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All posts tagged 写作

读者你好。你已经读过《Memories Off 圣地巡礼纪念册》这本小册子了吗?如果翻到最后一页没有略过的话,我想你可能已经注意到在图文编著的右侧,写着我的ID,也就是wildgun。

是的,现在可以告诉大家了,我就是《Memories Off 圣地巡礼纪念册》的作者——当然,还有名单中其他各位朋友的鼎力支持与协助,这本小册字才得以凝成。这本小册子是一本几乎没有剧透的册子,大家应该可以放心阅读。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被委任独立写一本小册子,虽然还算不上是正式出版物,但对于通常都是写博客,偶尔有过几次杂志社约稿的我来说,是一项里程碑式的任务。在编写时,以及之后的每个环节过程,我都会有些缺乏自信,毕竟是第一次写那么多文字甚至还是以最终交付印刷成册为目标的嘛!
继续阅读

最近开始试着参加了网上的读书会,差不多就是多人荐书并在同一时间段同读一本书的活动。现以本文随时更新读书过程中的考虑想法。顺便也是尝试用更为丰富的Markdown语法标记。

12月16日,阅读前言与第一章

说实话,嗯……蛮鸡汤的。
前言部分作者自述了学习写作经历的弯路,然后三番五次后遇到了令自己豁然开朗的写作导师,再经过一番历练自己也开设了写作班。并由此开始连绵的鼓励……

但是,对于我这样的理科思维的读者来说,要看数据。作者在提到自己开办名为“作家阁楼”的写作培训班20年有余。那么然后呢?这个培训班培养了多少写作成功者(至少在写作的商业活动上得到认可?)?成功者的人数到底占来写作培训班求学人的多少比例呢?作者并没有交代,而是笔锋一转,继续鼓励大家坚持不懈、不要被第一稿烂稿而烦恼……等等。

说实话,并没有让我眼前一亮的部分。

继续阅读

最近在看两本书,一本是《恋上书》,另一本是《古都》。前者听上去是文艺小清新的书,实际上是一本介绍书本生产各个环节具体工艺过程的书,书中内容涉及制书的各个环节,比如手工装订内页以及精装本外壳,再比如大工厂纸浆到纸产品的生产线,以及CMKY四色墨水的调制等等……这些文章是在一本期刊杂志上连载介绍书本制作工艺的系列文章,而后集结成书。不太专业学术,蛮不错,我目前读到一半。后一本《古都》则是收录了川端康成的两篇文学作品,其中一篇就是与书同名的《古都》,是非常文学的一本文学作品,文学得以至于我都觉得这个故事有开头却没有戏剧性的结尾,真是十分有日本文学特色的作品吧!(《源氏物语》也是结尾莫名其妙就结束了的。)
继续阅读

刚才趴在床上看《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这是一本有关剧本写作的指导书,看着看着脑子开了小差,跳跃着的思绪间发现了两个相似的片段。收回思绪后仔细思考,便得到了这种用以渲染人物情感的技巧,被我称为“已知观未知”。

怎么个意思呢?就是让观众(读者)知道一条关键性的情报,而作品中的某个角色不知道这条情报。围绕因这条情报的缺失,该角色表现出的情感;以及可预见的当获得了这条情报之后,该角色表现出的另一种情感,这两种情感之间的反差。

这么说太绕口了,举个例子。出自《欢迎加入NHK》漫画第一卷:

有一幕大致情节如下:山崎和佐藤是两个损友,一次聊天中山崎向佐藤提及自己有个女朋友。之后有一天佐藤秘密地尾随进山崎的学校,并偷听到了佐藤女朋友与她闺蜜之间的谈话“山崎怎么可能是我的男朋友”、“而且山崎他虽然风趣,不过是那个(御宅族)耶”、“我现在最爱的可是和夫呢。”之类的话。

回家后佐藤试探性地问起山崎时,山崎却手舞足蹈满面笑容地自我陶醉在有女朋友的喜悦中:“有女朋友真是好”、“佐藤你也快交个女朋友吧!那里肯定会有一片美丽天堂在等着你的。

此刻佐藤及读者眼中山崎灿烂的笑容的背后,实则是单相思与虚假恋爱的悲调。

类似的还有《日在校园》动画,前一幕伊藤诚还在寝室和众女生滥交,后一幕则切换到了圣诞夜不知其情的桂言叶在寒风中为伊藤诚准备礼物。这则是亦痴亦悲。

继续阅读

古今文化元素的借喻——我所喜爱的一种写作手法

其实一直很欣赏丹·布朗这位作者,主要归因于他小说的主题往往很对我胃口,而其中的一种写作现象我则尤为喜欢。

这种方法往往是将现代的人、事、物联系到古代的关系上。我查了一下各类修辞方法,姑且将之称为“古今文化元素的借喻”。

例1:(《天使与魔鬼》)

“随着狼藉声名的远扬,这些杀手逐渐被人们称为‘黑煞星’——字面意思即‘嗜黑煞者’。后来,‘黑煞星’这个词几乎在每一种语言里都成了‘死亡’的同义词。这个词现在仍在使用,甚至在现代英语中也在使用……只不过就像杀人的手段变化了一样,这个词也发生了演变。

这个词现在叫‘刺客’。”

例2:(这句话发生在残障的雷·提彬爵士用拐杖巧妙地击倒了闯入他宅邸的人,《达·芬奇密码》)

“提彬蹒跚着走过来。‘是一位骑士挥舞着埃克姆整形公司制造的亚瑟王神剑救你来的。’”

例3:(本句摘自前一阵转载的文章《陶醉》中)

“如果说在古典时期文化的主要价值是对意识生活和理性建构的追求,那么追求陶醉和满足陶醉已经成为当代文化的炼丹士所制作的灵丹妙药。”
在例1中,将刺客这种职业联系到古代被称为‘黑煞星’的一群人身上。

其实这样的比喻我在上一篇文章《在没有妖怪的世界里探索形、真、理——<怪-化猫>观后杂谈》最后也用到了:

“当今时代仍有一批人以自己的学识来帮助他人了解真与理,进而帮助他人摆脱心中之妖。这群人在古代往往被称为巫或者觋,而现在则被称为——心理治疗师。”
在例2中,雷?提彬爵士半自嘲半自豪地将手持拐杖击倒入侵者的自己比喻为古代持剑的骑士。这充分体现了他的幽默及贵族血统。

例3中,将当代文学家比喻成炼丹术师,给文学及文学家蒙上了来自远古的神秘与高贵气息。
之所以喜欢这样的写作手法,是因为在如此比喻之后,是丰富的想象力。能将身穿西装革履、手持各类数码产品的现代人借喻为一种古老且神秘的职业或身份上,颇有几分“角色扮演”的气氛。

当与人合作写程序时,把自己想象成是与众人一起建造巴别塔的巴比伦先民;至于谈情说爱诸事时,你们便是亚当与夏娃;当做演讲时,把自己想象成传播福音的主教;当和朋友一起吃自助餐时,就干脆把自己和朋友们想象成一群庆祝远洋归来的海盗吧!
古代的人们、城墙和时代,仍在你身边穿梭——你看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