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All posts tagged 京都

清明节,宜踏青。不过考虑到近期世界范围内爆发的疫情,于是选择避免乘坐交通工具,而是从住所步行可达之处(一路上能够与行人之间保持一米距离)拍了这一组照片。好在生活在京都,历史遗迹随处都是。于是就带着小小的FGO牛若丸(源義経)盒蛋手办,出来拍了一下。

继续阅读

闰年!闰月!闰日!

2020年的02月29日,通常与闰年相关的想象都是与天文学相关的,比如这一天进行自然科学观测啦之类的。不曾想到,这一次的闰年竟然是沉浸在疫情的气氛中。

出门参拜

周六,而且是闰年之日,于是选择了以参拜寺院作为纪念。今天去了高台寺,疫情加下雨的缘故,一路上的游客数量明显减少了。但我还是做好了「足够以上」的防护措施,包括PEF级的口罩及护目镜,走上了京都的街头。街上游客也不至于一个人也没,特别是街头十字路口等待红绿灯切换时,总会有那么七八个人站立在那片区域的吧。
继续阅读

打算开始每天记录一些事物,作为对这次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事件经历者的记录。其实关于恢复博客作为日记的原始用途,记录琐碎事件这个想法,我在2019年的第一篇博客就提出来了,但一直没有动力去做这件事。直到最近新型冠状病毒从中国大陆蔓延到了日本。

以此为契机的开题

我想从现在开始不拘形式地记录所见所闻,当然或许还有所想。标题里之所以要写「日本和京都」,而不是日本的京都。因为日本就是日本,京都就是京都。日本并不等同于京都,而从最近读到的一本日本政治学入门书籍《今さら聞けない!政治のキホンが2時間で全部頭に入る》来说,日本国政府与京都府、京都市的自治体地方政府,并非上下级关系,而是对等关系。详细的话以后再说。

来看有关疫情的消息,因为是近似日记的形式,因此之前新型冠状病毒的来龙去脉,以及之前一个月以来日本和中国的各种进展我就不逐一记录了,着重关注近期的亲历。

日本政府的休学要请,以及身边同学的反应

20200227,日本政府内阁总理大臣也就是安倍晋三发出要请,呼吁全国各所公立小学、中学、高中、特别支援学校(面向身心患有疾病者的教育机构)从3月2日起至春假结束期间停课。

日本首相官邸相关报道:https://www.kantei.go.jp/jp/98_abe/actions/202002/27corona.html

20200228,我们语言学校授课时,在语法课及主要课程上,老师都做出了迅速反应,将本条消息的内容融入了课程教育中。但因为语言学校并不是公立学校,因此并不在首相官邸要请的对象中。但同学们也开始讨论此事。

课堂上则出现了有趣而鲜明的对比。我们是少人数但多国籍的语言学校。在语法课上,语法老师问大家如何看待疫情对策?语法老师他自己觉得日本政府向全国公立学校呼吁休校、各游乐场所的停业做的太过头了了,然后问我们学生的想法。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学生纷纷表示日本政府的对策太慢了。但是在另一堂课,却出现了另一幕:主课程老师询问大家家长有没有十分担心疫情,此时没有人举手。主课程老师又问大家家长有没有完全不担心的?结果一位来自美国、两位来自法国的男生迅速举起了手。

我想这反映了不同国家、文化之间的处事态度的差异,就在我们这么一个小课堂里。

品尝吉野家非常食!

生活在多灾多难的日本,总是要备一些非常用保存食品。之前就买了几种,就包括吉野家的这个罐头保存食品。不过之前买来一直没吃,也不知道口味如何。

继续阅读

其实,这一卷胶片的摄影在11月底就完成了,冲洗和扫描也在12月初就完成了。为了记录下京都深秋季节红叶的景色,我还特地买了一卷比较贵重的反转片Fujifilm RVP 100来拍摄。以前我用它拍过两次正片负冲(意外收效良好),不过以正常方式使用似乎是第一次。

嗯……成片不太理想。或者说,因为这种胶片突出了一些色彩,但又不及现代数码相机,因此既缺乏一种负片的清淡日系色调,又没有现代数码相机的那种鲜艳色彩。

继续阅读

来到京都生活,常常是随便走过一个地方,就是一处遗迹,就是一段历史、一则传说的关联场所。有时候,就算是街头的饮品商店的门口,或是一家工厂的围墙外侧,可能就树立着那么一方石碑,或是一座小小的墓,这里就是一个「圣地」,以至于FGO开了什么活动,晚上直接跑到圣地现场去抽卡也变得十分可行了(笑)。于是前一阵便想到应该好好利用这样的天时地利,拍一些手办摄影的作品,将角色真正融入京都这座历史事件的舞台。然后便着手准备了一些摄影用到的器具以及角色的手办本身。

继续阅读

前几天探寻了一下京都高濑川,大约是架设于五条到三条之间的小桥的铭牌或石刻字。又发现了两座桥上的名字出现了くずし字。加上之前在七条附近找到的正面桥,这便有三座了。

新发现的其中一座,是位于三条星巴克附近的恵比寿橋(えびすはし)。

对于桥名,桥柱上刻的是「ゑ」(「ゑ比須波之」)。

继续阅读

周日参加完「茶道文化検定」(4級)考试,于是进入下一个领域。正如之前《「志よめんはし」:京都街头崩字一睹》一文提到的,最近了解到了「くずし字」以及「変体仮名」这两种古代日文的书写方式。尽管说是古代写法,明治时代就已经整理统一为现在使用的假名五十音,不过一旦有了对它的认识之后,走在京都街头,还是能注意到不少的。于是逛街时,京都似乎又多了一层可以解读的内容。

本文来介绍的一例,是之前参拜北野天满宫后,走去巴士站的路上,看到一家名为「田舎亭」(いなかてい)的日式料理店,样子看起来挺古旧,招牌旁边还冠以「北野名物」的称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