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

时至3月,应该能算是早春?

不过毕竟日本纬度偏高,不知比较上海如何。

通常的樱花都还尚未开放,不过听人说,京都三条大桥星巴克附近有两棵是河津樱,已经绽放了。最近去看了一下,别说盛开了,就连叶子都已经长出来了。

于是拿起相机,拍了一下。

另外,还在住处附近的鸭川边上看到了几棵白玉兰树。白玉兰正是上海的市花,而且我最近也正好在翻译自己的《记录的地平线》里〈大都〉的设定,于是也仔仔细细地拍了一下。

继续阅读

如期而至的百合花,绽放在2018年6月底。原本是在2014年的11月购入的三颗百合花种球,一年一度开花,成为了我家阳台上年度胜景。去年以《白又白——百合花与キューポッシュ爱丽丝兔装》记录之,今年则是尝试以延时摄影的方式记录它整个开花过程。效果没有网上部分摄影那么出色,因为是放在开放式阳台上,风吹与环境光线的变化都会影响延时摄影各帧之间花朵的位置以及整体色彩。不过就我个人而言,这次能拍下百合花的开花过程,还是挺高兴的!

继续阅读

キューポッシュ伙伴系列中的一位英文名是Belle,日文名则是ベル,又音同「Bell」。

正好春天的时候栽种了一棵铁线莲,品种名为「如古」又名「紫铃铛」,学名是Rooguchi,看拼写方式可以猜到是日本培育的品种,查了一下发现其日文名为「篭口」。从中国的称呼「紫铃铛」来看,倒是和キューポッシュ伙伴中的Bella名称相仿。于是便有了这组照片……

继续阅读

器材:Nikon D800+LAOWA 15mm f4 微距广角镜头 +MEIKE 环形闪光灯

首先要说明的是,这个组合并不完美兼容。因为老蛙15mm f4是一款广角微距镜头,如其参数所写,是用在全画幅相机上也有15mm广角视野的镜头。而美科的这款环境闪光灯是安装于镜头前方,并且向前突起。因此凸起的这一部分会被广角镜头拍入画面。其实这也不能说是这两者里哪一方的设计问题,只是说一个很广,难以避免地要把附加在镜头前放的东西也拍进去。就连尼康原厂的环形闪光灯R1C1,我看了一下网上的图片,也是附加在镜头前,略有凸起的。

好,既然有这样的问题,因此本帖内所有图片都是将Nikon D800全画幅相机设置为APS-C画幅进行拍摄的,当然即使是缩小了画幅范围,在照片上依然能看到一些黑框的边角。

虽然我这些照片中表现得不太明显,但是老蛙这款微距广角镜头,确实开启了一个新的摄影领域——微距环境摄影。或者说“开启领域”有点夸张,至少以其三千元不到的售价,让这种摄影领域的器材门槛大大降低了。

继续阅读

今天周六,走上阳台看一下冬季平日不太注意的植物,尽管过了一个零下9度的严冬,有几盆植物看似永久地枯萎了,但同时也惊喜地发现:几棵植物发芽了——尤其是从去年六月花谢以来就未曾谋面的百合花,从深厚的花盆土底下冒出了头来,可喜可贺!

来看看百合花,9个月没见了呀!
百合花 Lilium 莉莉乌姆

风信子虽然是冬季种下的,但也正是生长期。
风信子

无花果的枝头,即耶稣基督所谓“夏天近了”。
无花果 发芽

最后是蔷薇查尔斯奈茹,其实我有点犹豫要不要发在这里。为什么?因为几乎一整个冬天它都没停止发芽!只是最近几周全株各部分都长出了新绿。

蔷薇 玫瑰 查尔斯奈茹

拍完照片后,想着本文起一个怎样诗意的名字呢?想着查查七十二候,结果发现今天正好是3月5日,惊蛰日,对于以前养乌龟的我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

惊蛰第一候:桃始华。于是便有了本文这样一个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