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

All posts tagged 生日

总是会花一些或有聊或无聊的小心思,把年龄的数字变个花样写在标题上,再粘附上一些阐释与联想。这次便是采用了二进制。

二进制表示时看到一连串的1,便知道是要进位了,就如同我目前生活状态:前进一位写1,后面各位归0。我正处于这样一段岁月。

时间往前推十进制的10年前,2008年的差不多这个时候,我第一次接触到了gal,也就是《秋之回忆2nd》。

当时我玩了MO2,现在还在玩MO8(前一段时间也在玩MO2玩了个开头),所不同的是:十年前我玩的是中文版,这次我渐渐能看明白首发的日文版了。

继续阅读

WGH_5831

14岁,对我来说是个一些特殊意义和奇妙幻想的年龄。最直接的理由当然是作为EVA的忠实爱好者,对作品中几位适格者儿童的认知。而今年2015年,也是EVA作品的20周年、EVA中适格者儿童的14周岁。

 

另一方面,初中二年级时,学校组织了一场“十四岁生日”为主题的什么野营活动,在外住宿好像还有野炊。我很想去,但家长却以我当时体质虚弱不耐风寒为理由,预先打电话和班主任请了假,结果班主任反倒劝我不要去。结果就没去成。到底是怎样的野营呢?到底怎样大家一起生火、围绕着篝火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样子呢?我无法亲眼看到了。不过现在想想好像也是好事,因为正是因为没看到,所以会一直惦记着、一直想象,以至于把当时和后来各种在日本ACGN文化中见识到的野营露宿场景都编织到了想象中,成为了对十四岁那场活动的美妙遐想。现在看来,那次倘若真去了,弄得些许无趣,也很快就忘了吧?倒也不如现在这样胡思乱想的好,至少过了又一个14年,我还惦记着没去成的这次集体活动。

 

没错,时至今日,两度14年已过,我从碇真嗣的年龄,变成了差不多是加持良治这一辈人的年龄。但同时,我也获得了两倍的14岁少年力!

继续阅读

今天就27岁生日啦!这么算起来,就是14岁又156个月了!

 

在这一年里,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确确实实的改变。并不是像换工作或结婚那样的事情,生活状态还是依旧如此,不过,我发现了“持”的力量。从去年六月份开始每天一页漫画草稿练习,以及每天对日语的学习,虽然缓慢,但却一直持续着。在这样的节奏中,让我体会到了“持”本身的力量。那不是有个一万小时定律么?说一个人做一件事情达到一万小时就可以成为这件事的专家。尽管我对这个说法还是很有疑虑的,比如呼吸一万个小时也不会变成呼吸专家、睡觉一万小时的人也会有失眠的人吧?但另一个21天习惯原则,却好像很有道理。一件事如果能坚持做21天,那么接下来继续做下去就不会觉得很痛苦了。这就是习惯,也就是“持”的力量。你看,持续了27年,我现在来到了这个时间。

继续阅读

 

 

啊……26岁了。

 

刚才下午翻博客最初的几张图片时发现,07年生日蛋糕上的巧克力牌子和现在这块花纹是一样的,就是颜色这次换成了香橙口味所以牌子也用白巧克力来做了。我的蛋糕都是在凯司令买的。

 

前一阵同事开玩笑时说,25岁前后是有较大不同的,之前看着还很健康,一过25岁各种病都会显现出来。确实,过去的这一岁里,对我来说有一些东西发生了变化,我告别了,或者说了却了,一些很长期的东西,例如长达77个月的事,再例如更长的10年的一些事。当然,大多数生活部分仍旧延续着,我还是喜欢动漫画,还是买EVA的正版漫画与蓝光碟,还是重新玩着《零之轨迹》等着《碧之轨迹》发货……总之,生活继续着,思考变化着。
有一点,我好像真的是越来越在意年龄,或者说外表年龄了。有几次被出租车司机认为是上学的大学生,居然还会特地发一条微博,现在想想好像越来越像女生对年龄的重视了,囧。其实是担心怕过几年就出不了Cosplay吧?不过想想,我出的第一个角色——杜南公爵,其实是34岁的角色,我继续长大,应该是越来越接近角色。
来说心愿来说心愿。去年的愿望是“把摄影玩出一个新阶段吧!”写下这个愿望的前后,我一直在考虑到底以怎样的方式来实现它呢?写之前就打算着买D800,但总不能就把器材上升级成全画幅CMOS相机和“摄影玩出一个新阶段”划等号吧?也想过拍视频,但可惜没这个条件。后来,在暑假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方法——我买了两本有关光学和摄影原理的书,阅读后我了解了原本黑盒状态的很多摄影现象(这里的黑盒既是比喻又是事实)。然后呢,为了理论联系实际,我就去买了两样东西——一个是微距皮腔,一个是胶片。皮腔是对像距物距原理的实验,而胶片,则是对摄影习惯的提升。用胶片的话,感觉就像是从变焦镜头换到了定焦镜头——这些以后再用篇文章详写吧。
今年的愿望嘛,三个字:去日本。

 

今年Lifeator生日,在我的建议下大家去枣子树聚餐。

其他菜都没拍,因为之前我Blog里也介绍过不少,唯一拍了一张是据服务员介绍连菜单上都没有的菜,也就是传说中的神秘料理。

一整条茄汁鱼!

当然,也是用素食做的。?

 

下面这个是目前在蛋糕店做的黑鱼个小L的生日蛋糕,芝士蛋糕,很可口。

?

 

22岁生日记 - wildgun - ???

 

wildgun22岁了!

昨天通宵写了篇文章,今天早上算好时间,跑到窗口,不禁感叹:22年前,在这样的清晨,我出生了啊~~~

真是“吉日兮辰良”啊!(《楚辞·九歌·东皇太一》的首句,最近在背……)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说了什么?我说:为自己喜欢的2D世界的角色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吧。

然后,我就写了《C君的回忆与L君的回忆》并以之为剧本做出了小型的AVG游戏,将之作为生日礼物、以及作为KFC论坛萌战的应援作品,献给了南燕。看来,我的梦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了呢~(其实是早有预谋,嘿嘿……)

在生日时,简单回顾一下这一年的生活吧:和TDC的大家一起登上了CJ决赛的舞台,还拍了几次外景;和雷一起合作完成了几次跑团,虽然都不是很正宗;或多或少地培养了一些新的兴趣如:咖啡、酒、端午、视频编辑、同人AVG引擎、日本文化、轻小说、古代商业……(当然其附带效应是进了不少次地狱买了不少书);以及搞定了一份目前喜忧参半的工作。

那么展望一下未来,今年许个什么愿望呢?

今年的愿望字面上看似简单,但实际上不一定能够实现;今年的愿望看似很3D,但也寄托着2D的愿望;今年的愿望其实想了很久,但准备起来却发现没多少经验。

今年的愿望是——

去 日 本 。

今天,是我的生日。

准确的说,是我这个身体的21岁生日。这个身体生活在他目前所在的宇宙中一颗被他及同类智慧生物命名为“地球”或者“earth”的星球上,共有21年了。

以下是蛋糕的照片:

 

 

——————————————————————

好了,上面第一段的台词比较奇怪。接下来用正常的语言方式来说话:

如果说上次wildgun百度空间开启一周年纪念是对一年来博客发展情况的回顾,那么现在就来看看20岁这一年中生活中有哪些值得纪念的事吧~

最重要的事,自然是参加TDC社团的各类活动。尽管去年2月就已加TDC,不过真正开始活动也差不多是从去年春天开始的,之后的聚会、排练、比赛、争论、重组、新队员的加入等诸事像贝壳一样散落在了这一年走过的海滩边。每拾起一颗,便是一段回忆、一次聚餐、一次排练、一场狂欢、一份心情或一次交流。对于我这个从小到大学校社团都形同虚设的人而言,此番参与TDC社团,乃是一次宝贵且实际的体验。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看《现视研》的时候才会有更多亲身经历的感触。

再来回顾一下去年的心愿。记得在去年生日的帖子中许了一个愿:“要有一只自己的女仆!!!”

虽然以现实世界中国的现状来看是很不可能的,不过总算也是实现了。

去年4月和今年的1月去过两次女仆咖啡店,不过这只能算是“公共”女仆而已,那么私人女仆呢?

薇奥拉和洛兰,我和雷长官居住在西部要塞时的两名女仆。

薇奥拉这个女孩,用ACG的分类而言,只能用“冰山”来形容。态度严肃的同时,做事效率也是挺高的,所以几乎负责了我们及艾斯古瑞安房间的大部分工作。没有他的话,我们这边男生的房间估计就该乱得不成样了。

洛兰,一个很活泼的小女孩。同时也很好学,曾经拿了一本用南方地区古约勒拉语编写成的诗集向我请教,这通用语和矮人语互相混杂的文字还真是把我难倒了。有时候想想,似乎还是和她保持半师生关系会更有趣吧。她来西部要塞当女仆的目的应该是筹集今后前往约勒拉学习深造的资金,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向帕帕瑞德引荐她,要是能成为宫廷中的文人倒也不错。当然,主要还是看洛兰她自己对未来的设想了。

至于第三位……我没雷的运气那么好,可以将罗斯女神任命为女仆。就目前看来,相比于绝对强势的睡梦魔王希尔,还是我比较像她的仆人……

以上便是这一年中,我在蝌蚪往人团的莫瑞德世界中的女仆们。

07年底起,蝌蚪因高考而开始潜水,于是他的团随之暂停。与此同时第四试图(雷)和陆天(鲁格)似乎也都得了DM瘾,纷纷当起了DM。当然开了几次团,也坑了几次团。

一次,第四使徒找到了我和十不善道(阿不)说是要开个超能力团,可惜开团没多久阿不就断线夭折一命呜呼。于是第四使徒笔锋一转,把频道转到了“秋之回忆”的模组上。跑完之后确实思想负担和心理压抑很沉,花了一个多月才逐渐解脱。至于所思所想,都在《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淋漓尽致地提及了,特别是书写关于三位女主角的感想饱蘸情感之墨,此种写作体验,实为难忘啊。

当然也许正是因为初次体验便是以trpg这样的形式,也算是被雷“惯坏了”吧,之后玩的PC-galgame总觉得代入感淡薄。对女性角色有喜爱之心,却也难免是站在一个第三方的角度,无法身临其境了。

————————————————————————

上述三事,便是这一年中最为记忆犹新且印象深刻的。看了一下,竟全都与扮演有关,看来我的“二次元禁断症候群”又恶化了。

那么今年的愿望就是:为自己喜欢的2D世界的角色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吧。

明年当这个身体活过22岁之际,再来看看这个愿望是否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