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

All posts tagged 植物

如期而至的百合花,绽放在2018年6月底。原本是在2014年的11月购入的三颗百合花种球,一年一度开花,成为了我家阳台上年度胜景。去年以《白又白——百合花与キューポッシュ爱丽丝兔装》记录之,今年则是尝试以延时摄影的方式记录它整个开花过程。效果没有网上部分摄影那么出色,因为是放在开放式阳台上,风吹与环境光线的变化都会影响延时摄影各帧之间花朵的位置以及整体色彩。不过就我个人而言,这次能拍下百合花的开花过程,还是挺高兴的!

继续阅读

最近两三年,因为数码设备的原因,重新对种植有了兴趣,尽管近期兴趣减弱,但依然会按照iPhone上设置的APP的提醒,每周去阳台施肥浇水。与此同时也关注起了绿化与环境保护。

这次的月间布施,选择了淘宝公益上e路绿荫公益店高黎贡山 50元保护大树杜鹃项目。希望花朵或者植物不仅能在我家,也能在远方,开得鲜艳灿烂。

题图转自网店。

这几天上海的天气眼看着就转暖了,根据天气预报,过几天还有最高气温20摄氏度的天。然而就在一个月前,曾经出现了零下九度。那时的场景,真是——

对,那时出了现实世界中水管冻住、路面结冰等现象外,网上似乎也有一些“迁徙”的现象。举例来说,比如我阳台上的植物因为没有注意加以防寒保护,导致叶片枯萎发黑,于是我立马去植物爱好者论坛踏花行求助。冻灾受害的多为多肉类植物,因此那几天多肉类板块也是人气高涨。

简直就像是一种虚拟迁徙。

继续阅读

今天周六,走上阳台看一下冬季平日不太注意的植物,尽管过了一个零下9度的严冬,有几盆植物看似永久地枯萎了,但同时也惊喜地发现:几棵植物发芽了——尤其是从去年六月花谢以来就未曾谋面的百合花,从深厚的花盆土底下冒出了头来,可喜可贺!

来看看百合花,9个月没见了呀!
百合花 Lilium 莉莉乌姆

风信子虽然是冬季种下的,但也正是生长期。
风信子

无花果的枝头,即耶稣基督所谓“夏天近了”。
无花果 发芽

最后是蔷薇查尔斯奈茹,其实我有点犹豫要不要发在这里。为什么?因为几乎一整个冬天它都没停止发芽!只是最近几周全株各部分都长出了新绿。

蔷薇 玫瑰 查尔斯奈茹

拍完照片后,想着本文起一个怎样诗意的名字呢?想着查查七十二候,结果发现今天正好是3月5日,惊蛰日,对于以前养乌龟的我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

惊蛰第一候:桃始华。于是便有了本文这样一个标题。

最近办公室惨遭鼠灾……就说我那棵长得很长——我还期待它能挂在墙壁上越长越长,甚至最近几个月的月初定期给它顶端贴上标签看看每个月究竟能生长多少长度的绿萝——惨遭截断之灾。

具体惨象不提。来说一个与植物学有关的小预测&小观察。

面对绿萝的尸体……不,活体!我想到曾经也有许多同事剪枝回家水培的事,绿萝也确实是一种适合盆栽或水培的植物。外加今年春天起我尝试把一棵薄荷在烧瓶中水培直至开花的成功经验,因此对于这棵被老鼠咬断的绿萝,我也打算进行水培一下,先培养出根系,再考虑移栽入土中。

不知道读着本篇文章的各位有没有见过绿萝呢?绿萝是一种蔓藤性质的植物,虽然不像爬山虎那样能凭空爬墙,但也有强韧的茎,而且在茎上还会有一节一节粗短坚硬的根。

于是问题就来了:绿萝的哪一头更适合水培呢?
继续阅读

由于去年三月底开始恢复了种植的兴趣,所以从来没有像今年冬天这么期待春天的到来。季节不宜种植,于是寒假时去植物园看看吧,就有了以下这组照片。

因为园内只有一部分植物标了名牌,所以有不少我不认识的,或是我只其俗名的,我也拍了下来。请大家一起认认吧!

逛了上海植物园的室外、两个温室馆以及兰室。但由于是胶卷拍摄,交给店里冲洗扫描,所以照片顺序是乱的。说不定几张温室室内植物之间又穿插了几张室外的植物。

 

 

这花朵的形态我看着有点像iPhone6的默认桌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