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巡礼

All posts tagged 圣地巡礼

时间:2016年7月15日上午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要说在非动画爱好者的日本人眼里,通常对种子岛有什么印象的话,我想第一个让人们联想到的,应该就是JAXA(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了吧。JAXA在日本各地,甚至在海外都有相关事业所或设施,种子岛宇宙中心(種子島宇宙センター)则是其机构之一。对于我本次圣地巡礼的两部作品而言,《秒速五厘米》的第二章《宇航员》里就出现了相关的科技与太空元素(作品时代背景当时名称为NASDA),而《机器人笔记》则更是将JAXA虚构设定为给予作品内机器人社团重大支持的机构,甚至连动画版最终BOSS战也是在那里开展。

这次,我也有幸经过了《机器人笔记》最终BOSS战的那条火箭运载道路,请大家顺着我的游记来做一番了解和参观吧!

JAXA的前往方式

先前也提到过,本次五天种子岛的行程中涉及到的巴士路线有两条:空港巴士与路线巴士。今天从位于中种子町的「栄」宾馆前往位于南种子町,需要乘坐的是「路线巴士」,其终点站就是宇宙中心(宇宙センター)。在「栄」向南一些的地方,斜对马路的地方便有一块名为「栄町」的站牌,在此可以乘坐。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7月14日上午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醒来的清晨

这张窗口的照片,从文件的拍摄时间上来看,是拍摄于2016年7月14日的04时24分,算上可能因为我没有调整相机内的时区设置,也就是说当天我五点半之前就已经醒来,在位于日本鹿儿岛县种子岛上的这座小小的栄宾馆205房间的窗前,看到了新海诚、《秒速五厘米》的众多观众们,以及或许本作剧中角色们,都曾见过的这片窗景。

前一天下午入住,在种子岛过了一夜后,新的一天到来了!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7月13日傍晚及夜间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接上文,在新海诚《秒速五厘米》中描绘到的窗前站立片刻感慨一番,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下午五点左右。虽然肚子并不觉得饿,但因为之后还打算利用夏天傍晚时分出去走走,所以先去宾馆1楼用餐。

「栄」的晚餐

说是宾馆,其实栄ホテル只是十分简易的宾馆,倒是有些学生集体宿舍的感觉。来到底楼有一间餐厅,里面摆着六张长条桌子,每张可以面对面坐6个人。我在老板娘大妈的招呼下进了屋,然后一切自己打理。

 

继续阅读

各位,好久没见面了吧?我是wildgun,这次在2017年2月2日至2月15日期间,以巡礼《乌冬之国的金色毛球》及《南镰仓高校女子自行车部》为主要目标,走访了日本的四国(主要是香川县)及关东地区(主要是神奈川县)。当然,也少不了东京的秋叶原,以及最后一天绕了下远路,就走过了新海诚《言葉之庭》在新宿御苑的圣地以及《你的名字。》在须贺神社的圣地。

这次,我除了拍照之外,还升级了一下设备——主要是因为春秋航空随身行李限重,所以我留下尼康单反,改为带上索尼微单了——因此这一次的游记表现方式便增加了几段视频记录。出发前也临时抱佛脚地看了Bilibili上的一些日本游记,找到了一些自己想要的游记记录风格加以参考模仿。

所以,这次的《预告篇》就主要以两段视频来表现吧!

继续阅读

数度为梦——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九周年,暨第六次湘南海岸之旅感想文

数度寻访,数度伫立,数度奔走,数度感慨。我再一次地来到了镰仓高校前站、来到了湘南地区,来到了神奈川县及来到了日本。昨天将iPhone上办事提醒追踪APP OmniFocus上一件欠了长达一年的事完成了:于八周年之际再度回顾读完当年第四使徒给我带的仿造《秋之回忆2》的单人TRPG团,而现在便是第九年之际,我在镰仓。明天行程将结束,所以我要在今天把本文写下,再发一番感慨。

其实我不想就着当年跑团的文本来说了,那是杂乱的、临场的、随性的,是第四使徒借用了《秋之回忆2》与其他一些他熟悉的galgame加以改编的两人临场发挥,成了那么一份跑团记录,与游戏相差甚远,更何况人生故事。所以,本文依旧追思,谈感慨、意义和思绪,记下这宝贵的夜。

我没有想过,自己能有这么连续的一、二、三乃止五六天天,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地走在湘南的海岸边,早上被自「由比ヶ浜」传来的太平洋上的阳光(当然,以及手机闹钟)叫醒,夜间仰望着上空的猎户座三连星踏在归途的海岸。昨天爬江之岛,直至奥津宫。对于已经登临过中尊寺、立石寺以及金刀比罗宫奥社的我来说,没想到这次浏览江之岛竟要比想象中来得轻松。江之岛竟然是如此小而轻松——是这样吗?与其将原因归结于我体重减轻或是随身携带的摄影器材由单反改为了微单,我更以为并不是江之岛变小了,也不是我变得结实了——而是我与江之岛熟悉了。这几天的游览,途径《秋之回忆》的圣地、《灌篮高手》的圣地,还有《TARI TARI》、《侵略!乌贼娘》、《青之花》、《Fate/Stay Night》及《南镰仓高校女子自行车部》的圣地,随意不经意地走过,便能凭着印象指认出这里那里是什么原型——我既没有过人的记忆力,也没有过人的体力,一切不过是我与江之岛熟悉了,也熟悉了走在圣地巡礼的程途。

明天将要启程归国,今天傍晚日落时分留出些时间去了镰仓高校前站,让我感到些许意外的有三件事:1、海滩沿岸在施工;2、车站站牌下这次一辆自行车都没放着;3、听到的中文都快比日文多了。在沙滩上走了片刻、录制了视频也拍了照,也坐在站内的长凳上浮想联翩。有三五成群甚至更多人结队的中国游客、有放学的日本高中生、有年轻的女孩子向中年女性打招呼我猜是师生之间的交流,还有一位老人独自拍照并坐着。今次最大的发现是:因为是第二次冬季赴日,发现这里的女高中生大冬天还穿着短裙露着腿,她们的书包上几乎人人都挂着啦啦队手上挥舞的彩球,看起来是刚刚结束社团活动而要坐电车回家。天边,霞光映在大片云朵的边际,勾勒出江之岛和那座灯塔的剪影。

原来——竟然——这一切都是真的。青春的随性、天空的通透、电车的幽幽晃晃——原来,这一切原本仅仅在动画作品里看到的场景,确实发生在世界的这一处角落上。我再一次地确认了圣地巡礼的意义。只是我仍处于那一层纱幂之后,作为观察者而非参与者而观察着车站的环境与人们。就像当时多云的天气,在天与地之间仍隔着一层薄雾。最近的几次圣地巡礼,我试着到与作品里同样的地点、同样的餐厅去点同样的食物甚至摆出相同的位置、从相同的角度拍摄——这些姑且可以做到,但身为高中生,身为伊波健的我,却是难以身临其境。不得不承认,我依旧心存迷茫,就如同这铺盖满天的云。

三年半前的2013年夏天进行《TARI TRAI》及《侵略!乌贼娘》圣地巡礼时,我站在这片海岸沙滩上下过一个决心:等到日语达到一定程度,再来见你。虽然当时也没有一个标准,但大致想着是N3通过。后来去年7月份路经此处,尽管也去了江之岛,也到了镰仓高校前站,但依然没有下到那片沙滩——曾经我在上面写下“南燕せんせい”和“けんちゃん”的沙滩。现今虽然日语还是比较蹩脚,好歹通过了N2,也能够独自日本旅行——并非大城市,而是偏至种子岛、金华山。我想应该算是与那时海滩上暗下心愿时的自己相比,有所进步吧?所以,我今日再度来到了这片沙滩上,并确认了一个新的愿望。(生日再公布吧~!)

在镰仓高校前站的长凳上坐了片刻时间后,想在乘上回宾馆的江之电前再做一些什么,给自己的记忆留下一枚书签(栞)。忽然想到今天早上参拜镰仓五山之首建长寺在那里购买了原创的御朱印帐,打开扉页,是一个巨大的“梦”字。梦想或梦幻,究竟是消极还是积极?我还在做着高中生的梦吗?还在追寻着那些不在此岸的梦中情人吗?佛教有“远离颠倒梦想”之说,看来是一种劝解批判了?虽说如此,但这座建长寺历经七百多年,依旧不舍一个梦字,乃至置于扉页,使人思量,我又何惧呢?

起身,便有了个主意,拍了这么一张照片。有江之岛、有圣地、有梦。

巧的是,回顾了一下去年即那次秋之回忆实验团跑团八周年之际的感慨文,最后一句是这样写的:“我是千生千世的入梦者与造梦者。我是焚香者。我是祭司。”

你看,我依旧未变,犹记得白河萤为我弹奏过《爱之梦》。

——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wildgun于日本神奈川县镰仓公园酒店306室,面朝湘南海岸太平洋面而写本文。

时间:2016年4月3日午后

地点:岛根县出云市、广岛县广岛市

上篇游记的结尾,我坐了三个小时晃晃悠悠的“特急”电车,从冈山站来到了出云市。这一天下午的行程就是要参拜一下当地著名的一座神社:出云大社

乘着出租车,浏览出云的景点

走出颇有神社特色的车站后,时间有限因此我叫了一辆出租车。这次乘车倒也是一次愉快的体验:司机是一位开朗愉快的老爷爷,我用夹生的日语向他说明了自己想去的几个地方,他一路开车的过程中,都十分热情地向我介绍——看起来,他真是很喜欢并热衷于推广当地的神话。

继续阅读

我从2009年开始初次赴日进行《秋之回忆》的圣地巡礼,至今已经巡礼过10部以上的作品。又从2016年开始参拜神社、寺院,并收集御朱印,也将近一年时间。自己的业余生活中,也会阅读各类日本社会文化方面的知识类书籍——今天,我注意到了在御朱印、浮世绘与ACGN圣地巡礼之间的一种相似性,一种庶民(大众)文化所兴起的旅游文化产业。

御朱印在江户时代的起源

起因是最近在整理御朱印的相关资料,也创立并编辑了维基百科的御朱印中文词条。在考察到御朱印的起源年代时,我查到了日本同好的专著《永久保存版 御朱印アートブック》第15页上记载着:“但是,进入和平年代的江户时代以后,随着庶民参拜寺院、神社变得普遍起来,御朱印作为一种文化,慢慢地广泛流传了开来。”(自译,原文为:“しかし、泰平の世となった江戸時代以降、庶民が寺社に参詣することが一般的になるとともに、御朱印は一つの文化として徐々に広く浸透していきました。”)

也就是说,御朱印的起源虽然众说纷纭,或许可以追溯到很早之前,但比较清晰明确、有据可查的一个出现年代,是日本进入江户时代以后,社会变得很太平,庶民百姓也能够凭着自己的信仰心而走出田地,到远方的著名神社、寺院进行参拜。作为一种参拜证明,御朱印也作为文化产物,随之流行开来。这样仔细想来,宗教信仰本是关乎心灵的事,譬如佛教禅宗,就推崇“佛陀拈花,迦叶微笑”那样以心传心的法门,反倒不留文字。但到了日本庶民这里,写经参拜后便要留个凭证。如果我猜得没错,那这些参拜的庶民回到自己的老家后,一定会像我特意搭建御朱印中文站那样,把自己的参拜证明到处摆显给自己的父老乡亲们开开眼界。也就是说,虽然是宗教文化行为,但增添了庶民的通俗气息,为显摆所用,才要留个字据。

 

江户时代庶民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因素

为什么是从江户时代,而不是之前更早的时代呢?当然太平盛世是一个原因,但社会和平并不能激励人们热爱旅游,我想一定还有别的原因,这让我想起了2016年8月份在江户东京博物馆认识到的一些历史情况。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2月18日上午

地点:兵库县

说到兵库县,大家会想到什么呢?首当其冲的一定是兵库北,是吧?不知道兵库县当地有没有好好利用这则微笑画面的效应,来宣传一下当地呢?

其实兵库县也是神户、明石、姬路、宝冢等市的所在县,神户有港口及异人馆村,明石有天文台,姬路则以姬路城闻名,宝冢当然是剧院。而“热血”的代名词,大名鼎鼎的“甲子园”也是位于兵库县的西宫市。对我而言,第一次知道兵库县这地方,则是因为它是Fate的圣地之一。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2月15日午后及夜晚

地点:宇治

上一篇游记停留在我在JR宇治站附近的抹茶店中村藤吉本店吃了一些抹茶风味的传统日式点心。吃完之后,我先走访了两处与动画《吹响!悠风宁号》无关,倒是与宇治当地文化有关的地方。

但就在前往的路上,都能看到与动画相关的海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