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All posts tagged 博客

因为考虑使用互联网工具长期备份博客的关系,我开始考虑有关死亡的事——准确来说,我开始考虑复活的事。

首先一个事实是:目前人类还不掌握复活技术。并且我推测在我有限的生命结束之前,人类应该也不太可能掌握吧?

那么谁会掌握复活技术?

这里有一个思考前提了。如果一旦我死亡(意识消亡),整个世界都不复存在了的话,那么我就毫无办法了。但是,如果即便是在我死后,世界依然是存在的话,那么,未来的人就有十分有可能掌握复活技术。
继续阅读

2007年最初开设在百度空间博客,前几天(3月26日)已经进入第14个年头了!

最近这一年,我的博客里充满了《记录的地平线》的文章、翻译资料和同人创作。可以说我是完全陷了进去。

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或者是更前一些的1、2月份,破天荒地传来了《记录的地平线》第三季动画开播的消息;与此同时,翻开去年的博客,当时还处于日本新冠疫情早期,还在关注日本的那条爆发疫情的邮轮,还以为天暖和了疫情就会过去了,还在像是生存游戏一般地(以半开玩笑的心态)买了一些防灾物品。结果现在回头来看,并没有发展到像是丧尸病毒爆发那样的万人空巷——但是新冠疫情却远比当初认真预想时结束得要晚,以至于写这篇文章的现在日本正进入第四波高发疫情的初期,而大阪日新增感染人数已经连续两天超过了东京……

大致也是去年这个时候左右,我在网上看到了一句话,好像是说某位大文豪(雨果?莎士比亚?)就是躲在家里躲避疫情,然后写出了伟大的某某作品。一年多前的那时候处于居家防疫状态的还是以中国大陆为主,所以当时互联网上,以中文为主,出现了许多「在家怎么过得有意义」的点子。

然后就蔓延到了全世界。在一年之前,我看到了那句话,我想我估计自己不是大文豪,但用我已经学有所成的日语,或许能将在家里躲避疫情的时间,凑在一起做些什么事。这一年来的结果,就是各位博客读者在这一年间看到(并且还将持续下去)的《记录的地平线》创作及翻译索引这个网页。

6年前的作品,我又拿出来继续观看,同时我的日本生活,也将要改变阶段。

今天,我看了《记录的地平线》第三季的最后一话,也看完了今天刚从Animate发来的《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ing》第三部剧场版动画——后者是我2008年开始接触的作品。

回顾这两部作品,也回顾这漫长的一年,来说说漫长这件事。最近是越发地感觉到,社会身份、职业等等,都是短暂易变的东西,不是漫长的可以不变的东西。若要以可以长久延绵持续的东西来排个顺位的话:1、自己(身体健康、性格脾气),2、直接血亲,3、自己的兴趣爱好。

兴趣爱好恐怕是那种……就算暂时从坑中爬出来,当你下次见到坑的时候还是会高高兴兴跳下去的东西吧。或许它也是性格的一部分,性格的外部相貌,是一种外部世界中符合自己大脑神经连接形态的事物。

在漫长的,并且也算是做了一些事的这一年博客生活中,我意识到了「漫长的事物」,并于此篇文章,记录在这个也可以说得上是「漫长」的个人博客站点的新一篇中。

我想,如果我不再发点什么文章的话,会被认为是这个博客停更了吧。

不过其实,我最近不说每天,也是至少每周在操作博客哦。除了忙于生活中的各种事务外,我还在忙些什么呢?

拯救相册图片啊!!!

没错,网易宣布2019年5月初,相册即将停止运营,且一切图片都无法访问。基于这个情况,昨天我已经成功地把网易相册里的所有图片都保存到NAS里进行了备份。而接下来面临的巨大问题是,把它们迁移到自己的图床——一张一张,几乎是全手动。

基于这个原因,并且还基于大约2015年左右从百度空间搬家到目前自建WordPress站点的经验,我真的对富媒体——图片、视频等是怕了的。文字还便于拷贝复制迁移粘贴,一旦涉及到图片、视频等的迁移,操作量与管理复杂程度多了不是一点点。而又因为我是个人用户,对于富媒体的管理无论是从技术手段,还是从思想理念来说,都没有大公司那么先进——但同时我又无法信任那些大公司会提供比我个人博客存在时间更久的服务。在我生产这个博客的12年前,多少互联网公司,资产远超过我个人的互联网公司关停服务、转型产业了呢?

基于此,总之我近期已经恢复了大约近两年的帖子——其中部分旅游相关帖子的内容还没有恢复,但是图片已经在我的NAS文件夹里了。我接下来还是会像愚公移山那样,每天、每周尽量弄一些,希望把从2007年本博客开站以来的所有图片文件都能恢复出来。

希望如此吧。

发此一篇,以表更新。

如果你看到了这张网易相册外链警告图,说明我开始给博客换图床了。

简而言之,就是从去年年底开始,网易相册外链服务异常,直到最近我才看到网易相册停止运营的公告。

于是我要在短短几个月内把所有博客文章的图片都进行迁移。

作为纪念,如果你能看到我本文开头的这张网易相册外链警告图,说明你已经能访问我的新图床了——我把这张警告图作为纪念留了下来。

大家能看到吗?

来说说,关于博客和网站的事吧!

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应该要给近期访问我博客的人道个歉。不好意思,因为本站使用了网易相册的付费服务作为外链图床,而网易相册近几周持续故障——表现为外链图片也显示为网易禁止外链的默认图(即使是付费用户)。因此,近几周来访问我博客的用户,看到的图片部分几乎都是那张网易的提示吧。很遗憾,我也只能等待其复原。

正因为如此,近期我避免发布需要用到图片的博文,中断了近期延续着的星巴克咖啡护照笔记系列,和《源氏物语》读书笔记系列的博客连载。再这样下去,就要变成「文字齿轮」单项博客啦!(笑)

故此,本文依然是发一篇文字内容的博客,来写一下我对自己的这个博客,以及两个网站现有问题的整理、对解决方法的思考以及还有一些对未来的考虑。

我的博客,wildgun.net——延续网上的wildgun

我的博客wildgun.net,我依然想保持这样零零总总、杂乱不堪的风格。尽管现在我看到有一些创作者开设了相当个人性但也同时保持了主题专一、明确特征的高质量博客(或知乎专栏)。但我依然秉持自2007年3月开始使用百度空间,之后迁移到独立网站+WordPress程序平台以来这么近12年的特征——网上的我这个人的记录。这也正是我多次提及的网络日志WeBlog的含义。

既然是网上的我,不是作为一个题材、一门学问,而是一个我的轨迹记录与展现的空间,在长达近12年的时间里,我这个人自然有成长也有变化,特别是我兴趣领域经常迁移又反复,可能每个月我关心的事物都有所不同。因此自然我的博客题材也就缤纷多彩,杂乱不堪起来了。

而特别是如今,听到《一天世界》(原《IT公论》)等播主所提醒的互联网正在变得不那么互联、而是集中到了那么几个巨头网站这样的发展倾向,我更注重自己网上内容的独立性、延续性,并为之而自豪。

好,来说具体层面的问题:

继续阅读

最近我频繁更新博客了嘛,自然也就开始想折腾一下博客主题了。我使用的虚拟主机是美橙互联(https://www.cndns.com)以前为了精简博客存储空间,因此只留下了一个在用的主题(Parament),这也是自本博客从百度空间手动搬迁至WordPress程序平台以来,一直在用的主题。

问题现象

最近频繁更新,因此也想折腾一下WordPress主题,想在管理后台下载新主题却发现存在这样几个现象:

1、无法在主题选择界面看到新下载的主题;
2、当再次尝试下载新主题时,提示该主题目录已存在。通过FTP连入后,发现/wp-content/themes下确实存在该主题名的目录。

排查过程

经网上搜索,我看到了这样一篇文章:《启用 ScanDir 解决 WordPress 不识别主题及翻译无限更新的问题》,其中提到的问题现象与我一致。

于是我建立了一个PHP文件,里面只写入一句命令:

<?php phpinfo();?>

并上传到服务器,然后从浏览器中访问它。在得到的结果中搜索ScanDir,发现该函数确实被美橙互联虚拟主机后台所禁(列于disable_functions栏内)。

解决方法

后来我提交了个工单,客服就很快地帮我解决了该问题,并告诉我其实我自己也可以在FTP根目录下的php.ini文件中修改。

最后,预告一句:最近我可能会改换博客主题,如果看到我的博客忽然变了样子,请不要惊讶哦!(真的有人会注意到吗……)

2019年初笔:旦

各位新年好!我是依然在写博客、依然记得元旦写初笔这个传统的wildgun!

进入正题,去年写了什么呢?其实我也忘得差不多了。多亏有了博客,翻一翻去年元旦当天发的博文,才发现是:「兆」字。

呃……不好意思啊,要说去年元旦所兆示的事物,目前还不知道是否确定,因此不可说。

但是你看,这个兆字加一个走之底,就是一个逃字。我从2017年气氛日趋紧张、工作环境越发严苛且危及生活个人时间的工作中逃离,就是一种逃;若是加提手旁呢?在2018年的旅行中不断尝试和日本人交流,甚至还陪同日本的游戏作家进行豹先生来中国取材旅行,对我(至少是我的日语能力方面)也算是一种挑战。(当然进行豹来中国是另有一位相当出色的翻译的。)

呃……来说说个人博客的话题。不知从什么开始,我打算把博客和微博类网络媒体区分使用,微博发表简短、临时起意性的内容,而把博客作为长篇大论内容的发表处。可是渐渐呢,博客成了一个「感想文章收集器」,变成只用于收集读后感、评价文或采访了,也就是说,一年也用不到几次、发表不到几篇文章了。

结果博客空间续费的时候,感觉没好好利用啊!一年来更新的内容太少啦!

继续阅读

从2007年到现在,我的博客居然已经开了11周年了!前一阵子在写《关于我、关于这里》时,还一时间将本博客的开通时间少算一年,以为今年是10周年——其实,今年是11周年。

回首过去的11年内互联网以及特别是中文互联网,发展得很快。或许是因为我最近看了一些关于密码朋克、密码学以及赛博空间的书,因此回顾这十一年来的互联网变化乐观与悲观是并存的:

一方面,从2007年那时的「Web2.0」浪潮下的人人开始创作开始建立自己的社交平台到近几年大众渐渐开始习惯为知识付费,以及接受游戏以外的电子产品服务,抽象来说就是从「人人创作」到「互相为师」的阶段。在这期间,我也买了不少电子书(最近正热衷于这个呢!),以及买过付费的播客服务。

另一方面,从消极的侧面来看,中文互联网的环境却显得越发严峻。无论是管理层面的实际制度越发严酷、自由空间越发狭窄,还是网站使用分布层面,越发趋向于中心化(而非「去中心化」)。过去,我们通过记下一条条网址,把一个个域名记录在收藏夹或者记事本里,以便能打开排版各异、内容多姿多彩的网站、博客、聊天室、论坛,乃至telnet电子公告板以及我甚至连用都没用过的新闻组(Usenet)。而如今,对于一部分互联网用户来说,PC是什么?手机是什么?甚至网址是什么?更不用说对应不同网络协议的不同软件了。「上网」的开始到结束就是打开那个绿色的气泡小图标,也就是本人wildgun现在所不使用的「微信」。

在这样的第11年之际,我感谢11年前的我自己,当时在怀着尝试的心态下开始写的第一篇博客成为一个种子与契机,凌乱而活泼地生长起来,蔓延至今。

再说一下有关本站的运行情况。为了免于备案管理,还要考虑到中国大陆用户的访问速度,因此本站使用了香港的虚拟主机。域名、外链相册费用等,自从百度空间关闭迁移至独立的Wordpress架构博客后,每年都会有一笔固定且无法轻易忽视的开销金额。因此本站尝试着引入了广告联盟的投放广告,具体来说,目前尝试了Google、亚马逊和Booking。大家或许会在侧边栏目以及文章内容中忽然看到广告。我也会对广告内容进行人工筛选。以期避免不宜的内容出现在网页上。但至于说效果如何?用网上个人博客广告联盟效果的幽默评价——与其期待这个,不如去捡塑料瓶卖钱。因此可以说广告的投放只是我的一次兴趣尝试,仅此而已。

不过,如今本站也开始提供捐赠支持的渠道,具体资助方式可以在本站自我介绍文《关于我、关于这里》的文末找到。从理念层面来说,是乘「知识付费」之理念之风,而对自己博客内容及存在方式有信心的表现,也希望以此能更长久地展示分享给更多的人;从基础层面来说,便是希望我写下的文字、编辑出博客文章,它们可以像生物一般,寻找并巩固它们本身自己的存在基石。

这便是我的博客wildgun.net11年之际之记。

每当回顾时,我总会思考:07、08年对于我的人生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而其中尤其是2007年为最。许多我人生中拥有启动意义的事都在这一年中发生,例如参加TDC社团,例如毕业准备就职,再比如,我在2007年的3月26日开始了在百度空间的写作——直至十年后的现今。

在两三年前百度空间宣布关闭后,我将上面的内容迁移到了网易博客,之后又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以每天搬运三篇的平均速度,将网易博客的内容手动复制到了我目前的wildgun.net博客上。在转载过程中,我认识到自己的兴趣范围很广,不断变迁,因而内容很杂。有时候写写这个,有时候拍拍那个,再沉静下来码一段通篇的论述,结果过不了几天又来了篇恶搞。这倒也契合了「博客」这个由「Web Log」音译而来的汉语名词以新生的含义——广博的内容。

继续阅读

2016年3月26日,是博客建立九周年。现在是3月28日——稍稍晚了两天。

尽管如此,但其实最近一直在更新博客——不仅仅是更新,还把原来发在百度空间、现暂存于网易博客的博文逐一转载过来。

建立了新的博客空间wildgun.net,WordPress用起来还算顺手——主要也是与我在其它几个平台有时候会一起更新的站点(和邪社ACG批评)用同样的后台系统——因此也蛮方便。

九年的风云变化,从狭小的博客站点变迁来看,百度空间也关张了,网易则依然只支持着老旧的网页flash上传图片功能,但业界却已经不仅在谈论移动端应用,更开始讨论VR界面下的网页浏览方式了。

一句不知说了几回的老话:

在此感谢访问过我空间、正在访问我的空间以及在不久的将来即将访问我空间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