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

キューポッシュ伙伴系列中的一位英文名是Belle,日文名则是ベル,又音同「Bell」。

正好春天的时候栽种了一棵铁线莲,品种名为「如古」又名「紫铃铛」,学名是Rooguchi,看拼写方式可以猜到是日本培育的品种,查了一下发现其日文名为「篭口」。从中国的称呼「紫铃铛」来看,倒是和キューポッシュ伙伴中的Bella名称相仿。于是便有了这组照片……

继续阅读

器材:Nikon D800+LAOWA 15mm f4 微距广角镜头 +MEIKE 环形闪光灯

首先要说明的是,这个组合并不完美兼容。因为老蛙15mm f4是一款广角微距镜头,如其参数所写,是用在全画幅相机上也有15mm广角视野的镜头。而美科的这款环境闪光灯是安装于镜头前方,并且向前突起。因此凸起的这一部分会被广角镜头拍入画面。其实这也不能说是这两者里哪一方的设计问题,只是说一个很广,难以避免地要把附加在镜头前放的东西也拍进去。就连尼康原厂的环形闪光灯R1C1,我看了一下网上的图片,也是附加在镜头前,略有凸起的。

好,既然有这样的问题,因此本帖内所有图片都是将Nikon D800全画幅相机设置为APS-C画幅进行拍摄的,当然即使是缩小了画幅范围,在照片上依然能看到一些黑框的边角。

继续阅读

今天周六,走上阳台看一下冬季平日不太注意的植物,尽管过了一个零下9度的严冬,有几盆植物看似永久地枯萎了,但同时也惊喜地发现:几棵植物发芽了——尤其是从去年六月花谢以来就未曾谋面的百合花,从深厚的花盆土底下冒出了头来,可喜可贺!

来看看百合花,9个月没见了呀!
百合花 Lilium 莉莉乌姆

风信子虽然是冬季种下的,但也正是生长期。
风信子

无花果的枝头,即耶稣基督所谓“夏天近了”。
无花果 发芽

最后是蔷薇查尔斯奈茹,其实我有点犹豫要不要发在这里。为什么?因为几乎一整个冬天它都没停止发芽!只是最近几周全株各部分都长出了新绿。

蔷薇 玫瑰 查尔斯奈茹

拍完照片后,想着本文起一个怎样诗意的名字呢?想着查查七十二候,结果发现今天正好是3月5日,惊蛰日,对于以前养乌龟的我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

惊蛰第一候:桃始华。于是便有了本文这样一个标题。

其实我近年来对种植植物的热情,是从2014年买了Parrot的Flower Power蓝牙植物生长环境监测器开始的。到了现在有一年半以上的时间,也经历了2015年一整年的春夏秋冬、有了对于植物生长来说一个年度的周期的经历和体验。我想在这一年中,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或失败或成功的教训或经验,来写一下。

所谓“自然年”?

就算有了“写一下一年的种植经历”的想法,但以哪个时间点、哪个日期作为周期的循环开始,来写作和发表这篇文章呢?我并没有想好。公历的元旦或是农历的春节?其实从自然界的角度来看,这两个节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对于植物生长来说,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期。真要说有什么“自然界轮回往复”的话,应该是每年的冬至日——在这一天,北半球日照时间最短,过了这一天就渐长。也因此,冬至日这一天被北半球的古埃及文明以及中华文明,都认定为是重要的一个节日。

但是,当我打算写这篇文章时,早已经过了冬至日了。于是干脆就不定一个明确的日期,而是放在冬天完成这么一片总结文吧!冬天有假期,我空;冬天植物生长缓慢甚至冬眠,它们也空。

继续阅读

这几天,上海正经历着零下8、9摄氏度的严寒天气,据说,是三十年一遇。幸好在上个月换了一台新空调,因此暖气还算十足。

但是屋外的植物呢?有些担心的同时,前几天与同事闲聊时对方也提醒说:天气冷有个好处,来年的虫子会少,因为过不了冬,被冻死了。

现在,邻近中午时分,正在电脑前上网查资料的时候,听到窗外的阳台上有一些异响。过了一阵,细细嗦嗦的异响越发明显,我走去窗台一看,看到了一副闻所未闻的异象

其实是几只麻雀居然停落在了内阳台上,与室内的我仅一窗之隔。阳台上散布着几只麻雀,加在一起大约有7、8只之多。

——看来是集体行动。麻雀们正在翻找我的花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