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间布施

依然是旅游,期间向诸多神社、寺庙供奉布施。

说起来,这次旅行中,除了在日本通常的神社、寺庙,以及曾经在东京的孔子庙、仙台的伊达政宗灵庙以及二条城等地领受过御朱印(纪念符),这一次还在一家东京的酒吧「坊主バー」领受了两张御朱印。和尚酒吧经营者是僧人,也已在酒吧内参拜了御本尊佛像,因此不能不说确实是御朱印啊!

说起来结账时我认为不应该说「お会計」(结账),但我只记得在日本神社,献上的钱是叫做「初穗料」,却不记得寺庙里应该怎么称呼,便向酒吧经营者僧人询问。僧人答:「ふせ。」也就是本文标题中的「布施」二字。于是,进行布施。

此外进行一个简单的说明,因此本人目前处于无职状态,说不定过一阵就会变为学生状态,在此状态下无劳动收入,因此停止如此这般月度的财务布施。

附肢合掌——!

这次换个形式!

检查全日空ANA里程的时候,发现系统提示我将有1700多里程(全日空公司的一种航空积分)将于明年年中过期。于是看了一眼里程能用到哪些地方,其他的航段奖励基本用不上(因为我积累得不够多),倒是有一项支援公益事业的栏目。包括了已经完成了的支援项目,像是九州北部豪雨及熊本大地震等,还有面向日本创业或是森林环境的项目等等。在最后,我看到了「UNESCOへの寄付」这一项,也就是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捐款。

尽管近年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听起来都是一些比较尴尬的新闻,比如美国和以色列好像宣布计划退出该组织,以及日本因为中国单方面申请南京大屠杀为人类负面遗产项目而有所异议……不过呢,要说对于古老文化的保存和延续,对于文化多元性的维护等理念,倒是蛮符合我的兴趣的。因此,本次我以一种新颖的方式,通过全日空ANA公司,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捐献3000飞行里程。

最近在读一本有趣的书:《兔子小史》,旨在从人类繁杂的政治、文化、经济乃至食物历史中,找到与兔子相关的内容,特别指出那些典型的兔子形象与元素。虽然是意大利人所写,不过也提到了两三件日本的事:比如日本的月兔捣年糕传说、我也去过的大久野岛,以及日本特有物种——奄美黑兔(アマミノクロウサギ)

奄美黑兔,我最初是前几个月在某一系列扭蛋玩具上看到过它的造型。这次仔细在网上找了一下,发现这是一种毛色全黑、耳朵短短,甚至可以说长得有点像老鼠的兔子。很遗憾,它已经属于濒危物种。
继续阅读

我也不太好说,这算不算一种布施。总之我加入了飞天面条神教,并成为了教职人员(Pastafarian Minister)

当然,其实信仰飞天面条大神,或加入飞天面条神教,是免费的,并不需要花钱——而且甚至都不需要相信他们的教义。按照飞天面条神教传教者的说法:你不用真地、逐字逐句地相信飞天面条神教教义:正如世界上其他宗教的信徒也是这样的。

不过申请成为教职人员——说白了就是玩,得到一个教职证明——是需要花一些钱的。我的纸质证书正在寄来的途中,目前有一份电子档文件可以说明我的教职身份。现在,我可以主持飞天面条神教的宗教婚礼。

确实地说,飞天面条神教是一门轻松的宗教,具有幽默及讽刺意味。它与我现有的不可知论及弁才天信仰可以兼容,并不冲突。而且一个最大的便利之处在于它可以有30天的「试用期」——而我准备一直无限试用下去。

继续阅读

其实是前一阵子在逛全日空ANA的网店时,看到一块木质行李牌(ANAこころの森バゲージタグ),正面是ANA的LOGO,反面则可以定做刻制自己的名字。而且看商品说明,其实是一项ANA公司与宫城县南三陆町地区合作的项目,购买这个木牌的话,可以为以下两项事业做共享:

宫城县南三陆町地方产业活化

减少二氧化碳量,防止地球温室效应

尽管不知道我支付的这块木牌(含税价3900日元)中到底有多少贡献在这些地球环境和地方产业了,但是在美国新政府对温室效应提出异议,退出巴黎协定的同时,我想以此来表示支持。当然,也是想以此表示我是全日空ANA的乘客和支持者。

以往,我的月间布施通常会选择向某些公益基金会啦,或是维基百科、某个软件捐款,这次我选择了向一个更为小众化的(其实可能FateGO攻略站也不算小众了)项目捐款,就是FateGO的攻略站——Fate/GO 茹西教王的理想鄉。捐助了10美元,加上Paypal的手续费也就是70多人民币,远未及FateGO中的「一单」,聊表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