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福音战士

All posts tagged 新世纪福音战士

总是会花一些或有聊或无聊的小心思,把年龄的数字变个花样写在标题上,再粘附上一些阐释与联想。这次便是采用了二进制。

二进制表示时看到一连串的1,便知道是要进位了,就如同我目前生活状态:前进一位写1,后面各位归0。我正处于这样一段岁月。

时间往前推十进制的10年前,2008年的差不多这个时候,我第一次接触到了gal,也就是《秋之回忆2nd》。

当时我玩了MO2,现在还在玩MO8(前一段时间也在玩MO2玩了个开头),所不同的是:十年前我玩的是中文版,这次我渐渐能看明白首发的日文版了。

继续阅读

之前听说在上海要举办《新世纪福音战士》中明日香的声优宫村优子,以及另一位在网上模仿明日香的搞笑艺人樱稲垣早希的见面会,时间正好是2018年愚人节这一天。一开始,因为EVA长期坑而不续,我已经对这个作品有些冷淡了。正好和邪社这边获得了采访机会,于是受到邀请我跟着去进行了简单的采访拍摄。本文内容就是我凭着自己的记忆,记述的整个见面会的过程。本次见面会由逸博文化举办,地点位于浦东兰馨悦立方小剧场。
继续阅读

购得缘起

前一阵去日本了旅游,一直久闻东京中野百老汇的大名,知道那是一幢宽阔的外墙门框门柱大红色的房子,里面有着各种历代玩具周边,但却一直没有去过。直到这一次时间比较宽阔,也听一位在日留学生朋友雨涛介绍说:秋叶原还只是面向初心者阶段,真正深入后就要去中野了。当然这位也是道听途说,自己并没有去过,于是我这次就实地探访了一下。百老汇大楼里各店铺东西还真是琳琅满目千奇百怪,虽然新近热门作品的周边数量未必有秋叶原街头大店铺那么多,但却聚集了可以说是昭和时代以来各时期风潮的周边。甚至我还在楼上转角的几家小店内,发现了动画的原画稿,以及本文要介绍的珍稀物品,也就是更原始的动画绘图介质——赛璐璐胶片。

一看到原画店和赛璐璐胶片,同行的一位小伙伴就笑着说:这里是赃物集散中心。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玩笑话,不过据她介绍这些原画和胶片有可能是制作组管理不慎或动画公司解散后,被人盗窃而出的。不管怎样,至少我是在正规的店铺里购买的。我买到的这家店铺里,有好几个书柜里放着一个个蓝色的A4文件夹,里面都是一页一页的赛璐璐胶片。每个文件夹大概30~40张赛璐璐,《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大概占了一个半文件夹:一个是EVA单独一个文件夹,另一半是与GAINAX动画作品混在一起。其实我看中两张,一张是本文展示的这张,售价是一万多日元(12000吧?)。另一张我最终没有买,不过应该是颇具收藏价值的,是葛城美里的正面裸体胸像(无脸,颈部到腹部),可以看到胸口那道第二次冲击时留下的伤疤,售价是两万日元。权衡了喜爱的角色及价格因素后,我最终选择了明日香的这张赛璐璐。

画面中的尺子是我为了示意尺寸而放入扫描仪的,赛璐璐为透明塑料薄片,本图中白色底色为扫描仪内盖颜色。

《新世纪福音战士》11话截图

赛璐璐动画的运动呈现方式

从内容来看,应该是《新世纪福音战士》 TV动画第11话《静止した闇の中で The Day Tokyo-3 Stood Still》(《在静止的黑暗中》)12分50秒左右,NERV疑似遭到人为破坏而断电,明日香、丽与真嗣三人试图经非常规通道从外部进入NERV内部,期间三人俯身爬过狭窄通道的一幕。也就是说,各位电脑里、光盘里或是云端在线播放的这个画面,都是由我所持有的这一张赛璐璐胶片拍摄并转制而成。

继续阅读

各位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wildgun。在一个更为古老的EVA讨论区——ChinaRen动漫论坛的EVA板块,我的曾用ID是sjmdmss_,时任「板斧」——即所谓副版主。

抛出那么一大堆古旧的网络用语,回忆随之泛起。不过我并不是以本文来叙旧的,而是想记录一下我最近去以色列旅游的情况。此行的首要目的当然是去看看真正的《死海文书》到底是什么样子,看看20多年前《新世纪福音战士》制作时庵野秀明所参考的、或者说引用其神秘主义概念借题发挥的古代经卷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我带上了寿屋キューポッシュ系列的明日香手办。题图便是明日香与在以色列昆兰地区死海文书博物馆所展出藏品的合影,这张照片便是此行的最大目的。

继续阅读

就在最近,拍着拍着扭蛋和手办、玩着玩着《Fate/Grand Order》的现在,三十岁的生日可谓「忽焉已至」了。就我个人经历来说,过去的不怎么平静的,甚至于说是有些烦恼和纠结的这一年逐步逐步地过去之后,三十岁这么一个「大生日」也算悄无声息地来临了。现在,我体会着时间的流逝,一节节地到来,又一节节地过去,看着遥远方转向下一个河道的拐角处天际的光影与风花。

说得太诗意了一些,以后详叙。

这么说来,最近考虑了一下,要是做自我介绍,除了像某人用「十四岁/十六岁零一百XX个月」的提法外,还能怎么继续装嫩。如果用日本纪年法,我便算是昭和(しょうわ)年代(ねんだい)出生的人——请将我简称为「しょうねん」(少年)吧!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4月3日清晨

地点:广岛县广岛市

一夜醒来,便到了本次短短三日日本中国地区行程中的第二天,去头去尾的话,其实也只有中间这一天是完整的24小时。睁开眼,踏出宾馆,四月的清晨尚有一份清新的凉意,紧凑而浪漫的一天便开始了。

漫步于原子弹爆炸遗迹周边

题图所放的这张照片,是我本次行程中所拍摄到的最为满意的照片。上方满眼的樱花自是不用说相信大家都认识,下方古旧残破的建筑物,便是广岛县的两座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原子弹爆炸遗迹(原爆ドーム)。

那么,就从出行及交通方式开始说起。

我住的宾馆是APA广岛站前酒店。对于经常去日本的同好来说,APA应该是个蛮熟悉的连锁酒店。在JR广岛站附近,但也没近到不需要过马路就能直接走到的程度。于是打开Yahoo!换乘APP,搜了一下地图,去原子弹爆炸遗迹好像也不算很方便,要乘坐三辆车。不过好在每一段路程都很短,而且没想到这一趟三程中,倒是乘到了三种风格完全不同的车辆!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4月2日夜间

地点:福冈县福冈市

接上次的游记,在广岛市的宫岛上悠闲地欣赏了漫开的樱花,并品尝了岛上的经典美味(烤牡蛎、枫叶烧等)后,准备离岛时我打开了Yahoo!换乘APP查了一下线路……时间要来不及了!

尽管一路疾走来到港口,还是错过了一班渡轮。坐上下一班渡轮,再换乘JR电车回到广岛站,并换乘山阳新干线。哎哟,从宫岛口站到广岛站的电车好慢啊——其实或许并非心理作用,后来我买了一本台湾出版的《別傻了,這才是廣島》,书中也吐槽了广岛市内电车行进速度慢悠悠的情况。

 

继续阅读

 

行程前几篇:《序篇》《交通篇(上)》《交通篇(下)》《北海道城市篇》《北海道自然篇》

这一天的主要任务,就是从北海道飞向到本州岛。说“本州岛”大家或许会比较陌生,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包括东京、大阪、京都等地在内的日本四大岛中最大的那个岛。这次旅行团的后半段将会在东京度过。当然,基本是一些常规景点加一天的自由活动时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