镰仓

All posts tagged 镰仓

昨天看到MO8的预告图了。看着几张图片有些眼熟,毕竟湘南地区我也去过好多次了嘛。竖着的青铜大鸟居就不用我多说了,肯定是江之岛入口处参道的那座鸟居。

我花了一点时间,用GoogleMaps地图考据出了官网故事介绍页面的背景图片的圣地。

先说结论:
https://www.google.com/maps/@35.3190921,139.5041764,3a,75y,288.95h,104.45t/data=!3m6!1e1!3m4!1sZDqN1Qw1t_Yqh691syv5kg!2e0!7i13312!8i6656

继续阅读

各位,好久没见面了吧?我是wildgun,这次在2017年2月2日至2月15日期间,以巡礼《乌冬之国的金色毛球》及《南镰仓高校女子自行车部》为主要目标,走访了日本的四国(主要是香川县)及关东地区(主要是神奈川县)。当然,也少不了东京的秋叶原,以及最后一天绕了下远路,就走过了新海诚《言葉之庭》在新宿御苑的圣地以及《你的名字。》在须贺神社的圣地。

这次,我除了拍照之外,还升级了一下设备——主要是因为春秋航空随身行李限重,所以我留下尼康单反,改为带上索尼微单了——因此这一次的游记表现方式便增加了几段视频记录。出发前也临时抱佛脚地看了Bilibili上的一些日本游记,找到了一些自己想要的游记记录风格加以参考模仿。

所以,这次的《预告篇》就主要以两段视频来表现吧!

继续阅读

数度为梦——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九周年,暨第六次湘南海岸之旅感想文

数度寻访,数度伫立,数度奔走,数度感慨。我再一次地来到了镰仓高校前站、来到了湘南地区,来到了神奈川县及来到了日本。昨天将iPhone上办事提醒追踪APP OmniFocus上一件欠了长达一年的事完成了:于八周年之际再度回顾读完当年第四使徒给我带的仿造《秋之回忆2》的单人TRPG团,而现在便是第九年之际,我在镰仓。明天行程将结束,所以我要在今天把本文写下,再发一番感慨。

其实我不想就着当年跑团的文本来说了,那是杂乱的、临场的、随性的,是第四使徒借用了《秋之回忆2》与其他一些他熟悉的galgame加以改编的两人临场发挥,成了那么一份跑团记录,与游戏相差甚远,更何况人生故事。所以,本文依旧追思,谈感慨、意义和思绪,记下这宝贵的夜。

我没有想过,自己能有这么连续的一、二、三乃止五六天天,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地走在湘南的海岸边,早上被自「由比ヶ浜」传来的太平洋上的阳光(当然,以及手机闹钟)叫醒,夜间仰望着上空的猎户座三连星踏在归途的海岸。昨天爬江之岛,直至奥津宫。对于已经登临过中尊寺、立石寺以及金刀比罗宫奥社的我来说,没想到这次浏览江之岛竟要比想象中来得轻松。江之岛竟然是如此小而轻松——是这样吗?与其将原因归结于我体重减轻或是随身携带的摄影器材由单反改为了微单,我更以为并不是江之岛变小了,也不是我变得结实了——而是我与江之岛熟悉了。这几天的游览,途径《秋之回忆》的圣地、《灌篮高手》的圣地,还有《TARI TARI》、《侵略!乌贼娘》、《青之花》、《Fate/Stay Night》及《南镰仓高校女子自行车部》的圣地,随意不经意地走过,便能凭着印象指认出这里那里是什么原型——我既没有过人的记忆力,也没有过人的体力,一切不过是我与江之岛熟悉了,也熟悉了走在圣地巡礼的程途。

明天将要启程归国,今天傍晚日落时分留出些时间去了镰仓高校前站,让我感到些许意外的有三件事:1、海滩沿岸在施工;2、车站站牌下这次一辆自行车都没放着;3、听到的中文都快比日文多了。在沙滩上走了片刻、录制了视频也拍了照,也坐在站内的长凳上浮想联翩。有三五成群甚至更多人结队的中国游客、有放学的日本高中生、有年轻的女孩子向中年女性打招呼我猜是师生之间的交流,还有一位老人独自拍照并坐着。今次最大的发现是:因为是第二次冬季赴日,发现这里的女高中生大冬天还穿着短裙露着腿,她们的书包上几乎人人都挂着啦啦队手上挥舞的彩球,看起来是刚刚结束社团活动而要坐电车回家。天边,霞光映在大片云朵的边际,勾勒出江之岛和那座灯塔的剪影。

原来——竟然——这一切都是真的。青春的随性、天空的通透、电车的幽幽晃晃——原来,这一切原本仅仅在动画作品里看到的场景,确实发生在世界的这一处角落上。我再一次地确认了圣地巡礼的意义。只是我仍处于那一层纱幂之后,作为观察者而非参与者而观察着车站的环境与人们。就像当时多云的天气,在天与地之间仍隔着一层薄雾。最近的几次圣地巡礼,我试着到与作品里同样的地点、同样的餐厅去点同样的食物甚至摆出相同的位置、从相同的角度拍摄——这些姑且可以做到,但身为高中生,身为伊波健的我,却是难以身临其境。不得不承认,我依旧心存迷茫,就如同这铺盖满天的云。

三年半前的2013年夏天进行《TARI TRAI》及《侵略!乌贼娘》圣地巡礼时,我站在这片海岸沙滩上下过一个决心:等到日语达到一定程度,再来见你。虽然当时也没有一个标准,但大致想着是N3通过。后来去年7月份路经此处,尽管也去了江之岛,也到了镰仓高校前站,但依然没有下到那片沙滩——曾经我在上面写下“南燕せんせい”和“けんちゃん”的沙滩。现今虽然日语还是比较蹩脚,好歹通过了N2,也能够独自日本旅行——并非大城市,而是偏至种子岛、金华山。我想应该算是与那时海滩上暗下心愿时的自己相比,有所进步吧?所以,我今日再度来到了这片沙滩上,并确认了一个新的愿望。(生日再公布吧~!)

在镰仓高校前站的长凳上坐了片刻时间后,想在乘上回宾馆的江之电前再做一些什么,给自己的记忆留下一枚书签(栞)。忽然想到今天早上参拜镰仓五山之首建长寺在那里购买了原创的御朱印帐,打开扉页,是一个巨大的“梦”字。梦想或梦幻,究竟是消极还是积极?我还在做着高中生的梦吗?还在追寻着那些不在此岸的梦中情人吗?佛教有“远离颠倒梦想”之说,看来是一种劝解批判了?虽说如此,但这座建长寺历经七百多年,依旧不舍一个梦字,乃至置于扉页,使人思量,我又何惧呢?

起身,便有了个主意,拍了这么一张照片。有江之岛、有圣地、有梦。

巧的是,回顾了一下去年即那次秋之回忆实验团跑团八周年之际的感慨文,最后一句是这样写的:“我是千生千世的入梦者与造梦者。我是焚香者。我是祭司。”

你看,我依旧未变,犹记得白河萤为我弹奏过《爱之梦》。

——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wildgun于日本神奈川县镰仓公园酒店306室,面朝湘南海岸太平洋面而写本文。

本解说篇将以游记的形式介绍我当日圣地巡礼活动的整个过程,如果想看纯粹的作品与照片对比图的话,请参见照片篇。(《TARI TARI》部分《侵略!乌贼娘》部分

2013年8月24日,我再次来到日本神奈川县湘南海岸,这次进行的是上一年的新番动画青春群像剧《TARI TARI》,以及一两处《侵略!乌贼娘》的圣地巡礼。由于这两部动画本身就比较出名,而且作品中也非常鲜明地指出故事的舞台发生在江之岛,所以先前就已经有许多巡礼爱好者前去巡礼,因此我出发前也在舞台探訪アーカイブ网站(http://legwork.g.hatena.ne.jp/ )上获得了不少前期资料。在中文资料方面,也有CR琵琶湖支社社长yanlee,以及青年youthx的先行巡礼作为宝贵的参考资料。

由于是动画片,会出现很多很多场景,因此这次巡礼工作准备时进行了一些筛选,把作品中经典的、并且已探明具体位置的地点优先考虑,其他的则次之,当然这次巡礼准备工作期间也利用了GoogleStreetView功能在湘南海岸的一条条街道上寻找作品中比较醒目的建筑物以期能找到对应的场景。

此外,与之前几次巡礼不同,这次我并没有携带三脚架,最大的原因是嫌重,其次是因为如果使用三脚架的话会降低巡礼的速度,我选择的几个场景恐怕很难在一天内走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作品本身是动画,因此许多场景并不局限于一张动画截图,很多时候都有拉伸、缩放、移动的分镜效果,因此我这次拍摄时考虑的是拍摄到的画面比准备的动画截图范围更大一些。

以下是我行程的Google地图标记:https://maps.google.com/maps/ms?msid=209672775121206221776.0004e359ecd46ace491f3&msa=0

 

继续阅读

 

最近(8月22日至8月26日)我去日本旅游,其中24日这天安排仍旧是到神奈川县湘南海岸进行《TARI TARI》与《侵略!乌贼娘》的圣地巡礼,并且以《TARI TARI》为主。

Google地图标记:https://maps.google.com/maps/ms?msid=209672775121206221776.0004e359ecd46ace491f3&msa=0

下面是作品原图与实地照片的对比:

继续阅读

最近(8月22日至8月26日)我去日本旅游,其中24日这天安排仍旧是到神奈川县湘南海岸进行《TARI TARI》与《侵略!乌贼娘》的圣地巡礼,其实主要是《TARI TARI》,乌贼娘则是本来就准备了一张,后来路过时又发现一张,图片对比如下:

 

乌贼娘(第一季)OP截图——江之岛电铁线由比ヶ浜駅站

 

继续阅读

《Tari Tari》第八话中出现了男主角之一前田敦博暂居的房屋。其称是“爷爷临死前捐给公司的”建筑。

由于我对日本镰仓附近地区比较熟悉,而《Tari Tari》就是在那附近取景的,因此一眼就认出他家是日本的镰仓文学馆。(大家可以搜索一下照片,很容易对比出的。而且不少动画都以这栋建筑为取景地的)

进而,查得镰仓文学馆的资料可知,镰仓文学馆是由一位名叫前田利嗣的侯爵所建立,后来他的孙子前田利建捐献给镰仓市。与剧中“捐献给公司”相类似。因此估计前田敦博的爷爷原型就是前田利建。

再查得日文wiki上前田家家谱:前田利佑是前田利建的儿子,第18代家主。因此我推测这位就是剧中前田敦博的父亲或者伯伯一辈的原型了……

前田利佑:http://ja.wikipedia.org/wiki/%E5%89%8D%E7%94%B0%E5%88%A9%E7%A5%90

最近在看《侵略?!乌贼娘》,也就是乌贼娘第二季,刚才看到第六话。这一集中的第一个小故事讲的是荣子和小健带着乌贼娘逛周边的事。《侵略?!乌贼娘》的原型地其实是位于日本神奈川县湘南地区由比ヶ浜海岸周边,这一点由之前一话中外国人问路的场景可以看出。

 

前几年我正好因为对《秋之回忆》做圣地巡礼而去了日本,就在附近,也就是湘南地区。一路上拍了一些照片,刚才翻了一下有几张正好是《侵略?!乌贼娘》第六话里的场景,于是就整理了一下,算不上圣地巡礼吧。请看:

 

人力车

 

 

镰仓大佛。其实在第一季中已经有恶搞镰仓大佛的片段了。

继续阅读

第二天启程,算准时间坐到了小田急浪漫特快号,不用转乘即能到达。日本的列车有这样两个特点:一是时间准,每一班列车在每一站停靠的时间都是固定的,提前上网都能查到,在站台上也有停靠时间表;其次同一班列车分为不同的速度,比如急行、特急等等。浪漫特快列车是这条线路中最快的。之所以速度会有区别,是因为普通列车站站都停,而特快列车只停靠在一些大站。

 

乘坐浪漫特快号至片濑江之岛站,下车步行了一会儿,坐上了江之电。今年是江之电全线开通一百周年,这辆穿梭在山与海之间、小镇与城市之间的小电车,也已缓缓驶过了一百年。想一想,它承载了几代人的青春记忆,多少人在一个月圆的夜晚像伊波健和白河萤那样从湘南海岸公园的沙滩沿着江之电走回,多少人像南燕一样从家中逃离乘着江之电来到了陌生世界的朝风庄。小小的列车把一批又一批的人从过去载向未来,铁轨便成了人们记忆的轨迹。

而对于我们,这辆列车又是连载着现实世界与作品世界的列车。车厢仿佛是一个空间置换魔术的装置,它于现实与虚拟之间往来。车厢内部有一种奇异的时空定律:车辆在向前驶进、窗外景色在徐徐后退;我们在时间中在场,并随着时间流逝,我们身旁的场景却凝固着:南燕迎风探出头向车窗外好奇地张望、智也邂逅了美奈尚、一鹫正在偷瞄上学路上武士公主般的藤原雅、而志雄正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与克罗艾外出购物……这个世界的定律是这样的:自故事开始起就不再改变,自在恒在,唯一的变化就是正在阅读的人——这就是作品的永恒,与老去的读者。

澄空站内外及周边商业街(MO6)——江之电镰仓站内外及北侧商业街

 

 

我浪漫地相信,在照片中因曝光过度而泛白的天空所指向的另一头,连接着的是樱峰、澄空或是《灌篮高手》、《青之花》与《妖精的旋律》中的某个场景。

 

 

吐槽时间到。写了上面这么一大段文绉绉的文字,终于到了吐槽时间。对于这个场景,我想吐槽的是:江之电实际上不会像游戏里停靠得那么前面的!游戏中澄空站是芦鹿电中途的一站,而现实中镰仓站则是江之电的终点站。列车驶至当前位置后停下,再度发车时列车是向后倒退着离开的,因为前面已经没有路了!所以当时拍摄时我还眼瞅着相机取景器里等着它继续往前开,我能抓拍到像游戏里这样的场面呢,没想到它居然倒退着离开了……

 

这是位于镰仓站的江之电纪念品商店,我在那边买了些东西,在《:纪念品篇》中我会向大家展示。

 

 

 

这是镰仓站的外部。这个又有可以吐槽的了,对比一下前几代游戏的背景,你会发现:虽然建筑物还是与现实镜像,但窗户和屋顶的雕像已经比原先的BG更像现实场景了!你可以这样认为:游戏世界中,澄空站经过了一次较大的装修……

 

澄空站不远处的钟楼,这也算是标志性建筑物了,不过我不记得MO中有没有出现过。

 

 

镰仓站周边商业街,对应澄空站周边商业街。其实这个场景的考据很有代表意义,也有碰巧的因素。对于这样名不见经传、没有标志性建筑的场景,一般是很难考据出其现实地点的。因此考据时还需要用到游戏中的信息:这张场景是MO6克罗艾线中志雄和克罗艾的购物街,游戏中的描述是自澄空站下车不远处。因此我就将排查的范围缩小至澄空站所对应的镰仓站周边。接着,图片中黄色的“W”,显然一看就知道是在恶搞麦当劳的“M”,于是在GoogleEarth和GoogleStreetView上寻找镰仓站周边的麦当劳,不久之后,便真的在镰仓站东口不远处找到了这家!

其实对于圣地的考据大多都是这样发现的:既要能看出图片中的信息,又要掌握游戏中的线索,然而这些情报又不能全信,又不能不信,在虚虚实实之间,再加上对当地的了解以及对探索工具(比如GoogleMaps)的掌握,便能神奇地找到了!毫不夸张地说,虽然之前只在那边呆过三天,但这次到了MO取景地,我可以比我的随行翻译更熟悉那里,不用看任何地图指示牌就能确定方位以及前往的方法。

 
镰仓站周边有人力车的服务。似乎是当地的特色,而且是个连锁性的人力车组织,遍布在日本各大古都。这是他们的网站:http://www.ebisuya.com/

我们选择了人力车作为从镰仓站到钱洗弁天宇贺福神社的交通工具。说实话价格还挺贵……两辆车5000yen。

 
另一辆车(不是我坐的)拉车的车夫……伊波健同学笑而不语。这个槽还是等大家来吐吧!
一路上,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吧,我和拉车的小哥用英语聊天,我向他介绍了MO圣地巡礼的一些场景,他也知道这边是《灌篮高手》的圣地,又讨论了我们共同爱好的作品——《新世纪福音战士:破》……总结三点:第一,《秋之回忆》在日本的知名度不高;第二:日本年轻人英语发音并不很糟糕,我能很顺利地听懂而且不别扭;第三,关于我个人的,像我这样在高中英语没及格过、大学英语没过四级的人居然也能用英语和外国人很随意地聊天,信心大增!

澄空弁天堂(MO6)——钱洗弁天宇贺福神社

 

 

接下来的三个场景是钱洗弁天宇贺福神社,据说在这里把钱洗一下,来年能增值。穿过一条阴凉的山洞小道,来到了入口处的鸟居。

 

 

在这里,我抽了一支签,随行翻译说先帮我把签看一下,让我先去拍照。于是我拿着相机和三脚架往里面的洗钱处走去。没想到,悲剧正在悄悄降临……

 

 

这是洗钱处。MO6中志雄和克罗艾会长在这里祈祷筹备学生会后夜祭的资金事宜能顺利进行。

 

这是弁财天女神像……拍摄时环境昏暗,手抖了。

 

这是纳奉的箱子。通常日本人是丢5yen,读音接近“伍缘”,即结缘的意思。我依稀记得MO6中好像志雄和克罗艾是丢了10yen许了两个愿(是吗?也有可能是我记错了。)正巧当时钱包里没有5yen,于是我也丢了10yen。丢下以后,拍手致礼,心理就开始默念着琢磨到底许什么……一开始想许有关志雄和克罗艾的,转念一想我首追对象是稻穗铃,于是改成了如下两个愿望:一是希望《秋之回忆》能永远延续,出更多的新作品;二是希望今后中文版的引进速度能跟上日文版,最好能和日文版同步上市!
许完愿,拍完圣地,回到翻译歇息的地方,她给我解释刚才抽的签,这时,悲剧发生了!

 

抽到的签上“愿望”一栏上写着大致如下意思的文字:一次许两个愿,会悲剧。囧。而且,更可怕的是,签上的其他条目有些都应验了,比如“失物”一栏里写的:丢失的东西很快就能在附近找到。第三天我快回家时发现一直放在口袋里的iPhone不见了,半分钟后发现它无意中被我塞在了书包里……咳,要是MO系列的后续作品以及中文引进上碰到什么问题,我罪过大了……

 

这是神社中的其他场景。

 

 

接下来到了当地有名的地标——镰仓大佛。这是一尊铜铸的阿弥陀佛像。

 

佛像坐北朝南,常年端坐于此,面对着镰仓的大海。

 

佛像的介绍。

 

佛像中空,里面可以进去。这是入口处。

 

这是佛像内部,仰视角度的摄影。窟窿相当于佛像的颈部。

 

佛像的一些数据资料。

 

离镰仓大佛最近的江之电车站是长谷站,长谷站是木制结构的车站,横梁看起来很有规律性。

 
坐了几站车,就到了镰仓高校前站。这里的海滩我很喜欢,上篇提到,与片濑江之岛那边的海岸相比,这里人很少,很宁静,可以独处。而且这里也是离镰仓高校站最近的海岸,我想MO浜咲和澄空两首校歌歌词中“广阔的海洋/高高的天空/海鸥的叫声清朗无比”、“蓝蓝的大海/广阔的天地/浪潮的吹袭无止无息”、“青叶映出海上朝阳的光影/照亮着我们上学的道路”、“风的传信跨越海洋/与彼岸的世界紧紧相邻”所唱到的正是这片大海。

 

这是一片连接着太平洋的大海,更是一篇连接着一个个故事的大海。在这里待了大约半小时,坐看大海、起身玩水,本来还想和去年一样在沙滩上写下“MemoriesOff Forever”的,不过那天大概是涨潮,写完没几个字母就被海浪冲刷了。

 

 

 

在这里,我非常感动。
昨天网上查资料时发现索尼的一段新型微单相机广告,正是以江之电镰仓高校前这段海岸为背景的。

sony微单广告: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2MzM0NDA0.html

与江之电一样,它是一片承载了许许多多代人的记忆的海岸,现在,对于一些日本或中国的玩家而言,它还承载了关于游戏的记忆。如澄空校歌中所唱的“风的传信跨越海洋/与彼岸的世界紧紧相邻”,我仍浪漫地相信,在这片海岸的呼喊,能由风带向那时间不曾流逝的世界。

继续前行,黄昏时分坐江之电来到湘南海岸公园。之前与星野浩在网上猜测MO7某公园的树(我还没玩MO7,不过貌似是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是在离芦鹿岛站——即片濑江之岛站不远处的湘南海岸公园内。不过实际走了约二十分钟,眼尽之处全是低矮的灌木,并没有如游戏图片中那般的场景,于是放弃,大约走到了从新江之岛水族馆到聂耳墓中间的地点,有兴趣的朋友若能再去的话,可以试着探索后半段。不过我估计是不在这边。

返程,走回了新江之岛水族馆,打算以此结束行程。大约五点半时到了水族馆……发现已经关门。经随行翻译询问,水族馆六点关门,五点半时已经停止售票。后来向工作人员说明了情况,终于在最后半小时破例让我入场,我直接将游戏图片交给工作人员,请她直接带我到水族馆相似的地方。终于,找到并拍摄下了本次圣地巡礼的最后一个场景——新江之岛水族馆,即游戏中的芦鹿岛水族馆。

芦鹿岛水族馆内部(MO6)——新江之岛水族馆内部

 

 
感谢新江之岛水族馆的工作人员!让我此次圣地巡礼终于没有遗憾,那时我顿然觉得自己受到了弁财天女神的护佑。引用《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中有一句话:“朗朗乾坤下的一切,都是由同一只手写就。”而一切的故事、传奇、奇迹与巧合,都是如此写成的,此时我本次的圣地巡礼被写上了一个句号,亦或是惊叹号。
返观这三次的圣地巡礼,不仅加深了我对《秋之回忆》背景的了解,也让我熟悉并喜欢上了这里,这里的电车、这里的大海,这里的传说、这里的气息……

纵观《秋之回忆》诸线,虽然各有特色,但没有一条线是以爱上女神后改邪归正的龙恋传说为主题的;没有以百年悠悠行驶的江之电为主题的;没有以镰仓山的香、海的香、历史的香与文学的香为主题的……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在此,我用中文呼吁(希望有人能帮我用日语翻译并传达),希望能看到《秋之回忆》中更多地体现藤泽-江之岛-镰仓地区的自然或人文特色,使湘南古典与青春并存的气息更进一步地融入《秋之回忆》,而使《秋之回忆》的故事能在这片大地、大山与大海之间得以升华以至隽永。

前言:此为我wildgun,一名来自中国的《秋之回忆》爱好者对该作品实际场景的圣地巡礼。这次是第三次,主要为《秋之回忆》6、6NR、7中的场景。

前書き:これは私wildgunが、中国の一人の「Memories Off」のファンとして当作品に対して行う聖地巡礼です。今回は三回目で、内容は主として「Memories Off6」、「Memories Off6NR」、「Memories Off7」のシーンです。
之前的圣地巡礼请参看:《光风霁月——第二次《秋之回忆》圣地巡礼记:照片篇》

前の聖地巡礼は:《光风霁月——第二次《秋之回忆》圣地巡礼记:照片篇》をご参照くださ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