否在这个世界也继续承担【大地人】的运载任务,甚至还可以拓展到【冒险者】的出行护卫工作;裤炫则说是要去找找自己原先高级账号认识的好友,独自一人出去了。

 

焦糖拿铁继续骑着史莱姆,去拜访来到这个世界的各位牛人好友,同时也给赛博传来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消息。

 

首先是至今为止,仍然没有玩家发现如何回去的方法,也没有任何事件负责人、游戏运营方之类的人物,把玩家召集到广场并下达命令之类的事发生。比起有个黑衣人BOSS站出来说话这样的荒诞场面,现在被抛置于这个世界的境遇就显得更为莫名其妙了。于是,【真穿】或【真穿事件】这样的代用称呼在玩家之间渐渐流传开来。

 

其次是有玩家发现了【冒险者】可以复活这一事实。没错,正如【幻境神话】游戏中的角色被怪物打死后可以在大神殿复活那样,来到这个世界的【冒险者】,依然可以从大神殿复活,与游戏时代相同,所付出的代价也只是部分经验值与装备。

很难以评判这种事情是好是坏,焦糖拿铁在这一点上与赛博一样,持谨慎的观点。原因其一是这个世界的法则仍不明确,或许死亡就是真的死亡,重新复活的【冒险者】只是继承了性格、思维与记忆的另一人。在旁人看来或许无异,但原先死去的那个【冒险者】则确确实实地已经意识消亡了。这涉及到哲学问题,很难讲清。另一方面,即使是真的复活,焦糖拿铁也隐隐担心着是否会造成与现实世界完全相异的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作为医学生的他很明白,人有一死这是构建起社会伦理秩序的根基。如果这样必然的终局在这个虚构而真实的世界被消除了,那人与人之间将会怎样?他想有空同就读哲学系的大波斯菊谈谈这个话题。

 

还有是【真穿事件】后,【疲劳值】的问题。

 

先说一下【疲劳系统】。【疲劳系统】是【幻境神话】中国服务器特有的系统,是运营商为了响应中国国家对青少年上网健康的号召,而在运营过程中新增的系统。既不是一开始就有,也不是全世界服务器都有,应当是属于中国服务器的特色。【疲劳系统】最初的目的在于将玩家的游戏时间控制在较短时间内,后来运营公司也运用这种手段来避免玩家之间等级、收获差异过于悬殊,而【疲劳值】就是该系统的一个核心的数值。具体来说,每个角色每天的的疲劳值是一个固定量,每进行一次战斗或每下一次副本,都会消耗一定量的疲劳值。当每天的疲劳值消耗完毕,尽管仍可以参与战斗,但无法获取经验值、也无法捡拾掉落物品。当第二天早晨六点(应该是服务器时间,即中国官方的北京时间),中国服务器的玩家要与各大玩家都市内负责刷新【疲劳值】的NPC交谈后,才能重新充满当天的疲劳值。

 

赛博喜爱的那个【大地人】莉莉,就是这样一位【疲劳值】管理员。

 

 

然而作为一款全世界通行的网络游戏——这里的“通行”,是指全世界的玩家真的可以操作角色走到其他地区运营公司管辖的【虚拟盖亚】地区——像【疲劳系统】这样的地区性功能,似乎不能以游戏系统级的开发来实现,而是以物品的方式来实现。由中国运营公司提供的客户端开始游戏创建人物时,人物会比其他地区服务器的角色多一个【疲劳计】,物品属性为不可丢弃,用以记录【疲劳值】。换言之,中国服务器创建的角色,无论是在中国地区还是跑到【虚拟盖亚】的国外,都受到【疲劳值】的约束;而国外的玩家跑到中国来,则没有这样的限制。赛博听说这是由于国内运营公司的二次开发能力比较有限,而且要与北美总公司以及其他各地区公司协调来开发系统级别的【疲劳系统】比较麻烦,因此选择了以不可丢弃物品的方式来实现。

 

尽管这样会导致一部分玩家跑到国外服务器去建立角色之后再进入游戏中的中国地区与朋友们一块儿玩,但语言障碍、支付渠道与高昂收费,使得大部分玩家还是选择了有【疲劳值】的国内。另一方面来看,这也促进了中国运营公司留住玩家以及出售收费道具回城魔法卷轴。

 

如果说这只是游戏时代【疲劳系统】的不便利的话,那在【真穿事件】后,另一个缺陷在这短短的三天内浮现出来。

 

【大都】的疲劳值管理员,只有一位。

 

在【真穿事件】之后,【冒险者】发现【大都】内的大地人似乎变多了,有人经过昨天一天的调查,注意到原本在游戏中提供各种服务的NPC,在这个异世界,是由多位【大地人】轮番换岗担任,以保证日夜不停服务的。

 

这其实很好理解。在游戏中,除非有特殊设定,否则一个城内提供服务的NPC应当是时时刻刻在原位上的,无论玩家是早晨上线还是晚上上线,贩卖回复药水的NPC、接待新手的NPC、银行柜台的NPC……这些功能性NPC一刻都不应该消失才对。但在这个世界,【大地人】也需要休息和睡眠,甚至还有饮食也是。因此,这个世界的【大地人】轮班倒地提供游戏中NPC的服务。负责刷新【疲劳值】的NPC理所应当也是如此。

 

可是,并没有。

人们发现,【大都】的疲劳值管理员,只有一位。

 

这恐怕会是个问题。其实在昨天赛博他们一行人结束与地精、恶狼的战斗后,就发现经验值没有增长,道具也无法捡拾,当时以为是这个世界的错误规律。现在想想,恐怕就是一行人当天都没有刷新【疲劳计】导致。

 

如果所有的【冒险者】每一天都要去找一下莉莉,那自己岂不是连搭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因此赛博决定明天或后天要好好准备一番,并戴上【南瓜面罩】去见她一面。

 

以上这些,就是焦糖拿铁给赛博带来的消息,可谓喜忧参半。

 

此外赛博还有一个发现,或许说是猜测比较适合。那是发生在当天晚上,【曙光殿】公会给小光和裤炫举办的欢迎会上。

 

尽管烹饪食物入口即无味,但几个男生花了一整天时间在野外找到了一些新鲜可口的水果,因此大家就边聊边说着各自白天遇到的情况。小光也很是兴奋地把自己在大都转了几个小时的见闻和想法全都说了出来。

 

“啊!糟糕糟糕糟糕,不能在这里呆太久了,过一阵子我还得回去准备大典呢。”

 

尽管这句话很快就被别的话题带过去了,但赛博大致想到了眼前这位冒失迷路的【大地人】少女的身份。

 

第四章 《第一个决定》

 

姓名:莉莉

等级:8

种族:法仪族

职业:活力施法者

HP:238

MP:572

 

道具1:

【百合花徽章】

一枚挺旧了的百合花徽章,莉莉一直将它保管得很好。

 

道具2:

【《蔓藤骑士之旅途》】

题材十分经典的骑士小说,讲述了无名的蔓藤骑士与少女间的冒险恋爱故事。是大地人少女之间的流行读物。

 

 

道具3:

【稻草人娃娃】

莉莉晚上睡觉时都会抱着的娃娃,似乎只是集市上买来的玩偶。

 

【仿制麻将牌】

在碎瓦片石块表面涂抹记号而成,

【冒险者】打发时间用,有奇效。

4

 

“嗨嗨~这里是小光哟!”蹦蹦跳跳的女孩子用开朗的声音向初次见面的大家挥手,银色丝质而细长的双马尾在肩膀后面跟着飞舞起来。她明明应该是【大地人】,但一举一动活泼得完全没有给人那种电脑NPC的感觉。

 

“哎呀,这都今天第五遍听到这句话了。”在一旁略带不满的是低等级【冒险者】裤炫,就是赛博他们这次出征营救的那位,是雨曦的朋友。从外表上看,尽管游戏装备是中世纪欧洲风格,但面部表情如雨曦所说,是一个躁动不安的中学男生。

 

再看看自称“小光”的那名大地人少女,十分自来熟地开始滔滔不绝自我介绍了。从衣服上看,是红黄相间十分显眼花哨的祭祀服装,充满了浓厚的中华民族格调,整个人简直就是年画里走出的人——除了耳朵。没错,她穿着中式祭服,却长着一副细长的耳朵,是精灵族。这身打扮打消了赛博先前对等待营救的【大地人】是大都地区贵族莫纳考斯家族成员的猜测。

 

“然后呢,就哗啦地一下,忽然眼前景色一变,等看清的时候,就已经到这里啦。再后来呀,就遇到了裤裤!”光边说边比划,自己是如何从宫殿悄悄溜出来,怎么以惊人的脚力与超凡的运气跑到原野,又怎么误闯入野外【妖精环】,被传到了这里附近。边说着还不忘了拽起裤炫的手,一起举高高。

 

“不要给我缩写成奇怪的名字啦!”其实裤炫此时觉得自己的角色名实在是既不酷又不炫,简直丢脸啊。

继续阅读

3、

坐骑一路驰骋向前,直到视线可及的范围内出现了三五成群的地精,在朱桓的提议下小队改为步行探索。四周原野间零星地有一些残破的建筑遗迹,尽管是午后的白天,但背光处的阴影中似乎总隐藏着一两对地精的小眼。

 

雨曦边走着边与那边认识的玩家联络,以确定对方被围困的具体位置。与此同时,队伍中的其他人也越发明显地注意到地精们正逐渐靠近的迹象。渐渐地,大家都开始变得安静起来,实则是警惕周围分毫的动静。以大波斯菊为首,他走到了队伍的最前列,雨曦紧跟在后,其他三位男性则以简单手势互相示意了一下,渐渐形成了一个默契的包围圈,将队伍中角色等级最低的雨曦拢在了中间。

 

“当——咔——”

伴随着金属撞击的闷响声,大波斯菊已经冲到队伍前方的位置,以一记果断的抬手挥盾,挡下了某样朝这里飞来的重物。紧接着听朱桓压低了嗓门喊出“那边!”,与此同时他握紧剑柄,朝前面另一个方向奔了过去,指指点点三两下后砍倒了藏在草堆后面,刚才朝这里投掷石块的一只地精。

 

朱桓尽管退后,但仍旧没有回头,而是继续握着剑,张望着四周,嘴中说到:“不愧是精灵族,很快啊。看来这个世界也保持着种族加成呢。”

继续阅读

2、

 

他们要去往的地方,是城西北大约骑马大半天时间能到达的一片坡地,具被困者传来的讯息,他是和同行的【大地人】误闯入其中,才发现周围是一片地精群落的所在地。尽管规模不大,但对于一个玩家低等级帐号的【冒险者】与一名【大地人】来说,实在危险了点。更何况可能直接要面临的是实战,对于习惯了现代社会城市生活的玩家而言,恐怕是刀刀致命,来不得半点疏忽。

 

游戏中的等级与能力,到底在现在这个世界能发挥到什么程度?赛博的心中完全没底,他努力想象着在书中、电视剧中或是从小到大的体育课上零散地见过的一些格斗技术,或许变成了这样的真实游戏之后,连牧师都要直接抄家伙敲上去吧。

 

【幻境神话】游戏时代,玩家在原野上的长距离移动依靠的是坐骑。虽然这几位大多都有可以在天空飞翔的坐骑,但谁都不知道就算飞上了天,难保半当中不会坠落下来。于是他们选择了陆上行走但比马更快的坐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