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教

All posts tagged 犹太教

去年8月份,去了一趟以色列旅游。在以色列住宾馆的时候,我看到一件有些眼熟的东西,这就本文要展示和说明的东西——mezuzah。翻译成中文,可以叫做:门框经文盒。

其实以色列的这趟旅游,倒并不是我第一次知道mezuzah这样东西。早在4、5年前,有一次去上海犹太人难民纪念馆参观。那座纪念馆是根原先犹太教的摩西会堂改建的,因此导览的一开始是从会堂大厅开始。当时讲解员介绍时,就特别提醒我们看会堂入口门框上,右上方高于头部的位置处,贴着一个金属小条。经讲解员介绍,才知道这里是希伯来民族的一种传统风俗物。

去年8月份的旅游,第一天入住宾馆时,我也在门口发现了它!别的游客可能并不知道,甚至可能它并不在导游准备讲解的参观范围内。第二天早上集合时,我就想导游询问,这个金属小条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东西?有什么象征意义?导游女士便顺着我的话,向现场的游客们介绍起来:

这是一种被称为「mezuzah」的圣物,几乎每个犹太人家里,除了厕所以外的各扇门的门框上都会按上一个mezuzah。这其实是一个中空的金属小管,前方凸起呈半圆柱形或方形,后方贴着墙壁的一面则是平直的。之所以是中空,因为里面藏着一小卷羊皮纸,纸上是由专门的神职人员亲手抄写的一段《圣经》经文。通常有警示、提醒的作用。据说这是应希波来神耶和华在《申命记》中经文提出的要求:

6:4 以 色 列 阿 , 你 要 听 。 耶 和 华 我 们 神 是 独 一 的 主 。
6:5 你 要 尽 心 , 尽 性 , 尽 力 爱 耶 和 华 你 的 神 。
6:6 我 今 日 所 吩 咐 你 的 话 都 要 记 在 心 上 ,
6:7 也 要 殷 勤 教 训 你 的 儿 女 。 无 论 你 坐 在 家 里 , 行 在 路 上 , 躺 下 , 起 来 , 都 要 谈 论 。
6:8 也 要 系 在 手 上 为 记 号 , 戴 在 额 上 为 经 文 。
6:9 又 要 写 在 你 房 屋 的 门 框 上 , 并 你 的 城 门 上 。

一听说是羊皮纸,又有如此神圣的宗教意义,我就耐不住想买一小张了。毕竟,我以前在玩桌面角色扮演游戏(TRPG)时偏向于扮演的角色是吟游诗人和牧师,而羊皮纸正是这类魔法书生类职业角色必备的象征性道具。我曾经几次在国内淘宝上和网络上寻找,找出的结论是:所谓的羊皮纸,现在都以硫酸纸代替,没有用真羊皮的了。我一度以为羊皮纸已经从这个时代消失了,没想到就在亚洲——对,以色列依然在亚洲的地理范围内——的最西边,依然有珍贵的羊皮纸存在!于是我主动向导游说明,我想买一张!

顺比一说,还有一种历史故事里经常出现的纸,是埃及的纸莎草纸。这个我已经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埃及馆里拿到一张纪念品了,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品……

于是,在一个景点附近一家商铺里,导游趁着大家歇息的时候把我领到柜台,协助我买下了mezuzah。下面就是mezuzah的扫描件:

继续阅读

各位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wildgun。在一个更为古老的EVA讨论区——ChinaRen动漫论坛的EVA板块,我的曾用ID是sjmdmss_,时任「板斧」——即所谓副版主。

抛出那么一大堆古旧的网络用语,回忆随之泛起。不过我并不是以本文来叙旧的,而是想记录一下我最近去以色列旅游的情况。此行的首要目的当然是去看看真正的《死海文书》到底是什么样子,看看20多年前《新世纪福音战士》制作时庵野秀明所参考的、或者说引用其神秘主义概念借题发挥的古代经卷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我带上了寿屋キューポッシュ系列的明日香手办。题图便是明日香与在以色列昆兰地区死海文书博物馆所展出藏品的合影,这张照片便是此行的最大目的。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4月2日凌晨至早晨

地点:广岛县广岛市

各位好!又……见面了。本文是wildgun在2016年“四月新番”游记的首篇。这次,我去了中国旅游——日本的中国地区——短暂地在广岛住了三天两夜,也短暂地在九州福冈浏览了一番。尽管才三天,但也包括了我旅行中的一些“固定项目”:EVA、苹果零售店、星巴克,当然也有从我最初来日本旅游便不断进行着的活动:圣地巡礼,以及今年培养的新兴趣——参拜神社寺庙并收下御朱印。此外也想说明的是,随着我在日本旅行时间的积累,见识的增长,我对日本文化的着眼点也从ACGN方面扩展到了其历史、传统文化、神话传说、电车等等……今后的游记中,ACGN内容所占的比重或许会越来越少。好在另一方面,日本的ACGN作者们也十分积极地将日本各种文化作为素材不断创作出新的作品——或许今年这个地方还无关,明年这儿就变成某部作品的圣地了呢。

本次旅行简介

在介绍行程之前想写下一些话,也算是本次行程心境的铺垫。其实本次行程原本是设想清明节假日连带前后五天,甚至九天。无奈单位领导未予批准我的调休申请,我甚至还就此事咨询了律师。或许各位读者看我每年都去日本旅游实在已经很舒畅了——但“一定想去看一看日本的樱花”的念头也逐渐萌生。如果只限定在寒暑假才能出行,却必然要错失樱花与红叶直至退休年纪,这样也无异于一种束缚。由此,我也深入地考虑了就人生尺度而言,所谓工作之于人生的作用……好了,抱怨的文字我就不在游记中多写了,总之就是怀着这样无奈而任性的心情,我把行程删删减减后又压缩一番,安排在了清明三天之中——幸好,樱花如期而至。

尽管行程缩短至三天,但本次行程中依然有许多惊喜,甚至有许多第一次的经历可以写出来与大家分享:第一次独自转乘日本国内航班——第一次被全日空公司免费邀请升至高级经济舱、第一次尝试在飞机上的特殊餐食、第一次机上购物、第一次买JR周游券、第一次搭乘新干线、第一次乘船去日本离岛……以及本次行程的目标:第一次在日本看到春日阳光下的樱吹雪。
继续阅读

前不久,我参观了位于上海虹口区长阳路上的犹太难民纪念馆。虽说是单位派给的任务——参观上海红色基地并写心得体会,不过恰好我对犹太民族这个异邦民族的文化与历史经历有些兴趣,便就选择拜访参观了此处。

在出发的前几天,我开始回顾自己印象中犹太人的概念,这个是一个怎样的民族形象呢?他们常常出现在书页之间——他们是智慧与经商的象征;是德国纳粹独裁统治者屠戮的对象;是流离失所的族群;到了现代,他们又成了孕育农业滴灌栽培与许多计算机领域新科技的智慧一族。而在我的兴趣领域视野内,犹太民族是在地理与信仰层面动荡了40年最终达到应许之地迦南的民族;是十二支派互相合作或征战,诞生出一代代先知、士师、列王,而最终凝练成为西方艺术作品中一个个经典人物形象的古老民族。

那么,曾经在上海作为难民的犹太人,又是怎样的形象呢?带着这个问题,我走进了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