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花果

All posts tagged 无花果

先来上图,这是今天我在家里试拍的两张照片,用的镜头是老蛙(LAOWA)15mm f4镜头

第一张是逆光拍摄的无花果树叶,第二张则是一颗陶粒,或者说是一颗小石子,就是园艺种植上用来铺面的小石头。

在我镜头已经集齐,不怎么关注新镜头的最近两三年里,似乎国产镜头有了蓬勃的发展,中一光学、永诺等都纷纷推出了自己的镜头。这些镜头要么都是很保守的35mm或50mm定焦,要不就是十分变态罕见的极端镜头,与原厂镜头形成产品差异化,开拓之前鲜有的产品领域。于是,这支由长庚光学推出的老蛙(LAOWA)15mm f4镜头便进入了我的视野(购物车)。

它吸引我的原因是:它是一支微距广角镜头,网上摄影爱好者的评价是:它拓展了一项新的摄影领域:环境微距。

继续阅读

今天周六,走上阳台看一下冬季平日不太注意的植物,尽管过了一个零下9度的严冬,有几盆植物看似永久地枯萎了,但同时也惊喜地发现:几棵植物发芽了——尤其是从去年六月花谢以来就未曾谋面的百合花,从深厚的花盆土底下冒出了头来,可喜可贺!

来看看百合花,9个月没见了呀!
百合花 Lilium 莉莉乌姆

风信子虽然是冬季种下的,但也正是生长期。
风信子

无花果的枝头,即耶稣基督所谓“夏天近了”。
无花果 发芽

最后是蔷薇查尔斯奈茹,其实我有点犹豫要不要发在这里。为什么?因为几乎一整个冬天它都没停止发芽!只是最近几周全株各部分都长出了新绿。

蔷薇 玫瑰 查尔斯奈茹

拍完照片后,想着本文起一个怎样诗意的名字呢?想着查查七十二候,结果发现今天正好是3月5日,惊蛰日,对于以前养乌龟的我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

惊蛰第一候:桃始华。于是便有了本文这样一个标题。

其实我近年来对种植植物的热情,是从2014年买了Parrot的Flower Power蓝牙植物生长环境监测器开始的。到了现在有一年半以上的时间,也经历了2015年一整年的春夏秋冬、有了对于植物生长来说一个年度的周期的经历和体验。我想在这一年中,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或失败或成功的教训或经验,来写一下。

所谓“自然年”?

就算有了“写一下一年的种植经历”的想法,但以哪个时间点、哪个日期作为周期的循环开始,来写作和发表这篇文章呢?我并没有想好。公历的元旦或是农历的春节?其实从自然界的角度来看,这两个节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对于植物生长来说,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期。真要说有什么“自然界轮回往复”的话,应该是每年的冬至日——在这一天,北半球日照时间最短,过了这一天就渐长。也因此,冬至日这一天被北半球的古埃及文明以及中华文明,都认定为是重要的一个节日。

但是,当我打算写这篇文章时,早已经过了冬至日了。于是干脆就不定一个明确的日期,而是放在冬天完成这么一片总结文吧!冬天有假期,我空;冬天植物生长缓慢甚至冬眠,它们也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