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

All posts tagged 食物

如各位所见,我最近在拍熊猫之穴出的系列扭蛋——年糕妖怪(もちばけ)。拍着拍着,洗澡的时候就想到:如果上海的一些带有年糕性质的点心也是妖怪的话,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三张设计图。


第一张是寿桃,因为无论从粉红的颜色还是下面两片叶子来说,都很容易想象成女孩子,而且可以看成与原作扭蛋中的樱饼是姐妹关系的女性妖怪。


第二张是条头糕,我一直不知道到底是「条头糕」还是「调头糕」(仿佛是在说这种糕点无论从前面开始吃还是调个头从后面开始吃都一个样),结果发现应该是「条头糕」,意思是条形的糕点。因为是长条形的看起来像一条蛇,而且横断面比较大,看起来像是张开的大嘴,所以我就给它配了一个比较凶狠的眼神。


第三张是麻球,也是作为上海小吃里比较有名的点心了。一开始没想好应该要把眼睛与嘴巴安排在哪里。后来在网上看麻球的图片,看到一张因为油炸过度,外壳酥脆裂开从裂缝中漏出里面的软糯的年糕层的麻球样子,就决定画一个「眼睛藏在里面」的麻球。又因为麻球表面都是芝麻,所以最后在妖怪嘴巴的旁边也点上了一点芝麻,好像是因为嘴馋而留下的口水。

其实最先想到的是汤团,不过发现无论是大的有馅的汤团,还是小的酒酿圆子,因为点心本本身馅料都是包裹在年糕(面团)里的,所以比较难画出花样展现出来。扭蛋原作中的青团则是以呕吐的造型将团子破开一个口将馅料展示出来。如果我也将汤团也画成这样呕吐造型的话,未免显得重复了。

要说选购手办的话,我通常会考虑手办是不是我了解的角色(以及手办的造型是否符合角色原型),而到了扭蛋的领域,似乎角色人物的性质就不再是重要的考虑对象了,反倒是一些没有设定的、甚至非角色,只是创意型的物件玩具扭蛋成了选择的方向。

比如我这几天入手的这一套「年糕妖怪」(もちばけ)。这套扭蛋的创意,就是把日式传统的各类年糕点心想象设计成圆鼓鼓的妖怪,并用体态、表情来体现一种与点心其他配料的互动关系。

继续阅读

这篇文章来介绍一下我对“镜饼”这种日本传统文化中的节日食品的了解。

镜饼,日语读作かがみもち(kagamimochi),其汉字写作“鏡餅”,是一种年糕制品。我显然已经不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它是在哪部动画作品或是哪个日系商店门口。但要说知其名的话,大概是2013年元旦开始读的《源氏物语》某一章中提到的,也有可能是之前玩的手游《神女控》(《神界のヴァルキリー》)中抽到的一张卡牌年糕少女——总之,从这些来源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种十分日式传统又很知名的食品。

神女控 年糕少女
图为《神女控》(《神界のヴァルキリー》)年糕少女的卡牌。

 

继续阅读

    今天去听了一个医学知识科普讲座比赛,其中多位选手都提到要吃得清淡、少吃油炸、过甜、过咸的食物。记得其中许多位选手都举了肯德基等西洋快餐为例。

于是我就有一个疑问了:为什么这些“垃圾食品”那么好吃呢?

以前在上艺术设计课时得到一个观点:人类对颜色的不同感觉是进化而来的,是有利于人们的。比如红色一般是火焰和流血,所以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对红色的紧张感;再者蓝色一般都是天空这样很无害的事物,所以人类面对蓝色就会产生安详感。等等……

同样我相信,味觉(食物口味)给人带来舒适或厌恶的情绪,也是人类所进化出的,以分辨食物对人体有利或有害的反应信号。从这个观点看来,那些诱人的冰激淋啦,鸡翅啦应该是有益于身体健康的,而一些粗纤维的绿叶蔬菜则可能对身体有害。——然而这又为何与现代医学提倡的相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