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

All posts tagged Mac

正如最近的博客所言,我刚建立了一个以日本旅游中收集的纪念印章、车站印章等为主题的网站:日本印象 https://stampjp.com/所以对扫描图片和处理图片也有所需求——简而言之,要在macbook上获得扫描自实物笔记本上的印章图片,并进行简单缩放、调色处理。其中有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是,我没有找到在macOS的「预览」功能里,如何实现白场(白点,whitest position)的设置。

所谓白场的设置,就是扫描一张图片上来后,指定图片中的某个像素点为白色,则图片的其他区域依此为白色基准,进行自动的曲线(亮度、对比度等调节)——大意如此,这是我的理解。而设置白场的功能,可以让我很方便地让我把笔记本页扫描图的底色设为白色,如此一来印章的图案就更为醒目可见了。我以前在Adobe Photoshop中见识过这个功能,但在惯用的MacOS「预览」APP中并没有找到。于是我从Mac APP里找来了PixelStyle这款免费的图片编辑软件。

继续阅读

AirDrop是苹果公司产品之间挺好用的一个无线文件传输功能。当然,这个所谓的好用仅仅是理念上,或者说顺利时好用。实际情况是:常常莫名其妙地无法AirDrop,我碰到情况就是搜不到联系人(我自己),但只要能搜到,传输速度还是相当快的。

AirDrop“时好时坏”的情况令人捉摸不定。虽然苹果官方网站有提供相关说明文档,但仍没有说得很明白。前几天,我正要从iPhone把文件通过AirDrop传给Mac时,弹出了这么一个窗口:

OS X ESET Firewall TCP 8770

简单来说,是我在OS X上安装的安全软件ESET Cyber Security Pro询问我是否要放行一个目的TCP端口号为8770的入站通信。

继续阅读

 

作为一个数码以及摄影爱好者,我每年都会买一些产品,也就是俗称的“败家”,其中有些是时髦新潮的,另一些则是新奇有趣的。相信大家也和我一样,一年到头来没少败吧?

以前买了也就买了,没做什么多想,不过今年想到要给自己买的东西做一个总结、评判,打算选出一年里买得最值与最不值的各三样产品。与大家分享一下我怎么用其值,又或是为什么不值。

当然,以下这些产品的评判其实也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其中一些值的其实只不过是我用起来感觉不错,但其实在别人眼里没什么用途;而其中一些不值的,也只是因为我的使用习惯导致没有常常使用,因此仅仅是对我个人而言买来显得浪费了。此外,另一些很值的东西比如硬盘,放在NAS(网络存储服务器)盘位里天天用而不觉,这是最高的“值”然而却给不出什么评价的内容,因此就没有选上;亦或是另一些买来几乎没怎么用的东西,只是现在我暂时性地搁置了,比如Wacom的数位板,我打算等漫画铅笔稿再熟练一些再用,因此也没有选入不值的TOP3。

那么,下面来看看今年wildgun的值与不值TOP3分别是什么吧(产品图片来自网络):

值!——诺基亚1050

继续阅读

1月1日才买的Mac mini,刚才去南京东路Apple Store退货了。下面就详细介绍一下整个故障和退货的过程。这篇文章我尽量用中立和准确的语句来表述,毕竟苹果的服务态度还是不错的,我就不黑它了。
1月1日在南京东路AppleStore购买Mac mini。
1月2日晚上,屏幕出现闪屏现象。确定不是屏幕的问题,我的ViewSonic从07年7月用到现在了,虽然有发黄老化的现象,但是一直接着Windows主机(DVI接口),没有闪屏现象。因此判断是Mac mini的问题,当时怀疑是浏览器Flash插件不兼容,卸载后问题照旧。这个闪屏是大约五到十分钟出现一次,无法主动触发和再现。

继续阅读

Hello,Mac!

买Mac mini了。小小的一个盒子,里面装了传说中的Mac系统,有点奇幻道具的感觉。

新年新电脑,不过,还是来叙叙旧吧。苹果电脑这个名字,虽然也是近两年才在中国数码市场上火起来的,然而,我知道它是很早之前了。那是在刚学电脑时就听说过的一家电脑厂商,记得那时的苹果电脑叫麦金塔(Macintosh),logo好像是彩虹色的分段正三角形。那个年代在和表哥聊天时,还会把Windows95理解成Windows9.5(因为Win95之前都是以数字来命名版本号的);那时还不理解表哥所说的管电脑升职之后就变成了管人——现在理解了,可是我现在还是在管电脑;那时DOS还分PC-DOS、UC-DOS、CC-DOS之类的版本;那时,有一家电脑公司叫苹果,虽然当时还不知道苹果产的电脑和微软家的电脑有什么区别……

后来有一次在家附近的电脑商场里见识到了传说中的苹果电脑,刚才在Wiki上查了一下型号是iMac G3。是一台圆滚滚的一体机,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苹果那个一分为二笑脸的图标。现在,在我的Mac mini中的OS X Lion系统Dock的第一个位置仍能看到它。

之前蝌蚪往人把Mac比喻成公主,或是穿着白色婚纱的大小姐。要我来说的话,苹果更像是学生时代隔壁班的校花,或是奇幻故事中并不遥远的国度中的精灵少女们。在下课时、在闲聊中,在冒险者情报局、在吟游诗人的故事中,总能听到她们的消息;在校庆典礼的舞台上,或是在收获祭的闹市中,总是偶尔能瞥见她们的身影,当想要走上前时又悄然无踪。对我来说,Mac就是这样的形象。

现在,终于接回家了啊!问一声好吧:Hello,M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