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培

All posts tagged 水培

其实我近年来对种植植物的热情,是从2014年买了Parrot的Flower Power蓝牙植物生长环境监测器开始的。到了现在有一年半以上的时间,也经历了2015年一整年的春夏秋冬、有了对于植物生长来说一个年度的周期的经历和体验。我想在这一年中,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或失败或成功的教训或经验,来写一下。

所谓“自然年”?

就算有了“写一下一年的种植经历”的想法,但以哪个时间点、哪个日期作为周期的循环开始,来写作和发表这篇文章呢?我并没有想好。公历的元旦或是农历的春节?其实从自然界的角度来看,这两个节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对于植物生长来说,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期。真要说有什么“自然界轮回往复”的话,应该是每年的冬至日——在这一天,北半球日照时间最短,过了这一天就渐长。也因此,冬至日这一天被北半球的古埃及文明以及中华文明,都认定为是重要的一个节日。

但是,当我打算写这篇文章时,早已经过了冬至日了。于是干脆就不定一个明确的日期,而是放在冬天完成这么一片总结文吧!冬天有假期,我空;冬天植物生长缓慢甚至冬眠,它们也空。

继续阅读

最近办公室惨遭鼠灾……就说我那棵长得很长——我还期待它能挂在墙壁上越长越长,甚至最近几个月的月初定期给它顶端贴上标签看看每个月究竟能生长多少长度的绿萝——惨遭截断之灾。

具体惨象不提。来说一个与植物学有关的小预测&小观察。

面对绿萝的尸体……不,活体!我想到曾经也有许多同事剪枝回家水培的事,绿萝也确实是一种适合盆栽或水培的植物。外加今年春天起我尝试把一棵薄荷在烧瓶中水培直至开花的成功经验,因此对于这棵被老鼠咬断的绿萝,我也打算进行水培一下,先培养出根系,再考虑移栽入土中。

不知道读着本篇文章的各位有没有见过绿萝呢?绿萝是一种蔓藤性质的植物,虽然不像爬山虎那样能凭空爬墙,但也有强韧的茎,而且在茎上还会有一节一节粗短坚硬的根。

于是问题就来了:绿萝的哪一头更适合水培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