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

这几天,上海正经历着零下8、9摄氏度的严寒天气,据说,是三十年一遇。幸好在上个月换了一台新空调,因此暖气还算十足。

但是屋外的植物呢?有些担心的同时,前几天与同事闲聊时对方也提醒说:天气冷有个好处,来年的虫子会少,因为过不了冬,被冻死了。

现在,邻近中午时分,正在电脑前上网查资料的时候,听到窗外的阳台上有一些异响。过了一阵,细细嗦嗦的异响越发明显,我走去窗台一看,看到了一副闻所未闻的异象

其实是几只麻雀居然停落在了内阳台上,与室内的我仅一窗之隔。阳台上散布着几只麻雀,加在一起大约有7、8只之多。

——看来是集体行动。麻雀们正在翻找我的花盆。

继续阅读

最近办公室惨遭鼠灾……就说我那棵长得很长——我还期待它能挂在墙壁上越长越长,甚至最近几个月的月初定期给它顶端贴上标签看看每个月究竟能生长多少长度的绿萝——惨遭截断之灾。

具体惨象不提。来说一个与植物学有关的小预测&小观察。

面对绿萝的尸体……不,活体!我想到曾经也有许多同事剪枝回家水培的事,绿萝也确实是一种适合盆栽或水培的植物。外加今年春天起我尝试把一棵薄荷在烧瓶中水培直至开花的成功经验,因此对于这棵被老鼠咬断的绿萝,我也打算进行水培一下,先培养出根系,再考虑移栽入土中。

不知道读着本篇文章的各位有没有见过绿萝呢?绿萝是一种蔓藤性质的植物,虽然不像爬山虎那样能凭空爬墙,但也有强韧的茎,而且在茎上还会有一节一节粗短坚硬的根。

于是问题就来了:绿萝的哪一头更适合水培呢?
继续阅读

由于去年三月底开始恢复了种植的兴趣,所以从来没有像今年冬天这么期待春天的到来。季节不宜种植,于是寒假时去植物园看看吧,就有了以下这组照片。

因为园内只有一部分植物标了名牌,所以有不少我不认识的,或是我只其俗名的,我也拍了下来。请大家一起认认吧!

逛了上海植物园的室外、两个温室馆以及兰室。但由于是胶卷拍摄,交给店里冲洗扫描,所以照片顺序是乱的。说不定几张温室室内植物之间又穿插了几张室外的植物。

 

 

这花朵的形态我看着有点像iPhone6的默认桌面。
继续阅读

近日五十铃玉开花了,于是想试试其他多肉。网购了五棵,其中四棵土栽,另外一棵试着强行水培。

还从卖水族生物的店里买了块沉木,就是人家放在鱼缸里当装饰的,我插在土里。想法的来源是查资料时得知番杏科植物源自非洲沙漠,我想那边一定有很多巨大的枯木残根吧?另外花盆里放一个高起的物体,要遮光时可以把花盆转过去,就能形成阴暗处。

尽管会了解多种植料,并悉心种植,但到底是生是死,特别是水培的那棵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接下来就由它们自生自灭吧。

 

 

对于一年之前的我来说,种花还是幼儿园或初中时的兴趣了。不过有一次在网上看数码设备时,看到了个植物生长环境的智能监测器Parrot Flower Power,可以通过蓝牙把环境数据(温度、湿度、肥料、阳光)收集到手机,看起来挺高端,于是这就在2014年重启了我对种植的兴趣。

于是就为了用上有趣的智能监测器,而从网上购买了一株牵牛花。理由一是牵牛花好养,理由二是幼儿园到小学期间时种过几年。当时正好在读《源氏物语》,因此就在手机APP里取名为“好像是朝颜”。

从2014年3月27日网上下订单,到2015年1月2日收下枯藤,这株牵牛花完成了它作为一年生植物的一生。下面就是我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的照片记录:

4月6日 手机里有的最早的它的照片

140406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