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

数度为梦——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九周年,暨第六次湘南海岸之旅感想文

数度寻访,数度伫立,数度奔走,数度感慨。我再一次地来到了镰仓高校前站、来到了湘南地区,来到了神奈川县及来到了日本。昨天将iPhone上办事提醒追踪APP OmniFocus上一件欠了长达一年的事完成了:于八周年之际再度回顾读完当年第四使徒给我带的仿造《秋之回忆2》的单人TRPG团,而现在便是第九年之际,我在镰仓。明天行程将结束,所以我要在今天把本文写下,再发一番感慨。

其实我不想就着当年跑团的文本来说了,那是杂乱的、临场的、随性的,是第四使徒借用了《秋之回忆2》与其他一些他熟悉的galgame加以改编的两人临场发挥,成了那么一份跑团记录,与游戏相差甚远,更何况人生故事。所以,本文依旧追思,谈感慨、意义和思绪,记下这宝贵的夜。

我没有想过,自己能有这么连续的一、二、三乃止五六天天,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地走在湘南的海岸边,早上被自「由比ヶ浜」传来的太平洋上的阳光(当然,以及手机闹钟)叫醒,夜间仰望着上空的猎户座三连星踏在归途的海岸。昨天爬江之岛,直至奥津宫。对于已经登临过中尊寺、立石寺以及金刀比罗宫奥社的我来说,没想到这次浏览江之岛竟要比想象中来得轻松。江之岛竟然是如此小而轻松——是这样吗?与其将原因归结于我体重减轻或是随身携带的摄影器材由单反改为了微单,我更以为并不是江之岛变小了,也不是我变得结实了——而是我与江之岛熟悉了。这几天的游览,途径《秋之回忆》的圣地、《灌篮高手》的圣地,还有《TARI TARI》、《侵略!乌贼娘》、《青之花》、《Fate/Stay Night》及《南镰仓高校女子自行车部》的圣地,随意不经意地走过,便能凭着印象指认出这里那里是什么原型——我既没有过人的记忆力,也没有过人的体力,一切不过是我与江之岛熟悉了,也熟悉了走在圣地巡礼的程途。

明天将要启程归国,今天傍晚日落时分留出些时间去了镰仓高校前站,让我感到些许意外的有三件事:1、海滩沿岸在施工;2、车站站牌下这次一辆自行车都没放着;3、听到的中文都快比日文多了。在沙滩上走了片刻、录制了视频也拍了照,也坐在站内的长凳上浮想联翩。有三五成群甚至更多人结队的中国游客、有放学的日本高中生、有年轻的女孩子向中年女性打招呼我猜是师生之间的交流,还有一位老人独自拍照并坐着。今次最大的发现是:因为是第二次冬季赴日,发现这里的女高中生大冬天还穿着短裙露着腿,她们的书包上几乎人人都挂着啦啦队手上挥舞的彩球,看起来是刚刚结束社团活动而要坐电车回家。天边,霞光映在大片云朵的边际,勾勒出江之岛和那座灯塔的剪影。

原来——竟然——这一切都是真的。青春的随性、天空的通透、电车的幽幽晃晃——原来,这一切原本仅仅在动画作品里看到的场景,确实发生在世界的这一处角落上。我再一次地确认了圣地巡礼的意义。只是我仍处于那一层纱幂之后,作为观察者而非参与者而观察着车站的环境与人们。就像当时多云的天气,在天与地之间仍隔着一层薄雾。最近的几次圣地巡礼,我试着到与作品里同样的地点、同样的餐厅去点同样的食物甚至摆出相同的位置、从相同的角度拍摄——这些姑且可以做到,但身为高中生,身为伊波健的我,却是难以身临其境。不得不承认,我依旧心存迷茫,就如同这铺盖满天的云。

三年半前的2013年夏天进行《TARI TRAI》及《侵略!乌贼娘》圣地巡礼时,我站在这片海岸沙滩上下过一个决心:等到日语达到一定程度,再来见你。虽然当时也没有一个标准,但大致想着是N3通过。后来去年7月份路经此处,尽管也去了江之岛,也到了镰仓高校前站,但依然没有下到那片沙滩——曾经我在上面写下“南燕せんせい”和“けんちゃん”的沙滩。现今虽然日语还是比较蹩脚,好歹通过了N2,也能够独自日本旅行——并非大城市,而是偏至种子岛、金华山。我想应该算是与那时海滩上暗下心愿时的自己相比,有所进步吧?所以,我今日再度来到了这片沙滩上,并确认了一个新的愿望。(生日再公布吧~!)

在镰仓高校前站的长凳上坐了片刻时间后,想在乘上回宾馆的江之电前再做一些什么,给自己的记忆留下一枚书签(栞)。忽然想到今天早上参拜镰仓五山之首建长寺在那里购买了原创的御朱印帐,打开扉页,是一个巨大的“梦”字。梦想或梦幻,究竟是消极还是积极?我还在做着高中生的梦吗?还在追寻着那些不在此岸的梦中情人吗?佛教有“远离颠倒梦想”之说,看来是一种劝解批判了?虽说如此,但这座建长寺历经七百多年,依旧不舍一个梦字,乃至置于扉页,使人思量,我又何惧呢?

起身,便有了个主意,拍了这么一张照片。有江之岛、有圣地、有梦。

巧的是,回顾了一下去年即那次秋之回忆实验团跑团八周年之际的感慨文,最后一句是这样写的:“我是千生千世的入梦者与造梦者。我是焚香者。我是祭司。”

你看,我依旧未变,犹记得白河萤为我弹奏过《爱之梦》。

——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wildgun于日本神奈川县镰仓公园酒店306室,面朝湘南海岸太平洋面而写本文。

距离那次跑团,有八年了——
今天是2016年的2月29日,是闰年中的闰日。在八年之前——2008年一月二月间所参与的那场由第四使徒带领的恋爱团,是我人生中的一件里程碑式的事。

在那之前,我是个没有接触过Galgame的人,只知道跟着《动画基地》或是《动感新势力》杂志编辑的一句玩笑话而将Galgame女主角归类为“矮平蠢”,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这八年间,发生了不少事:次年也就是2009年的5月,我首度踏上了日本的国土,进行了《秋之回忆》的圣地巡礼;跑团后不久我开始玩gal——《秋之回忆》、《School Days》、《星之梦》等等,后来又跑了一次《Fate》的团,依然是第四使徒主持的单人团;2014年我甚至还参与采访了《秋之回忆》目前品牌所属公司5pb.的社长志仓千代丸……如此种种。

继续阅读

链接: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全文索引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四周年心境随笔
“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
飘去飘来的笔记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
——《追梦人》

 

 

 

四年了啊——

每当寒假或是每当情人节,总能想起这个团,由第四使徒开设的,实验性的恋爱模组团。而前几天博客整理“关于我”模块,以及微博上有GM问起类似的主题团,加深了我对这个团的回忆。于是,昨天和今天夜里,我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将当时的跑团记录全部看了一遍。

 

其实现在看来,这个团并不能称为是“秋之回忆2nd团”,因为实在加了太多东西了:超能力、犯罪事件等等……按我现在的看法,这个团内大概只有50%左右是来自《秋之回忆2》的内容,其他的则是来自《第七夜》,或是来自GM的创作。于是,在这个属于我和第四使徒的世界里,朝风庄里除了不知名的小狗外,还有一只名为蝌蚪往人的小黑猫;男主角成了现代滥强富二代官二代高富帅;南燕、鹰乃还有男主角wildgun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获得超能力的人;wildgun还会跑到海滩上面对太平洋唱一曲周杰伦的《珊瑚海》。总之,现在看来是各种混乱各种无厘头。而且,这还真是一份孤独的甜蜜和孤独的忧伤。为何呢?因为它既不是MO2,也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跑团,因此无论哪一边似乎都无法找到人来一起体会这个故事。(当然第四使徒知道)因此,这次的实验团可以说是我的最令人沉醉也是最私密性的一段回忆。
大约半年前我开始思考我的神作是哪些——我对神作的定义是具有具有宗教性质的,它不仅要优秀,而且还要足以影响一个人的人生——我梳理了三部作品:童年时期的神作是《哆啦A梦》;少年时期的神作是《新世纪福音战士》;青年时期的神作,则是《秋之回忆》——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这三部动漫作品,确确实实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我的人生。而四年前的这个实验团,则是将我领入《秋之回忆2》乃至是galgame这类游戏的一个引子。这四年里,虽说不上风起云涌,但对我个人来说,也是非常精彩的四年了。TDC入围决赛、就职、开始喜欢手办和摄影、拍了很多Cos照片,以及与这次跑团有直接关系的——我去日本进行了三次圣地巡礼。四年间,我的爱好、我的性格、我的业余时间安排以及我所关注的领域或多或少地都与这次团有关,就像列车轨道上不断延伸向前的一个个小站,或是一浪推一浪的潮汐,终而将我推至日本湘南海岸的沙滩上,以及其他我与团中主角wildgun一样驻足、生活、留恋过的地方。
四年前,我在听孙楠的《只要有你》,四年后,我在听刚去世的凤飞飞演唱的《追梦人》(刚才偶尔在电台听到的,旋律稍微有点熟悉,这位歌手我不认识……);四年前,我在念南怀瑾的诗句“无情何必生斯世,有好终须累死生。长染戒香消俗念,怎又空负自多情?”,四年后,我在念南怀瑾转述巨赞法师诗句“无端岁月堂堂去,万种情怀的的来。”;四年前,在刚结束这个团时,我中毒了——就像其他玩家中了MO2毒那样——满怀愧疚和挫败感,四年后,当我现在回顾这个团时,我更多的是欢乐和感慨——感慨跑团中表现出的幼稚、和GM合作上的不合拍,当然也感慨现在我自己的进步和幼稚。

四年前,这次团开启了我对感情的认识和思考。而在这四年中……嗯,三次元没什么变化,而我更沉迷二次元了。就像四年前GM四年前在《GM的话》中提到的:

“这个团需要一个热爱RP,能够爱上一个虚拟的、根本不存在的NPC的一个玩家。
喜欢跑团
能喜欢上一个不存在的人物
没有玩过GAL游戏
wildgun完全符合这个要求,这个团能成功的完结,是和wil分不开的。”

 

四年后,虽然已经很久没跑团了,但却在那以后玩了不少AVG游戏,以这种方式展开了我在诸世界的旅程——像《秋之回忆》系列那样的普通校园生活,像《Fate》那样的都市战斗神话,像《红楼梦:林黛玉与北静王》那样古代中国大家庭,像《雪之本境》那样的灾难悬疑事件,或是像《秽翼的尤斯蒂娅》那样的中世纪时代剧。

就这样,我在诸世界中参与着生命、构造着生命、收获着生命。而文字,以及想象力,则是人类得以突破时空以及自身形体束缚的伟大工具。而这些故事,不仅仅塑造了我所创造的角色:威尔德安(wildgun)、宇文乾巽、迪纳波拉,而且也塑造了我自己。在我看这些世界的同时,也是在读我自己;在我为这些角色们感动、欢笑、苦闷、绝望的时候,正是在写我自己。

最后,引用时下的一个俏皮句式:

教练,我想玩AVG!
教练,我想跑团!

链接: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全文索引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GM的话

本部分作者:第四使徒

对于这个团,我的感觉是十分微妙的。
一、我几乎没有带过什么团,所以,这个团,也是理论上的,第一个团。
开始完全没有什么准备,几个PC在DM不在的情况下,闲聊D&D的战斗规则的细化,于是,几个人想用D20超能力的规则,尝试一下现代团。但在跑团的一开始,2个PC不知什么原因掉线了,这个团主题一转,套用了秋之回忆2的剧情,用了几天时间时间,DM和1个PC就完结了这个短团。
二、关于秋之回忆2
秋之回忆2,是我几年前通关的一款GAL游戏,可能关于GAL游戏的细分很多,不过,有一个共同点是:他们不需要你什么精细的操作,一个回车键,看着满满的对话和文字,1个小时之后,就这么通关了。整个游戏,就好像是一本电子书,可能你认为,这样的游戏没有什么玩的必要,不过,一个星期至少去一次秋叶原的OTAKU们不这么想。
三、关于跑团
一个现代团跑起来的难度超乎了我的想象,我们都诞生在这个现代,如果跑团过程中有哪些地方和PC经历的不一样,PC很快就会指出来。跑团中,这样的磕磕碰碰时有发生,最长的一次,是讨论治疗轻伤会不会发光,这个问题从百度贴吧问到了纯美苹果园,终于还是参考了“复活死者”的效果,使得团得以继续。
不过,跑团过程中,最难的地方就是:把人物的对话套用在PC身上,而且一些对话,必须要在特定的地点说出,如果没有这些对话,就没有之后的剧情,没有之后的剧情,整个跑团的效果就要打折扣。不过,值得庆幸的是,PC没有作出什么太出轨的事情,这样就保证了剧情的完整性。
四、关于人物
wildgun

这是很头疼的一个问题,wildgun是另一个团中的10级吟游诗人,所以,他在这次团中,也使用这一个角色。如果是T门团,一个吟游诗人的等级高一些也无所谓,一个一开始10级的角色,并且要求有10角色的声望,而且还是很有家庭背景的一个人物——————这个和原作主人公穷学生的“健”相差甚远。不过,相对的,因为没有按照原著中去打工,几个在餐馆中认识的角色就被cut了,她们只在之后的叙述中出现了几个名字。话说跑团,wil是完成这个团必不可缺少的人物,不是因为这个团只有一个PC,而是,这个团需要一个热爱RP,能够爱上一个虚拟的、根本不存在的NPC的一个玩家。
喜欢跑团
能喜欢上一个不存在的人物
没有玩过GAL游戏
wildgun完全符合这个要求,这个团能成功的完结,是和wil分不开的。
wil在跑团之后说:“两个男人在网络的各一终端旁亲亲我我地编造着同一个爱情故事,在旁人看来甚是可笑,大概也不会引起腐女的BL情结,
不过这正是人类的想象力所创造出的无限时空与无穷可能性。
使我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寒假。(也许是我的最后一个假期。)”
其实,这也是任何GAL玩家的面临的一个问题,真心喜欢GAL游戏玩家,没有几个是不被那些连生命都不曾存在的人物所打动,那种充满内心,而又被瞬间掏空,不带有一丝的希望——————不要说想哭泣了,想死的念头都有。
南燕
整个秋之回忆2中,南燕是最特殊的一个角色,不寻常的举动,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而原著中,作者也再用“横井超能力研究所”来暗示些什么,所有,南燕被赋予那些能力,她能逃出她的家也是因为她的超能力,至于能在月光的光照下看书,敢随便的坐在栏杆上,这些也都赋予了新的意义。

萤就像她的英文标题firefly一样,渺小,脆弱,美丽。这点在wildgun为一个10级角色上更体现出来。在原著中,萤似乎和健的差距不大,甚至更多的感觉,健是配不上萤的。但是当男主角套用了DND的10级人物模板,这个差距就很明显了。这也为在最后,萤说出:辛苦的练习钢琴、与wil创造出国前的回忆而玩自己不擅长的游戏、谎称自己没法弹钢琴而让wil多多注意自己……这些努力,就显得更有价值。而萤的故事最后,当我接着萤之口说出:“而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用了,萤再也无法吸引wil了。”的时候,我也被萤的那份努力感动了。在之后,wil施展法术不能成功,也是为了剧情的需要。就算时隔多年的今日,当听起《爱之梦》的时候,心中还是不断的涌出那份负罪感。
鹰乃
我首先要说,鹰乃,是我心中最向往的女性。
因为,我们身世的相似。
所以,我在另一个团中,扮演了一个从小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半精灵游荡者:雷。
于是,鹰乃成为了第三个拥有超能力的角色,而她的模组,就完全使用雷的能力。
不过,就像原著中的剧情一样,鹰乃只是一个配角。
在鹰乃问WIL在思考什么的时候,就是剧情决定时候,当wil的回答是南燕的时候,就是配角退场的时候——————可能有无数的人做出了这个选择。就像歌中唱的: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五、关于扮演

“如果给鹰乃超能力,她真的敢面对这么多人么?”
“如果当wil真的在萤面前施法的话,萤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现呢?”
这个是最难把握的一个地方,有些对话地方我抓着头,一只手按回车,心想:啊,就让她这么说吧。
有的地方说出来又后悔了,心想:XX不会是这个反映吧?
当全部完成的时候,长长叹一口气,原谅我吧…fans们。

NEXT: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附录:相关歌词

链接: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全文索引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尾声
实在是没想到,这篇实验报告居然能写出十万字之多。

跑团从2008年1月27日上海天空纷飞的大雪起始,止于2月6日除夕夜隆隆的鞭炮声中。
而本文则终结于情人节的夜晚至15日早晨,历时约4天,4个通宵。

在此之前印象中我是没玩过galgame的,可以说《秋之回忆2》是接触到的第一款。

而且galgame的代入感本就强于其他类游戏百倍,而跑团这种古老游戏形式的代入感则又强于galgame百倍。

于是用风影和流转虹的话来说:
我这次是动真感情了。

两个男人在网络的各一终端旁亲亲我我地编造着同一个爱情故事,在旁人看来甚是可笑,大概也不会引起腐女的BL情结,
不过这正是人类的想象力所创造出的无限时空与无穷可能性。
使我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寒假。(也许是我的最后一个假期。)

感谢你!我的GM——第四使徒。

该以怎样的表情来结束这篇实验报告呢?

wildgun将《泰戈尔诗集》翻到最后一页,深情地注视着身边的南燕,说:

Let this be my last word, that I trust thy love.
“我相信你的爱。”让这句话做我的最后的话。

NEXT: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GM的话

链接: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全文索引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附录:相关歌词

《迷迭香》
你的嘴角 微微上翘 性感的无可救药
想象不到 如此心跳 你的一切都想要
软性的饮料 上升的气泡 我将对你的喜好 一瓶装 全喝掉
这里最不缺就是热闹 你煽情 给拥抱
烛光在燃烧 有某种情调 眼神失焦了几秒 关于你的舞蹈
你慵懒的扭动着腰 受不了
你随风飘扬的笑 有迷迭香的味道
语带薄荷味的撒娇 对我发出恋爱的讯号
你优雅的像一只猫 动作轻盈的围绕
爱的甜味蔓延发酵 暧昧来的刚好
软性的饮料 上升的气泡 我将对你的喜好 一瓶装 全喝掉
这里最不缺就是热闹 你煽情 给拥抱
烛光在燃烧 有某种情调 眼神失焦了几秒 关于你的舞蹈
你慵懒的扭动着腰 受不了
你随风飘扬的笑 有迷迭香的味道
语带薄荷味的撒娇 对我发出恋爱的讯号
你优雅的像一只猫 动作轻盈的围绕
爱的甜味蔓延发酵 暧昧来的刚好
你的嘴角 微微上翘 性感的无可救药
想象不到 如此心跳 你的一切都想要
你的唇膏 鲜艳讨好 一股自信的骄傲
什么预兆 气氛微妙 因为爱你我知道
预兆 气氛微妙 因为爱你我知道

《千里之外》
屋檐如悬崖风铃如沧海我等燕归来
时间被安排演一场意外你悄然走开
故事在城外浓雾散不开看不清对白
你听不出来风声不存在是我在感慨

梦醒来是谁在窗台把结局打开
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生死难猜用一生去等待

闻泪声入林寻梨花白只得一行青苔
天在山之外雨落花台我两鬓斑白
闻泪声入林寻梨花白只得一行青苔
天在山之外雨落花台我等你来

一身琉璃白透明着尘埃你无瑕的爱
你从雨中来诗化了悲哀我淋湿现在
芙蓉水面采船行影犹在你却不回来
被岁月覆盖你说的花开过去成空白

梦醒来是谁在窗台把结局打开
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生死难猜用一生…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生死难猜用一生去等待
《珊瑚海》
海平面远方开始阴霾
悲伤要怎么平静纯白
我的脸上始终挟带
一抹浅浅的无奈
你用唇语说你要离开
那难过无声慢了下来
汹涌潮水你听明白
不是浪而是泪海
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海鸟跟鱼相爱
只是一场意外
我们的爱(给的爱)
差异一直存在(回不来)
风中尘埃(等待)
竟累积成伤害
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蔚蓝的珊瑚海
错过瞬间苍白
当初彼此(你我都)
不够成熟坦白(不应该)
热情不再(你的)
笑容勉强不来
爱深埋珊瑚海

毁坏的沙雕如何重来
有裂痕的爱怎么重盖
只是一切结束太快
你说你无法释怀
贝壳里隐藏什么期待
我们也已经无心再猜
面向海风咸咸的爱
尝不出还有未来
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海鸟跟鱼相爱
只是一场意外
我们的爱(给的爱)
差异一直存在(回不来)
风中尘埃(等待)
竟累积成伤害
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蔚蓝的珊瑚海
错过瞬间苍白
当初彼此(你我都)
不够成熟坦白(不应该)
热情不再(你的)
笑容勉强不来
爱深埋珊瑚海

《一直很安静》
空荡的街景想找个人放感情
做这种决定是寂寞与我为邻

我们的爱情像你路过的风景
一直在进行脚步却从来不会为我而停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你说爱像云要自在飘浮才美丽
我终於相信分手的理由时候很动听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我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
以为自己要的是曾经
却发现爱一定要有回音

我们的爱情像你路过的风景
一直在进行脚步却从来不会为我而停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除了泪在我的脸上任性
原来缘份是用来说明
你突然不爱我这件事情
《只要有你》
谁能告诉我,有没有这样的笔
能画出一双双不流泪的眼睛
留得住世上一纵既逝的光阴
能让所有美丽从此也不再凋零

如果是这样,我可以安慰自己
在没有你的夜里,能发出一线光明
留得住快乐,全部都送去给你
苦涩的味道变得甜蜜

从此也不用分开,相爱的天和地
还能在同一天空月亮太阳再相遇
生命中只要有你,什么都变得可以
让所有流星随时相遇

从此在人世上没有无奈和分离
我不用睁着眼睛看你远走的背影

没有变幻的青春,没有失落的爱情
所有承诺永恒得像星星

 

 

 

NEXT: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四周年心境随笔

链接: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全文索引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关于超能力

超能力,可以说是这个实验团对秋之回忆2最大的原创了。
GM说,这个团的基本问题是如何在现代社会背景下,恰如其分地使用超能力而不被发现。

(不过我倒是认为本次跑团的基本问题是如何调和既有galgame模组与跑团自由性间的冲突。)

对于超能力,我持有的态度是好奇,并且认为这是一种源自古代的力量,我相信古代文献中的相关记载能帮助我们了解超能力及其源头。

一开始我甚至以此取乐,比如用浮空术把蝌蚪升到天花板上玩,以及捉弄流氓A、B使他们一个倒在地上,一个还在旁边狂笑。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鹰乃被警察逮捕,我从人群中靠近她,抓起她的手臂释放了治疗轻伤的魔法。
这件事本身在跑团中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事实上为了“治疗魔法会不会发光”这个问题我和GM争论了大概两天之久。

最后,因为规则手册上一副颇具艺术性的复活术示意图片让我退了一步。
不过明明是受术者发光的场景却改成了施法者发光……

接下来,我遭受了一次沉重的打击。
在停尸间,我尽自己全力相把鹰乃复活,然而,失败了。
我对自己非常失望,并且第一次对超能力产生了质疑。

接下来,燕与鹰乃出现在我面前,向我说明了当时的情况——假死术——,于是我恢复了对超能力的信心,然而此时,另一个念头却出现了:

拥有超能力的人能和普通人在一起吗?
如果在一起的话,会幸福吗?
是不是超能力的人只有与同类在一起,才能守住秘密呢?

我这样的想法,大概也是促使我逐渐远离萤而接近燕的一个辅因吧。

其实停尸间一事对我的影响仍残留在心中,加上燕家庭的悲剧以及我与萤的不稳定关系,干扰着我对超能力的想法。

于是我便开始有了这样的想法:超能力是一种古代禁忌,我是否有资格拥有它呢?

当燕给那个小男孩抹消对超能力的记忆时,我也犹豫过,是否也要请求燕老师将我的能力也消除呢?
不过当时我还是跟着鹰乃走出了房间。

之后的一件事,让我彻底地失去了对超能力的信心。
当我想把超能力这个伟大的秘密分享给即将离我而去的萤的时候……

GM居然以“我与燕云雨之欢后7天无法使用魔法。”这样荒唐的理由把我的超能力给取消了。

一场本应旷世的伟大魔术演砸了,
多才多情的吟游诗人也只能像散架木偶一般,无神地倒在地上,
我完败。

在关键时刻总是失效,实在是令人极度失望的事。

后来我以自己,一个普通人的能力,成功地从火场中救出了翔太。
我成功了,即使没有超能力,我一样能做到。

故事的最后,我请求燕将我关于超能力的记忆消除。
我不是圣人,我做不到绝圣弃智。
我希望自己能像一个普通的学生一样爱着自己的老师;
像一个普通的男人一样爱着自己的女人。

“我选择第三种,把你变成爱着我的超能力之人。”——燕是这么回答的。

总算,这是一个以喜剧收场的故事,超能力则像一个来自远古的精灵一般,躲藏某个位面的夹缝中,观察着人类在爱的纠缠中,创造历史。

NEXT: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尾声

链接: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全文索引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关于角色歌

我对音乐歌曲认知浅薄,但希望能借几首音乐,表达我对游戏中诸位角色的感想。

南燕(之前):
《迷迭香》
周杰伦/方文山

南燕(之后)
《千里之外》
周杰伦&费玉清/方文山

白河萤个人:
《少女的祈祷》
巴达捷夫斯卡

白河萤与我:
《珊瑚海》
周杰伦/方文山

寿々奈鹰乃
《一直很安静》
阿桑/方文山

(忽然发现上面都是方文山写的词……orz)

男主角,及整篇故事
《只要有你》
孙楠&那英/陈颂红

NEXT: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关于超能力

链接: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全文索引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关于寿々奈鹰乃

关于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

跑团结束后,我凭着记忆,按照跑团时的选择玩了一次游戏原作。
结果出乎意料的是,鹰乃的CG只有一张。
也就是打流氓的那次。

在跑团剧情中,之所以鹰乃的戏份能如此之多,大概也要归因于GM强加之于其身的超能力吧。

事实上,跑团的前半部分,直到我被她击昏绑架至旅馆前,我对她只有愧罪之情。
以至于跑团中对文诚堂、鹰乃舅舅的多次描写,我也忽略而过。

在流氓事件中,我知道她是善良勇敢的。当然,也是冷酷无情的。

第二天凌晨的流氓群架,发生了。
虽然我一直想否认,但在我的协助下,警察还是逮捕到了鹰乃。
她也因此中弹负伤,我十分内疚。

所以之后,我尽一切力量,想动用一切社会关系,想帮助她摆脱罪名。
“事件是她参与的,但她只是正当防卫。”
我当时极力希望案件以此面貌告终。

这样一来,我们学校也免受责难,她也可以无罪释放,我也可以摆脱因协助警察逮捕而产生的深深自责。

但是,她的离奇死亡,使我更进一步地自责与悲痛。
事件本应以此悲剧落幕,
但好在,这只是一场超能力的骗局。
三人坦诚地解释之后,我释然了。

旅馆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些许改变。

我、燕、鹰乃三人的关系,一开始我认定了这样一个模式:

燕:我们的导师;
鹰乃:我的师姐。
——换句话说,燕是唐僧,鹰乃是悟空,我是猪八戒- –

之后,我和燕的感情在朝风庄和学校间逐步发展,最终接受并拥有了彼此。

然而,此时的鹰乃,对我而言则仍停留在“师姐”的身份上。
正如她自己所言:

“呵呵….其实不论在老师面前,还是在萤面前…”
“我都只不过是一个配角…..”

是的,如果将旅馆作为剧情的中点,那么在那之前是我和萤,之后是我和燕。
鹰乃始终处于一个配角和旁观者的立场。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一直很安静》,阿桑

当然,我也曾经几次试探过她,如:

当她发现误伤我时,我说:“好,鹰乃你欠我个人情哦。” ;
当我无法理解的她那悲伤难过的表情,我以“抄录儿歌”为借口,进一步和她谈话;
当我问及:如果那天我被误杀,她们会如何处理 时,她却给出了干脆、直接、利落的回答:“找个地方把你埋了。”

于是,我就认为是自作多情了,她对我并没有任何超越同学与师姐师弟的好感。

也许,在我们次数不多的交谈中,她也曾经试探过我,我却没能给出她所期待的答案。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新世纪福音战士》中加持良治关于男性与女性关系的一段台词,原话我已记不清,大约是说:
男女之间,永远是隔着一条河流的对岸。

我想,我和鹰乃大概也是这样的情况吧。

我们都互相投出试探的箭矢,但没有一支射中了对方的靶心。

时间就这么过着,终于到了她走的那天。
鹰乃才在月光下,向我袒露了心意。
沉默的吻别之后,我甚至没有抬腿去追她,因为实在找不到理由,也生怕这一追,就又平添了离别的痛苦。
汽车便载着她,驶向了月亮的远方。

之后当燕提及《竹取物语》时候,我当时认为这是她的一个完美结局。
后来,在看了鹰乃的通篇游戏台词后,才发现,自己真是愚蠢。

当然,对于鹰乃家庭的诸多事务,由于案件及超能力的出现,所以跑团中只出现了一小部分。

那么,现在的我只能在初夏宁静的夜晚,举头望明月,祈祝那远方的伊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吧。

NEXT: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关于角色歌

链接: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全文索引

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关于白河萤

罪孽深重,我当忏悔。
跑团结束后,我对白河萤除了沉重负罪感外,一无所有。

从头说起吧。
跑团的一开始,我便有这么一个女友。这是既定的,原作游戏中亦是如此。

萤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开朗、活泼、爱笑,也爱哭。
最重要的是,她非常会替人着想,甚至牺牲自己。就像扫晴娘一样。

一个非常好的女孩。

但是,我们之间,就是找不到一个共同点,一个默契的话题。

无论是当我谈及弗雷泽的巫术理论,还是动物们在雨天的祭祀行为,乃至最后一次谈话中关于魔法的展示,她都是以
“wildgun总是说这些奇怪的话题。”
等这样的话来结束对话。

连我们本应重合的生命主题——钢琴,也仅有一曲《爱之梦》的单方面问答。

而我,对她的好,也似乎只是基于一下这些原因:
“因为她也对我好,我应当予以同样的回报。”
“她是个好女孩,我不应当伤害她。”

我找不到我们之间互相相爱的真正理由,也没有过真正属于我们两人之间共同的情感分享与体验。
(仅有的登波离桥上的告白也是游戏强加的。)

爱需要理由吗?
爱是不需要理由的,但是没有充分积累作为其原因与基础而存在的爱是危险的,是不牢固的。

印象中,第一次的危机是产生于鹰乃使用我的形象与燕去调查,然后因为距离过于亲密而被萤发现。

几天后,我和燕向萤说明情况,但是她在我说出解释之前,就说了一句:

“已经没事了,这样就可以了。”

真的没事吗?不。
她这是为了继续保持我们之间的关系而选择了沉默与接受。
危机仍然存在,疑虑也只是被暂时积压。

不过,我要为自己辩护的是,这次事件我真的是无辜的。

接下来,由于超能力的存在,我与燕及鹰乃的关系变得紧密了。

当我第一次想到为了赶走燕父而试图暂代她的男友时,原来我开始变心了。

之后,因为要处理持超能力的男孩,我又一次冷落了萤。
而且是和燕一起,从她面前离开,将她一人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

“啊,老师好像有急事~我先去看看~”
“大概和学生会有关吧……”

当时我是这么说的,也许,此时“超能力”与“公务”已经成为了我和燕保持亲密关系的一个借口,而非真实原因。
——写到这里,我充满了罪恶感。

翔太的出现加剧了误会与危机。
萤在我面前无法继续弹奏出优美的旋律,但却和翔太一起愉快地弹着钢琴,谈着心事。
“装死”
这是我当时所想到的两个字。

而此时,罪恶感似乎消失了。
雨夜,我喝下了那杯古朴雅致又闪耀着迷人光晕的红酒——燕。

一曲《珊瑚海》过后,我知道,再也无法挽回了。

我所能做的,便是在她走之前,告诉她一个秘密,
一个伟大得足以承载我们曾经拥有的回忆与感情的秘密。

我想到了尼古拉。

他将自己毕生对魔法解读与研究,作为遗产与爱的纪念,留给他的侄子。
我也要将我的超能力,作为爱的纪念,与最后的礼物,留给这个曾经毫无保留地爱着我的女孩。

不过,伟大的魔术表演失败了。
让GM给砸场了。

我已无力再解释什么,也无需再说明什么。
完败。

不过,后来发现,至少我有一件事情,我始终没有欺骗她。
大概一周之前,她哭着我问鹰乃是不是死了的时候,我只是紧紧地抱住她,安慰她,什么都没有说。

最后一句话,我告诉她:
“不过,要相信。鹰乃还活着。”

也许,她听见了这句话,
也许,数年之后她旅行去日本碰到了鹰乃,或者在维也纳碰到了旅行中的鹰乃。

她会知道,我没有骗她。
她会想起,曾经一个男孩在告别时所提到的近乎荒诞的超能力。
她会忆起,我们共同走过的半年。

之后,当翔太告诉我他喜欢的是燕,也就是说,并非和萤在背叛我时,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吃惊。

我知道,背叛与分离,是没有共同话题与生命主题的必然结果。

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那么得戏剧化,而我则是剧中唯一扮演了罪人的角色。

罪孽深重,我当忏悔。

NEXT:参加第四使徒开设恋爱模组实验团之实验报告——关于寿々奈鹰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