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办、模型


时隔一月,再次来到静安雕塑公园(上次误记为「静安钢雕公园」,已修正)。成片的梅花或者樱花已经褪去,刚走进园内,只见原先粉红一片的树枝,已然全部呈现为绿色。尽管我仍未知道那天所见之花的名字——到底是梅花还是早樱呢?已经几乎不可见,不过园子更深处倒是栽上了成片的色彩斑斓的郁金香。

继续阅读

要说选购手办的话,我通常会考虑手办是不是我了解的角色(以及手办的造型是否符合角色原型),而到了扭蛋的领域,似乎角色人物的性质就不再是重要的考虑对象了,反倒是一些没有设定的、甚至非角色,只是创意型的物件玩具扭蛋成了选择的方向。

比如我这几天入手的这一套「年糕妖怪」(もちばけ)。这套扭蛋的创意,就是把日式传统的各类年糕点心想象设计成圆鼓鼓的妖怪,并用体态、表情来体现一种与点心其他配料的互动关系。

继续阅读

最近也是因为旅行,开始对扭蛋产生了兴趣。那种小巧的、完全不可动的,方便放进包里的有着日式幽默的扭蛋,似乎是最方便拍的。今天便带了几款フチ子出门。当然还有可爱的CuPoche,虽然可动但站立性稳定性也还算不错。

2月是梅花开放的季节,不仅日本,同样在上海也是。早晨起来在网上查了一下,本以为都要在很远的地方才有梅园,没想到家里附近就有一片小小的静安雕塑公园,就位于新开放的自然博物馆外围。

这个不是手办更不是模型,这个是超大的一只狐狸雕像! 能做成这种可爱又有一些呆萌的风格,真是挺有趣,给人一种亲近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