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海诚

All posts tagged 新海诚

先来说一下我到目前为止与《天気の子》的接触,再进入正题吧。

于是我想以本文来罗列一下我阅读并翻译了场刊之后,特别是新海诚所写的部分内容之后,对之前观后感的一些补充或修正。

其实《天气之子》可能是一个类似并超越《云之彼端·约定之所》的故事!

我在《《天気の子》观后感(有剧透)》中提到,这是一个「不构成矛盾」的故事,并提到:「其实观看影片时,我想到的是《云之彼端·约定之所》的佐由理。……这样肆意胡乱地利用超能力来赚钱,迟早要被社会人士发现并逮捕,然后女主角被关进科学研究室,对其超能力远离进行生物学分析,并尝试用于战争、天气控制等国家层面的行动;」以及「新海诚并没有让故事主线矛盾围绕在超能力上面。没有警匪勾结、没有黑社会利用超能力、没有科学实验室……」以上,是我在第一篇读后感中所给出的猜想,即在第一遍看电影时,我认为本片「应该」这样,实际却没有这样。

然而,阅读并翻译了场刊新海诚部分的内容后,我吃惊地发现,《天气之子》原本真的可能是如我所想的那样!在场刊中新海诚自己谈到说:「角色有较大变化的是須賀。最开始是设计成气象AI研究者」、「就故事来说,也写过围绕有关晴女陽菜的谜之组织的登场的情节展开。」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活脱脱就是《云之彼端·约定之所》里白川拓也的角色形象啊!

继续阅读

译注前言:最近花了两三天的时间,写了电影《天气之子》的观后感(有剧透)。在文中,我做了一些假设,然后又给出否定,诸如「这个故事应该是……新海诚却没有……」这样的句式。今天又一次来到电影院,想看看有什么影片周边的,却发现大部分已经售罄,少部分是对我来说不太实用的比如发圈之类的……然后我发现了摆在商品柜上的场刊(售价800日元)。

买回家后,我阅读了新海诚所写的那部分内容,其中谈及的制作方面的话题,比之前写在《小説 天気の子》后记部分的内容更为深入和详细。此外,场刊中的部分内容让我十分惊讶,其中新海诚提到了某一些角色和某一些设定「我本考虑这样……结果工作人员说不好,我们就修改了……」这样的制作修改过程。其中着部分内容简直是对我观后感中所提出假设的回应。

结合场刊中的内容来看,一言以蔽之,正如我在《天气之子》的观后感(有剧透)中猜测和假设的那样,故事草案原本是更接近《云之彼端·约定之所》的故事!(在我看来如此!)

场刊中的这一部分,更为详细地介绍了制作过程中最初决定了什么、什么是中途改变的……等等这些制作和思考细节。出于个人研究和学习之目的,我想把这一部分摘录出来翻译一下。摘录并被翻译的原作著作权属于新海诚(应该说是属于《天気の子》制作委员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对于作品「合理使用」的相关法律,在此进行摘译。(这句免责申明真的有用吗?)

此外也请结合阅读:小说《小説 天気の子》后记摘译

《天气之子》的观后感(有剧透)

摘译内容:

(页首提示)自本页开始到20页为止的内容涉及了本作的结局。请在欣赏后阅读。

新海诚 原作·脚本·导演

想描写在无法取回和谐的世界中能产生出什么新的东西的故事

作为本次作品的核心,其最根本的是这样一种感觉:这个世界自己狂乱了起来。就世界形势来看也好,就环境问题来看也好,世界的变化正在加速,以体感来说,总觉得是向着奇怪的方向变化着。我注意到有这种感受的人并不在少数。然而,没能使之停下的,也是我们。如今的世界也是我们自身选择的东西。

举例来说,现实中的气候变化,其中的一个因素是我们的日常生活。不经意间使用了空调而排出二氧化碳,尽管当然这的确是生活所必需的,但也可以说,这是我们对如今世界的形态持续地进行选择。显而易见的是,我们大人对于如今世界的形态负有各种各样的责任。但是另一方面,对于年轻人来说,如今的世界是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的东西。从生下来开始,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了,毫无选择地只能在这里活下去。

因此我想到的是,主人公少年所喊叫出的「天气什么的,就这样狂乱下去也挺好!」(天気なんて、狂ったままでいいんだ!)的话语。这句台词,成为了企划书最初的核心。想做的是关于少年自身选取了狂乱世界的故事。换言之:取回和谐的故事就不考虑做了。

继续阅读

备受瞩目,或者说上映之前广告就随处可见的新海诚新作《天気の子》(拟译:《天气之子》)终于在2019年7月19日如期上映了。附记一下这一天前后的动画史大事:前一日7月18日,京都アニメーション公司大楼遭遇杀人放火恶性事件;而本片上映当日7月19日《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制作方khara则宣布EVA新剧场版第四作将于次年2020年6月公映。

就是在这样一个动荡而足以铭记于动画史的日子里,我去看了《天気の子》。那么照例,在记录感想之前,先说一下我对作品的了解情况。我是在7月19日下午去看的电影,因为日文水平的缘故,人物台词大概听懂了一半左右。之后又花了三五个小时翻看由新海诚执笔的同名小说,把之前不明白的一些人物关系、事件关系补习了一下,开始写这篇观后感。当然,即使如此,也无法确保我确实听懂看懂了作品的每一句内容——但是我想应该是到了写一些观后感的时候了。

继续阅读

看完《小説 天気の子》的电影,并翻阅了新海诚执笔的小说,感觉后记部分最能说明本作的创作初衷。因此拟摘译后记部分内容。摘录并被翻译的原作著作权属于新海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对于作品「合理使用」的相关法律,在此进行摘译。

后记

本书《小说 天气之子》是我所导演的2019年上映的动画电影《天气之子》的小说版本。

——这样的文字,印象里三周年以前出版的《你的名字。》的后记中也写过。与当时一样,电影还没有做完,对于怎么也见不到出口的制作工作而持续焦躁不安的情绪,如今,正进行着的被称为「后录」的录音工作时(上映的两个月前)也一样存在着。在此时,比电影更早一步,小说版写作完成。虽说是以没有观看过电影也能得到十分享受为目标而写作的小说,但借此机会,想记述一下包括小说版、电影版在内的《天气之子》故事的成立过程。

(由于将会稍微提及最后的场景,因此对于剧透介意的读者,请先阅读正文。)(译注:本摘译部分内容未涉及最后画面。)

继续阅读

我圣地巡礼过十多部日本的ACGN作品,而《秋之回忆》是我巡礼的起点。比较遗憾也很奇怪的是,MO系列18年来似乎一直也都没有一本爱好者之间的交流册,放在湘南海岸地区的某个地方,等待着世界各地的爱好者到来,并在此留下什么痕迹,提供一个在不同时间、同一地点未曾谋面的人们一个异步交流的载体,也可以给再度巡礼的自己提起过去的回忆。

直到如今的MO8发布,我觉得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个好的契机。我想在这里写一篇文章,介绍一下「圣地巡礼交流册」到底是什么东西,并说说我的提议与思考。请大家,特别是在日本的各位讨论下是否合适、以及是否失礼?如果讨论下来觉得可行的话,或许可以请一位住在日本的朋友来交涉并放置。

关于圣地巡礼交流册

圣地巡礼,我想应该不用解释了吧?那么交流册,就是圣地巡礼爱好者自发放置于某一作品相关的地点,供来来往往的圣地巡礼者,偶尔也有不知情者的留言,并从中第一次了解作品。

圣地巡礼册上上面会写什么呢?通常会写如下内容:

  • 署名
  • 自己来自何处
  • 巡礼日期
  • 网上联系方式
  • 今日巡礼的心情
  • 对作品或某一角色的感想
  • 擅长绘画的玩家还会在上面画上角色形象甚至是作品场景图

而巡礼封面上通常会有作品名、作品相关图片,以及第几册(X册目)的标识。

此外,除了交流册外,还会放置一些别的东西,例如:笔、彩色笔、附近地区巡礼指示图、作品周边商品乃至小说。

下面,我用我自己亲眼见过、也是亲手写过的一些巡礼交流册为实例,说明一下。

继续阅读

时间:2016年7月15日下午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就在本段游记写作的前几天,我在新浪微博上收到了一位同好的留言,说是感谢我在「栄」旅馆留下的《秒速五厘米》中文版小说,让他得以在无线网络条件不佳的情况下,也能在阅读享受《秒速五厘米》故事中,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如上,要不是被这位用户的消息所提醒,这几天我已经差点把连载游记的事给忘了,迷失在了准备2017年夏天旅游行程的迷宫之中……(望了一眼迷失了远了去了的青年youthx的游记。)

好,简单回顾一下上一篇:坐上了提前预约的种子岛一家租车公司的车辆,结识了一位憨厚又幽默的司机,根据我事前准备的地图,载着我去了宝满神社、门仓峡、宇宙ヶ丘公园等地巡礼了《机器人笔记》中的一些场景,之后我也因个人兴趣而去参观了种子岛东南侧的一座广田遗迹博物馆。见识到了根据遗迹与遗骸还原出的种子岛古代先民们的生活及信仰状态。

千座的岩屋

接下来乘着车,来到了一处海滩边,这是《机器人笔记》中男主角一行人寻找《君岛报告》时来过的场景。
继续阅读

我看完了《你的名字。》这部由新海诚编剧并执导,堪称社会现象级作品的动画电影。用我的一条微博来简述我的想法:“《你的名字。》可以说,这部作品中可以看出新海诚导演《星之声》到《十字路口》之间所有作品的痕迹,是延续与集大成,也有相当的突破。不过我想象中期待的最后三叶以巫女神乐引领大家避难,这倒是没有,仅此小小的遗憾。”

很巧,今年不仅是新海诚的收获之年,也是我的“新海诚年”。怎么说呢?因为办下了日本三年观光签证,今年夏天就对新海诚的几部作品进行了圣地巡礼——我住了种子岛的栄旅馆的205室,也独自走过青森县蟹田站的铁轨,还参加了东京的《宙展》。当然在出发进行圣地巡礼之前,也一定会重看新海诚的作品,并阅读小说——对了,种子岛栄旅馆205房间里现在应该放着一本中文的《秒速五厘米》小说,那就是我放的。

继续阅读

 

新海诚自认为他的几部作品所要表达的基本主题都是相同的,即年轻人在遭遇困难时的表现:既可以努力克服困难,又或者也应当给自己一段放松休息的时间,不要过分勉强自己。

以上这段话,是2014年9月的一个晚上,在上海日本国领事馆新闻文化中心内举办的《言叶之庭》鉴赏会上,皮乐中国的青木先生介绍新海诚创作想法时提到的话。

一直以来,总觉得新海诚的作品主题是“异地恋”,无论是《星之梦》越趋遥远的电波通信,还是《秒速五厘米》或是《言叶之庭》,作品中的一对角色都有一种距离感——哪怕是即将上映的新作《你的名字》也似乎是如此:有些是实际生活空间的距离感,另一些则是社会身份意义上的差距。

然而,青木先生口中新海诚对自己作品的理解,却是归结为“遇到困难时的态度”这一主题。仔细想来,这与之前我对新海诚作品的认识有较大的差异——直到,我读完了新海诚所著的《秒速五厘米》的这本小说。

小说与电影相比,第一部分大致与电影相同,第二部分则补充了一些花苗的个人心理,至于第三部分的故事,则在电影基础上扩充了很多。原本电影第三段的时间就较短,更何况还有配合《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乐曲的画面剪辑效果,因此真正的连贯叙事部分大概不足10分钟。与之相比,小说不仅给出了电影中仅露出几十秒身影的第三位女主角水野理纱的姓名,甚至还提到了远野贵树从种子岛来到东京后,在水野理纱之前结识过的两位女友的交往片段。

不,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在我看来,新海诚所著《秒速五厘米》小说,对电影第三段最大的扩充,在于它不再局限于个人的远距离恋爱这一主题,而扩增至了个人对工作、对社会的麻木情绪状态。一个词语忽然浮现于我的意识:“异化”。我对这个词了解不深,但经过一番网上搜索的初步了解,觉得这个词可以准确地概括新海诚在小说中补充的这一部分的内容:当社会分工逐渐细化之后,劳动者不再向古代那样从自己劳动中获得自我认同,因此劳动者产生的劳动成果,成为了异于劳动者自身的东西。以我浅显的认识来举例,也就是说:古时劳动者种田种出来便是自己的口粮,手工艺人更是可以从劳动创作中凸显自己的技艺、经验并塑造自己的品牌。但是在社会分工时代,劳动者都是为他人在打工,劳动者所付出的时间(生命)凝聚出来的产物,成了资本家的商品,并不属于劳动者自己的生命了。劳动者失去了对劳动产物的认同感,以及从其中获得的收获感。

继续阅读

 

 

就在前一日成都三份主要报纸发文要警惕哆啦a梦,引起网上爱好者热议的这一天,同时也是和邪社站长Jimmy下午又去采访了一位日本女优的这一天,蛮有戏剧性对比地,这天晚上我去参加了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新闻文化部举办的《新海诚导演最新力作《言叶之庭》鉴赏会~该片工作人员为您解读电影幕后的故事》这样一个日本文化讲座。

 

其实日领馆新闻文化部大约每个月都会举行一些日本文化的主题展示活动,我这是第二次参加,前一次是日本传统乐曲的小型音乐会。如果大家不仅仅对ACGN,还对其他日本各方面的文化感兴趣的话,可以参考日领馆的网站:http://www.shanghai.cn.emb-japan.go.jp/cn/index_cn.htm。

 

 

在会议开始前,大屏幕上播放着对宫崎骏先生的采访节目,椅子上也摆着今天主题的资料以及满意度调查问卷。

 

继续阅读

昨天看完了《秒速五厘米》的漫画版,睡觉之前发了条微博,今天想把这份感想扩写为这篇博客。

其实《秒速五厘米》大概是我在大学时期就看了的作品,后来又多次回顾了蓝光高清版,而今出了漫画版,自然是要看一看。

漫画分为两卷,上一卷与动画内容大致相同,而下一卷则更详细地描绘了他与第三任女主角的感情发展与终结。故事的最后,花苗从种子岛来到东京,在公园中似乎邂逅了多年未见的远野贵树,漫画的页数至此戛然而止。比起动画的写意,漫画更侧重于写实。两种更有趣味,不过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我还是更喜欢前者。

借此机会,正好补完一下我08年坑了的《观后随想》,在《秒速五厘米》中,提到和表现了不少速度,樱花花瓣和雪花落下的速度、停滞行进的列车的速度、宇航飞船冲向茫茫宇宙的速度、轨道上两列列车面对面驶过的速度……显然,这是一种反差。樱花的慢速是属于童年时的、偏僻乡村的回忆,而列车乃至宇航飞船的速度,则是成年之后的、属于城市的速度。漫画第二卷结尾花苗从种子岛来到东京,在和家人通电话时就说明显感到了大城市的繁忙与快节奏。我想到了一个相似的场景,几年前艾伦希亚在ChinaJoy期间到上海来玩,和我说他就那几天的感受,就觉得上海的生活节奏太快了,他无法适应。其实日本也是这样的,就拿我的旅游经历来说吧,帝都东京常夜灯火通明,仅新宿站就有二十多条铁路共线,而距离东京仅一小时距离的湘南地区,永远是那么宁静,小小的全程34分钟江之电迄今已行驶了一百多年,镰仓大佛注视着太平洋已七百余年。类似的,远野贵树与澄田花苗之间就存在着这样的速度差异,即使朝着同一个方向,恐怕距离也是日渐行远。而远野贵树之与筱原明里的速度,就像他们擦肩而过时那辆列电车一样,虽然速度相仿,却已经朝着两个方向驶去,朝着各自的城市、生活和幸福驶去。这是背叛吗?不是。这就是现实。

继续阅读