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笔

All posts tagged 初笔

年复一年,初笔勿忘。又到了一年一度写初笔的元旦日了。

去年的初笔写的是一个「節」字。既是节日之节,也有段落区隔之意。

2017年的我,特别在意节日,因为一整年里,我都在进行着某种倒计时。所以从元旦开始,到在日本度过的节分以及情人节,之后的春天的清明、初夏的端午,夏天京都的祇園祭,秋天的中秋,冬天……呃,冬天没怎么拍照。好吧,在2017年的四季里,我多多少少都用照片、用植物花卉、用キューポッシュ玩偶或扭蛋玩具来表现出一个个时节,以节日或节气标记出这一整年时间的行逝段落。甚至我还买了一本台湾的轻小说来读,名字是《沒有情人,就跟情人節一起過啊!》。

我在意「節」,在意时间的流逝与期间的刻痕,在意这一整年倒计时的过程中,渡过的和剩余的、经验过的和未经验过的,被一个个「節」及其景象所标记出来。如竹节于竹子,有分隔之形象;又如竹伐在水中,一往而无返。在去年初笔文的最后倒数第二段,我写道「竹有節,年有節,人生亦有節。」现在时至2017至2018的交割之际,我要为自己的人生阶段,画上一道「節」:

——我不再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续签聘用合同,也意味着亲手结束了自2005年入学、2007年实习以及2008年正式入职以来的这一段人生时节。

很巧的是,最近《Fate/GrandOrder》的剧情里,2.0序章故事是主角被迦勒底新组织解职,于是第一句话就是这么一句脚本台词:

不禁感叹,真是「游戏、人生」啊!

好,来看2018年的初笔。说实话,这个初笔也是考虑良久,甚至可能比2017年的「節」还更早考虑。只不过时机未到,因此没有作为2017年的初笔,而是2018年的现在,我写下了:

兆。

这个字单看可以独立成一个汉字,还能加上很多偏旁部首,比如木、手、走……等等。你也可以将2017年的「節」,视为一种「兆」。

那么,我的2018,将能够预兆什么呢?

附历年初笔回顾:

2009 創
2010 展
2011 ?建
2012 玩
2013 持
2014 術
2015 显
2016 朴
2017 節
2018 兆

各位好,今天是元旦节,又到了写初笔的时候了。

去年写了个“朴”字。虽然这一年里的购买的iPad Pro以及大大小小的各种数码产品,我实在难以自称过上了一种朴素的生活——甚至连辩称精神上的朴素生活也无从谈起,但至少可以说我尝试了一种朴素的人际关系——保留重视的,消弭无谓的。

而从国际上来看,比较巧合的是姓“朴”的那位韩国女总统今年得了大麻烦,另一方面我也读了一本朝鲜脱北者的自传书《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很巧作者也是姓朴。

硬要说的话,从去年培养起的御朱印特别是神社御朱印的风格中,我也学到了一种洗练、朴素。

今年呢?写下一个“節”字,简体中文的话就是“节”。一想到节,便是节日,例如本文开头的问候:元旦节。就自然景色来说,我想到的是竹节,是中空的一根竹管里,横着封闭的关节。从里面看,是把中空的竹子分割开来,而起外在表现,则是竹子表皮的一圈圈痕迹——既然“節”繁体字是竹字头,我想这便是节的原始自然意象吧?而后,再沿用至了时间范畴,把一年、一月、一旬等等,设定出来一些标记与分隔,而成为了节日。

竹有節,年有節,人生亦有節。

2017年:过,節。

去年的初笔写了个“显”字,其实这是有大预谋的。这不?从2014年年初坚持到2015年的5月份左右,我用自以为高科技并有极客风范的方法——自我量化——将自己的体重从121公斤减轻到了65公斤。因此从2015年春天开始我博客中系列文章《从242斤到142斤-作为御宅族的一年多自我量化生活》,将此时现了出来。

另外,要说的话,御宅族、御宅文化本身,无论是日本还是中国,也逐渐从“隐学”变成了“学”。不仅是社会大众开始关注、媒体开始报道,更有市场上资本投资创作的情况,也是一。当然,我还是作为消费者,而非创作者享受着这些变化。

又到元旦。其实我wildgun.net域名所属的博客第一篇文章,就是2015年的初笔,这样看来建立个人独立博客也满了1年。

今年照例要写下:
2016年初笔:朴

朴。

2016年,朴之。

去年的初笔写了个“持”字。也忘了当时是什么想法了,倒是碰巧合上了本年度的一个网络流行语:把持不住。

坚持,很意外地确实成了过去的2013年特别是下半年的主题,从六月中下旬开始,我每天坚持练习漫画,坚持练习日语,除了去日本的五天外,没有一天落下,当然这也说明了我的生活是挺稳定的。其实也可以说我本来就是一个惯于坚持的人。

这份坚持同样希望在2014年继续下去,越坚越持,越持越坚!

啊,同样可以由“持”联想到的还有手持设备,今年也买了不少手持的移动设备呢!SurfaceRT(忘了是不是2013年内买的了)、iPhone5、夏普7218U、Nokia 1050、Kindle paperwhite以及圣诞节才入手的PSV。

 

今年的初笔写一个“術”字,待时间像变魔术似地流淌到明年的这个时刻再来看看吧!

这次的初笔是真的初笔——写在纸上的第一个字——持。

去年我写了个“”字,其实没大玩,小玩了一下。上半年玩Cos摄影,下半年放下玩排练,外景私影也出过,影棚内景也出过,12月31日也就是最后一天还玩了次舞台商演,真是一年里把Cos的大部分形式都玩了一遍。

摄影方面也是玩,拍水滴、拍烟雾都是有趣的尝试、有趣的玩法。玩器材:镜头转接,正着接,反着接,以及玩手动头,都是玩。

《龙之谷》我也重新开始玩了,不过相对AVG及其他单机游戏就少了。明年的仙剑五前传和碧之轨迹可以期待玩一下。

要说去年和“玩”字关系最紧密最深刻的,还是读了《游戏改变世界》这本书,书中详细剖析了玩游戏的积极意义,并展现了玩游戏如何产生对现实世界的修补和促进作用。

唔……不过说起来去年如果要用一个字概括的话似乎更恰当的应该是“了”。

 

再来看看今年:

持有坚持、主持、把持、支持、扶持,当然还有各类手持数码设备……

2013年,要持!

传说中的2012年终于到来了,于是又到一年初笔时。

去年的初笔写了一半“?建”,不过看下来好像和这个字……关系不大。
加一个单人旁是健,2011年上半年健康很成问题,下半年倒还好,所以我博客里的外出拍摄活动基本上都是下半年进行的。

加一个金字旁是键,在去年里烧了两把机械键盘,一把是国产黑轴贪狼GA9,一把是日本Filco青轴。发现还是后者给力。如果要说是“关键”的话,这一年是我从Coser到Cos摄影转折的一年,是我对Cos有更多更广泛想法,以及与人交流的关键的一年。

加一个月字旁是腱,今年几次由于背负了比较重的拍摄器材,所以每次都要腰酸背疼一个礼拜,每次都要老爸推拿和涂扶他林。看来摄影比Cos更劳命伤财……
来看2012年的初笔,其实今年的初笔没有认真考虑,没有反复斟酌,是一个很简单的字:

 
人说“玩物丧志”,若是以玩为志,岂不是可以玩志两全?人说“玩世不恭”,若是像我之前玩魔力玩Cos那样的态度来恭恭敬敬地、认认真真地玩世,岂不是一种很好的状态吗?

2012年,玩吧!

 
又到一年初笔时,今年的初笔是看了1nm的2010年总结字后想起的。

去年写的“”,2010年世博会是一次展会,我三次以游客的身份参与其中,欣赏了各国各城市的展出馆;

前不久图书馆楼下摆了个好大的电子教学屏幕,我参赛的摄影作品就在下面播放展示(当然也有其他作品);

八月再次的圣地巡礼,让我向中国MO爱好者还有日本的那些旅途中认识的人们展现了一个中国动漫爱好者对2D世界的发现、执着与爱;

各种镜头的购入,特别是广角镜头,使世象万千以独特的取景方式展现在我眼前,从小小的螺丝钉,到广袤的星野,从圣地巡礼的湘南海岸,到cosplay的摄影棚中,无一不展现着它们自身的美妙……2010年,世界与我,都有所展现,有所收获。

 

 
2011年的初笔,我只写了一半。“?建”,可以单单是个建字,也可以加上不同的偏旁部首而衍生出它字:健、键、楗、揵、睷……等等。至于左边究竟是什么?且让我用一年的时间来琢磨,然后明年此时写上。算是给未来的我留了个作业。
2011年,?建吧!

要不是萝卜写的博客,我大概也早已把初笔的事忘了。

我去年写的初笔是“”,2009年确实有很多事对我来说是一种“創”:再接再厉的創、从未有过的創、令人激动和难忘的創……

2010年初笔:展 - wildgun - ???

今年的初笔,写了个“展”字,

展现、展示、拓展、展望、展会……2010年,展吧!

2010年初笔:展 - wildgun - ???

 

 

这是2009年的第一篇博客。

萝卜的样,写个初笔吧,跟跟风。

創,第四声,Chuàng。

创造、创作、创新……《创世纪》,都是创。
08年被人无意中称为“实干派”,很意外。
做了一些事,不过仍不够,仍有许多想法没有实现。
09年,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