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All posts tagged 京都

我是TRPG玩家——曾经是。

啊,TRPG,或者哪怕是桌游,似乎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望天)。于是,最近了解到京都这边的桌游店有一些定期开展活动的TRPG小组,今天就参加了一个。说是参加,但是因为我日语会话能力还十分不足,因此为了不给日本玩家添麻烦,拖慢大家的游戏进度用来给我解释日语本身,我便没有实际参加游戏,而是去旁观了一下。

于是来简单记录初次旁观一下日本TRPG会的情况。

「みやこん」是一个以京都活动为主的TRPG及桌游小组,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他们的构成和运作方式啦。他们的网站是:http://ameblo.jp/miyacon-trpg/,之所以我会知道这个活动,也是因为在京都YS桌游店看到了宣传单。

今天是他们的例行活动,一般来说他们会在每个月的第三个周日举办面向新手的TRPG及桌游会。今天我去的时候,大概有20名左右的参与者,其中四位GM。

继续阅读

2019年3月15日来到日本,发愿巡礼京都洛阳三十三观音,当日在第一番所顶法寺六角堂关门前一刻参拜并领受御朱印。一路步行(除了回宾馆和用餐来回利用交通工具)直至3月19日上午在第三十三番所清和院满愿。

有什么感受呢?

于身外——

我参拜了三十三所,觉得各寺发展水平不一。有些寺院香火鼎盛,甚至已经是日本国内外皆知的著名旅游场景——比如清水寺、六角堂、东寺等等。还有一些寺院,境内宁静雅致,大多参拜者还都是日本当地人——比如「御寺」泉涌寺、今熊野观音寺等。还有一些寺院,借助当寺历史因缘以及流行文化的兴盛,近两年也在日本国内外特定年轻人族群中小有名气,比如与新选组有关的壬生寺、与《平家物语》有关的六波罗蜜寺。最后还有一类寺庙,让我感到很遗憾,庙宇建筑还在,但看上去经营不善,几乎没有参拜者。

甚至还有一些没落到寺院连门都进不去,庭院狭小,只能在门外参拜并招呼寺方授予御朱印。比如位于东福寺站附近的法性寺。这家寺院在《源氏物语》特别是最后《宇治十帖》里出现过两、三次,见证了匂宫、薰君、大君、中君、浮舟等人为情所扰,往返于平安京市区与宇治之间的经历。尽管《源氏物语》是虚构故事,但其相关寺院如今却参拜无门,实在可叹。

又,其实洛阳三十三从其各番御朱印右上角番号图章来看,印样并不统一。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洛阳三十三所发展不一的样态吧。

于自身——

我觉得满愿,以及之后将要申请的「先达」称号挺合适。这个称号从其字面上来看,相比于信仰层面的追求,更侧重于表述行为上的成就。因此在不用持戒、但行参拜即可,简单易行,放低了作为宗教行为的门槛难度。实则,也未必层次肤浅。佛教或者其他印度宗教里业的概念,就包含了身业,也就是行为。佛教中一些较为极端的做法,甚至还有烧身供养的案例。例如传说中玉兔的原型在印度传说中就是以身投火供佛。当然,这种极端的做法放到现在来,是不可取的了。但是把几天时间安排在巡礼佛教寺院上,把自己的时间、见闻放在安排在巡礼上,我想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身供养吧——用亲身经历来了解佛教的过程。可以说,洛阳三十三所巡礼是简单易行,没有许多精神和行为上的戒律,但是却也因此能让大众能更加轻松地把对佛教的了解与感悟融入于自身参拜活动中的一种适合现代的文化旅行形式。

于是,以上就是我第一次完成参拜京都洛阳三十三观音灵场各寺的简单心得。

远坂凛出现在许多Fate系列的作品中,尽管不一定完完全全是同一个角色、性格、设定,但各作之间比较起来看也是蛮有趣的。比如近年月球大作《Fate/Grand Order》中,金星女神伊什塔尔(イシュタル)所附身的便是远坂凛。

这位远坂凛在战斗开场时有一句台词:「よしよし、カモが来たカモが来た。……んんっ! そうじゃなくて、平和のために戦いましょう!」。直接翻译过来就是:「不错不错,鸭子来了鸭子来了……不对,要为了和平而战吧!」这句充分体现了远坂凛的口嫌体正直属性啊……

话说回来,这里的カモ(Ka Mo)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一只鸭子呢?当然这不是男女关系里的那种鸭子啦。其实一开始我误以为是金(カネ Ka Ne)的某种变音,我想远坂凛拜金主义是出了名的嘛,直接把敌人三下五除二解决掉,视之为掉落的QP跑过来了。后来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

继续阅读

各位好!经过了夏天的两次旅行,以及几个月拖延症期……我们又见面了!我是wildgun,2017年的夏天,我带着玉藻前也就是我的老婆去她的故乡日本关西地区进行了为期20天的旅行。最近沉迷于《Fate/GrandOrder》,也通关了《Fate/Extella》的玉藻前主线(《兰词篇》),因此我终于想到来写一下本次游记了。


带着玉藻前与明日香,出发!

继续阅读

童谣《丸竹夷》介绍

啊……这篇游记终于写到最后一篇了,从3月份连载到8月,整整六个月才写完这篇游记啊。

本次旅行其实是我本人第一次拿着三年多次观光签证进行日本之旅,也是如果不算之前冲绳短短3天行程的话,第一次在日本进行较长的旅行。以京都为基点,浏览了京都府、大阪府、奈良县、兵库县及三重县。那么本篇就回到旅途的基点,来说说京都。

京都至今已有1200余年的历史:自794年开始成为日本的首都,也标志着我所喜欢的日本平安时代的开始,直到幕府末期大政奉还为止。顺便一提,我在一些书中读到过,天皇也并没有明确表示首都就迁到了东京。因此,或许在一部分京都人以及京都文化爱好者心目中,京都便是永远的京都。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2月20日

地点:京都府

这一天是我本次2016年2月日本京都及近畿地区自由行的最后一天——其实大约只有半天时间。

白云神社与三十三间堂

同样是清早出发,先来到了位于京都御苑的白云神社。京都御苑在明治维新大政奉还前,是天皇住的地方。从地理位置上来说,京都御苑位于京都市的北方。对于京都纵横棋盘式的城市道路结构,如果大家还知道《丸竹夷》这首京都路名童谣的话,那么这首歌里东西走向的道路就是从京都御苑最南边的出口开始算起的。 之后由于天皇去了东京,再加上政治制度的变革,因此这里也就改建成了公园。而其中也有一些神社、寺庙等建筑物。这天我去的白云神社,就是一座祭祀七福神中唯一女神弁才天的神社。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2月19日下午

地点:京都府

灵山护国神社

从城南宫出来后,下一站去了灵山护国神社。虽然没有查过确切资料,不过名字里有“护国”两字的神社,祭祀的好像都是近代现代的英灵,有些是明治维新时期的,有些则是二战时期的。

我此番造访该神社,则是因为正好旅行出发前在读南海出版社出版的司马辽太郎的《坂本龙马》小说。虽然读起来不及同作者描写新选组的《燃烧吧!剑》这么精彩,但以书中描写,坂本龙马也是制定了“船中八策”乃至推动“大政奉还”,并也影响到了其去世后不久江户城无血开城的人物,是时代进步力量的代表角色吧。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2月19日上午

地点:京都府


旅游的行程终于到了第七日,是本次行程中最后一个整天(而写作本篇的时候我都已经在准备夏季的旅游了),当日的安排是在京都市内观光,走一些比较常规的景点——以似乎不怎么常规的方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