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All posts tagged 电影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ing》第一章(《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简体中文版于2019年1月11日,也就是日本第二章首映前一日上映了。我在日本的电影院看过两遍该作品,当时尚因为语言隔阂,对部分台词没有听懂因此也未能理解细节关系。这次1月11日,我又在上海的电影院里看了一遍简体中文版的动画。就影片内容来说,我基本保持去年1月份所写影评《《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ing》第一章剧场版观后感》的感想。而今次本文,我想提一下在他人的影评以及短评中「粉丝向」这一个概念,是否合适用于该作品的问题。换言之,本文是影评的评论

见过不少影评,或是回复短评,总是乐于告诉别人这是一部「粉丝向」的作品。其实,我自己是不同意这样的说法的。当然,出于网络礼仪或更广泛的公共礼仪,每个人当然可以保持自己的观点,可以认为这就是一部粉丝向的作品。那么,我也来详细说一下,为什么我不认为这是一部粉丝向作品,以及为什么我不愿意认为这是一部粉丝向作品。

继续阅读

2018年年初,去日本进行了一次比较长期的旅行(23天),期间看了两遍FSN HF线剧场版的第一章。因为是直接看日本影院电影,没有字幕,因此是基于我尚浅的日语水平及对FSN游戏的印象而观看的影片,台词也是半听半猜,可能理解有所偏差。

总体感觉是:Fans向倾向作品特征明显,主角缺乏明显的成长轨迹。3D打斗画面表现出色但却有炫技嫌疑,间桐樱依然是路人女主角,电影里后半场表现缺乏——但是我依然喜欢樱!以及:主题曲《花の唄》越听越享受。

出色但过盛的战斗场面

其实在看电影的大概两周之前,我看到新浪微博上有一条介绍该作品中第二战Lancer VS Assassin的分镜设计介绍,当时觉得这画面还蛮酷炫。但实际观看后发现,这一段真的是在炫技:战斗的两人在大约五到十分钟的时间内,一连更换了三四个战斗场面:桥墩顶上、高架飞驰的车辆上、大楼顶上以及最后的池塘内。而且这一系列连续战斗角度变化多端,采用了3D+2D混合的制作方法,却造成了一个「应接不暇」的负面效果:作为观众的我,尚未能在脑海里建立起一个关于场地空间的大概印象(这是什么场景、多宽敞、有哪些局限条件需要克服、有哪些条件可以被利用、对谁更有利、谁因环境而处于劣势)等,打斗就已经进行到了下一个场景环节。 在观看(特别是首次观看)的同时,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体会理解场景。所以,之前在新浪微博上被提出介绍的这一段,反而是我最不喜欢的一场打斗。

第一战Saber VS Berserker还算不错,近战打斗,有些实打实的看头。

柳洞寺是我最喜欢的一战,无论是前还是后半段。首先这一战整体场景空间确定,围绕柳洞寺本堂分为两个部分:堂内是卫宫士郎与间桐脏砚的近战,堂外门廊上及庭院内是Saber与Assassin的战斗。整体画面昏暗风格一致,透过纸窗的战斗身影效果特别有表现手法趣味。室内室外、士郎与Saber主从二人各自面对自己眼前的敌人,亦有释放令咒的配合,可谓两人第一次的配合,内外战斗之间切换也流畅不唐突。

继续阅读

刚才把《挪威的森林》电影看完了,于是来写一篇观后感。

先交代一下缘起吧,一直知道这本书有电影版了,但两三次就是没打听到下载或者购买渠道。昨天正好写《情绪模仿与情绪代理》一文时想到了村上春树的这本书及其电影版的事,贴吧上找了一下总算找到了。其实我在两年前看过原作,不过我也不找来对比,也不看之前写的读后感了,总之这篇观后感我是列出了几点看电影过程中意识到的内容,然后把想法具体地扩写出来,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也不打算有什么条理性了,就是随便记之。就像电影的主题曲那样,哼到哪儿就唱到哪的一种悠闲感。
再来说一下我本次看电影时特别关注的两点:一个当然就是昨天写文时提到的“情绪代理”现象,当然在这里可以升级为“情感代理”——即本不是我的情感,由于种种原因附着在了我身上,需要我去以某种方式表达出这种情感,才或许可以解脱;第二个则是最近因为在玩闪光灯,因此特别注意了一下电影中的布光。

继续阅读

 

前两天还在莫名地自豪自己没去看《阿凡达》而是看了《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果然是支持日本动漫的人啊~结果没过多久就接到通知:单位组织看《阿凡达》。嗯,反正不是自己掏钱,不放见识一下这部片子有多厉害,以至于吓退多部贺岁片吧。

今天中午刚看完,不得不说,确实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动作片、战争片以及特效影片。但,也有不足——剧情太烂俗,烂俗到我都能——甚至我座位后一个声音听起来是小孩子的人——都能猜出情节发展。我想,其剧情不会复杂于一部童话,不过这样也好——视觉系统紧张工作的同时,就让思维放松一下。

继续阅读

今天学校工会组织看电影,《高考1977》。故事本没啥想法,人物特征及立场都很典型,故事也很具有代表性。而电影并没有什么非常出色,我想这部影片更侧重于“过来人”的观众对那段年华的回顾,及“新人”对那段时光的好奇、理解与审视——我则属于“新人”。

本文想说的,是一个更远的话题。即剧中老迟常年挂在口中的:组织。

继续阅读

近来需要看一些关于文革的材料,印象中曾在《霸王别姬》里看过一些相关的片段,于是昨天便找来一看。没想到,除了文革场景以外,还看出了点别的。

很神奇的是,看完影片后我第一想到的却是《达·芬奇密码》中的两句台词:

    “你是说这些都是真的了?”
“我们被扯进对此信以为真的人群里了!”——《达·芬奇密码》(电影版)

这两句话发生在女主角索菲与兰登教授之间。原意是说:为什么原本仅仅是在神话传说甚至童话故事中出现的“圣杯”居然能引发出如此大的麻烦?兰登教授的回答是:“我们被扯进对此信以为真的人群里了!”

同样,京剧,这么一个在我及大多数现代年轻人看来只是一种与流行乐、爵士、歌剧等平等的歌唱形式,甚至还有些“老掉牙”的感觉,却能在《霸王别姬》的梨园戏院中引发出那么多爱恨情仇,神交物欲呢?——太当真了!

没错,就是太当真了,太当一回事了。

这里有两个步骤,其一是,自己太当一回事;其二是,周围人群太当一回事。

陈蝶衣就是第一类,自己太把演戏——特别是《霸王别姬》这出戏——当一回事了,所以才惹了许多精神上或肉体上的痛苦。把演戏“太当一回事”,可以说是敬业,可以说是用灵魂演绎艺术,但却免不了因此而带来的痛苦。

而国民革命军、红卫兵们则好像属于第二类,是太把唱戏当一回事的人,唱给谁听,其实并无所谓阶级立场。可他们偏偏要上纲上线,认为唱给日本人听就是一种国耻。段晓楼本不把戏当一回事(至少他不像程蝶衣那样把戏当作生命),但当他在戏台上面对一群把京戏的演唱对象挂钩到阶级立场的官兵时,就免不了被群殴了。

当然,另一种说法是,红卫兵并没有把京戏当一回事,只是以此作为批斗的借口。
总之,把一件事太当一回事,无论是自己如此,还是被扯进一堆信以为真的人里,都是很麻烦的事。
“太当一回事”就是佛家所说的:执迷不悟。

佛陀教育我们说,人不要执迷不悟。如果执迷不悟,就会陷入烦恼、痛苦之中,其实说的也就是这个意思。

有一个佛家的成语叫“看破红尘”,我在《霸王别姬》里就看见了许多红尘:胭脂是红的、嫁衣是红的、妓院是红的、日之丸旗是红的、五星红旗也是红的。这些都是由微尘组成,也会归于微尘,此即所谓红尘。

四大皆空,世界上本无定物,只是一念无明、一个念头、一次眼神、一些关注,致使虚空中产生了一些东西:比如京戏。本来没有京戏,只是人们在劳动中唱着好玩,唱着唱着就成了一个剧种。再之后,随着各种平民、达官显贵、王孙贵族乃至皇帝都开始关注并欣赏这个剧种,于是大家就开始对此执着,有的人花千金去捧一个角儿,有的人以为自己就是戏中人,有的人临死还踏出一个京剧的步子。——看,大家共同的执迷不悟后,烦恼就这么来了。

能看破否?看破即觉者。

当然了,这里并不是鼓动人们没有追求,而是希望大家不困于、不迷于自己的追求,随时可以追也随时可以收,拿得起也要能放得下,那就是自在身了。

不过我在这里写京戏、写梨园人生是写得轻松,因为我本人对京戏没什么情感,所以很容易就能“看破”,但是,对于不同人而言,总会有一些难以看破、难以逾越、难以“不当一回事”的事。比如ACGN,也许我一辈子会因为执迷于ACGN而不悟吧?对于正读着这篇文章的你而言呢?什么又是你最易执迷的呢?
仅仅自己看破,那只是出世,只是小乘;如果有大乘境界,那就要有入世精神,也就是帮助他人也破除执迷。

纪晓岚和乾隆在河上,乾隆看到的是河里百舸争流,纪晓岚说自己只看到名利两船。谁又能看到空空如也逝者如斯的河水而又不困于诸船呢?

记得尼采(还是康德?)有这么一句话:自从有了人类,人便没有快乐过。
:文章写得很乱,这么大的一个题目,拿不起。

这几天,无论是现实还是网上,都弥漫着关于“毕业”的话题。于是趁此机会下载了《毕业生》这部影片来观看。

高中时就听说这部片子很有名,也一直很喜欢其中的两手插曲《Sound of Silence》及《Scarborough Fair》。本以为影片故事情也也应该像这两首曲子一样富有青春特有的浪漫与感动,以及对遥远战争的阐述。

然而,我错了,我的想法大错特错!这部片子的剧情可以说是烂俗,而男主角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烂好人!于是对这部影片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感”的了,只能将此短文标题命为“观后牢骚”。

影片给我的唯一启迪,全包括在了最开始的10分钟。——要描述一个茫然的主角,并不一定要将其定位为失败的人、平庸的人或碌碌无为的人,在获得了巨大的阶段性荣誉之后,人也会因来自各方面的祝贺、赞美与建议之中变得迷茫与踌躇,甚至是放荡、自大与堕落等负面情绪。而这,就是一个有趣的剧情开端。

领悟了这个启迪之后,我便将《毕业生》请出了我的硬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