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All posts tagged 采访

说明:之前提到过,我在上周接受了《环球时报》英文版的采访,介绍了我的圣地巡礼活动。采访的形式是新浪微博私信,以及电子邮件的问答。用的语言则是中文,再由编辑概括、翻译为报道内容,并与其他几位被采访者一起整合成完整的报道:《ACG-themed tours take off》

本文则是如实地给出记者对我的采访问题,以及我的回答。其中有关本人信息的内容则略过。

1. 关于你的基本信息:您的姓名,年龄,职业,目前在哪里生活或工作,喜欢动漫有多长时间?

(个人信息本文从略)

如果是说看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以及读童话书的话,是从有记忆开始就这样了。
如果是有自觉意识地追某一部作品,那应该要算小学三年级开始买《机器猫》漫画。这样算来的话,18年多了。

2. 你如何理解二次元文化?你认为自己是二次元人群吗?

这是一个与日本“御宅文化”相近的概念,是指对动画、漫画、游戏、轻小说等作品感兴趣的文化习惯。但既然是“二次元”,我想它与“御宅文化”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有一部虚构的作品在支撑。

我的意思是:“御宅文化”可以包括一些对非作品形态的文化元素的热衷,比如喜欢铁道的铁道宅、喜欢军队元素的军事宅……等等。(这些在御宅文化经典作品《电车男》的电视剧中都有体现。)

但“二次元文化”既然带了“二次元”这三个字(我理解为:虚构作品),因此其区别于“御宅文化”的核心要素,就在于有一部作品作为一切兴趣的起点和归宿。

如果基于我这样的理解,那么我自然属于二次元人群。

继续阅读

说明:最近我接受了《环球时报》英文版有关ACG旅游这一主题的采访。本文及图片就是综合了对我以及另外几位受访者介绍后的成文内容。转载自: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962164.shtml

ACG-themed tours take off

By Chen Ximeng Source:Global Times Published: 2016–1–6 19:43:01
Enthusiasts seek real-world locations featured in their favorite fantasies

ACG-themed tours take off

Akihabara in Tokyo, Japan, is a hub for all kinds of anime and manga products and activities, and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places for ACG tourism. Photo: IC

Huang Yeqiang, a 28-year-old office clerk at a university in Shanghai, remembers the excitement and spiritual pleasure he felt when he first visited Enoshima, a small island in Kanagawa, Japan, one of the locations featured in Memories Off 2nd, a famous Japanese gal game.

“Visiting this place gave me a strong sense of immersion. I felt like I revisited a place where I once lived [in the game],” he said.

继续阅读

这几天在看地震的消息,一部分消息越看越感人,比如总理亲入灾区,比如日本友人前来助力;另一部分消息越看越反感,比如对被灾后居民及灾后失去亲人者的采访。

有些采访的记者问什么不好,非要问别人痛处。大概他们认为非要把别人的困难问出来,把别人的痛苦问出来,把别人的眼泪问出来,才能使报道更感人更煽情、才能体现出自己的采访水准。

记得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在07或08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记得有个节目就是一群民工子弟以集体朗诵的形式把自己困苦的生活表现出来。

为何这样做呢?是倾诉?

倾诉本就是一种很私密的行为,只有信任的人才会成为倾诉对象。要求/强迫/追问 他人,以使他人将自己的痛苦暴露在镜头前,亿万观众与网民前,公布于天下,于心何忍呢?

为何这样做呢?是关心?

记得以前偶然间看过王刚作为主讲人的节目(名字忘了,吃早饭时看的)。王刚就提到,关心他人,但不要为了关心而故意表现出关心。他举的一个例子是:当面对一个腿部有疾的同学,不要做出一幅故意很关心的样子,问长问短:“哎呀,你真不容易啊,腿受伤了还能如此如此……”这类话在说者一方或许确实是关心,但在听者一方就成了二次刺激与痛苦提醒。王刚的建议是:直接跑过去一拍他的肩膀,很平常地说:“走!打球去。”

物质上给予足够的补助,但精神上无差别地对待,这才是关心。

最后我还想到了一个事例,说明有些记者或采访者真不会提问,或说:提问经过大脑思考,但没有经过换位思考。

《面对面》节目主持人王志采访加入中国队的日本乒乓小选手福原爱,问了许多尖锐的问题,如中日关系、个人经济收入来源等……结果把人家17岁的小姑娘问哭了。

随后,“福原爱说,中国记者和日本记者问的问题真不一样。他问,日本记者问什么?福原爱说,问爱吃什么东西啊……”

是啊,人家一个小孩子,一个来中国学习的运动员,何必问那些那么深刻的问题呢?这不是把体育与政治挂钩,又是什么呢?

王志与福原爱的事例详见: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strItem=free&flag=1&idArticle=302070

综上,请记者同学们在提问之前设身处地地替被提问者考虑一下。因为你们采访的是平民,而非有所准备、或经历过大风浪、城府深重的政治家。

恩,燃冰又是一位让爱发挥作用,用爱来坚持完成一件事务的人。

他邀请了几位与他同城的空之轨迹玩家,以及我这位网上的玩家一起录制了一段《空之轨迹》的采访,从纵横游戏内外来谈感想、说体会,分享游戏心得。

当然我对自己的表现不是很满意啦,果然对于网虫来说,双手比嘴更会说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